2011-07-05

吾道不孤

貴州暴動
蟄伏 – 不是我的個性,我卻蟄伏了好久。總有個三、四年了吧。

説不上來什麽才是讓我進入蟄伏期的導體,很清楚的是我開始大量閲讀,因爲與人溝通最後一定吵架。吵架的議題卻也多元:中國政府的朝廷鴨霸、中國知青的犬儒猥瑣、資本主義的貪婪人禍、西方政府的政治疲弱、、、

我一向熱愛的世界,硬是個腳底翻身倒過來,看不懂也令人輕蔑不屑。然後 – 怎個地現在冰融哩、花開了?!

阿拉伯國家的茉莉花運動根本是天賜來喜!然後希臘、西班牙大公民展開示威的豪情開始反擊資本主義的貪婪荒謬!矜持嚴謹的德國也在福島之後,用選票把綠色革命推前成爲全國議題。接著,最近走了趟神州,呵!神州之神也令人刮目相看:


1.2011年六月的上海,符號標誌特別多,滿街慶祝建黨90年的旗幟標語。坐在計程車裏,這位女司機很活潑:『説是梅雨季節,可是這些天天氣好的咧!趕緊把床褥被單拿出來曬!不然都快發黴了、、、整天開車,昨天專程開回家曬、、、』我囘說:『是啊!頂著艷陽舒服呢!欸!這路上飄飄的旗幟 – 建黨90年慶』沒回聲。不放棄接著問:『好像還有部電影《建黨偉業》,不是嗎?』開口回話了:『啥麽好看的?!啥麽好看的?!』這句話她竟然接著又重覆了兩遍,好像欲言又止,卻又説不清是啥,最後吐出一句:『沒啥好看的!』

2.兩年沒跟E.私下碰面了。她 – 一個上海女人與德國人的結合。一向喜歡她,卻也不知亦不感興趣她的政治傾向。她竟然說,過去兩年,她發瘋似地網上四處結敵。引發了衆多攻訐。她 – 正準備移民離開中國。談話中,我介紹她讀陳冠中的書《中國盛世 - 2013 》。因爲她就是這本書中的女主角。

3.還有一位司機也很有意思。一上車我就注意到飄在耳際的異國音樂,同時注意到不是廣播電臺,而是音樂Album系列的播放。不禁問道:『這是哪個國家的歌曲?』司機囘說:『啊,土耳其的!』接著就侃侃而談了:『我現在根本不聼中國歌曲了。』『哦!』他說:『對!只聼這些、印度什麽的』他好心情地接著說:『我也在思考爲什麽中國歌曲沒有發展。我懷疑是中文的四聲發音的阻擾。我注意到許多國家語言裏沒有我們的第四聲。估計普通話裏的第四聲搞砸了中國音樂!』你說呢?國語的第四聲是我中文發音重要的部分,我完全不排斥四聲中的任何一聲。這位仁兄的排斥中國音樂 – 怕也是中國精神游離的徵象、、、

4.還有跟一群中國大陸朋友吃飯,一位跟我工作上挺合得來的怎的突然說起:『是喲!越南最近忒也蠻橫,在南海很挑釁呢!』我不准備作太多反應,簡單地囘說:『今日世界沒有政治戰(資本-/共產主義),而是能源戰。』席間衆説紛紜。我又開口:『其實領土問題二戰以後,在聯合國的架構下做出明確定義,但是許多島嶼並沒有明確的詮釋,而是模糊地好像是說距離領土海域二十哩内的島嶼屬於該國領土主權。』這位朋友令我訝異地接口說:『對呀!我看地圖,爭執的島嶼,怎麽看也比較靠近越南或是菲律賓,怎麽看離中國也遠得很!』我傻眼地看著她,越看越可愛、、、

4.回到家中,如山的信件和報章雜誌等著翻閲。其中《亞洲周刊》很引我矚目的有兩則:都是張潔平採訪的:「清華蔣方舟拒絕裝糊塗」和「北大孫宇晨的北大之夢」令人欣喜 – 假如這不僅僅是單一現象!!

中國復辟「紅潮」- 如同許知遠說的:『僵屍還魂終究是一具僵屍!』。中國的各種運動永遠與中南海權力鬥爭掛鈎 – 而永遠與小老百姓的福祉無關。我 – 永恒地等待「清醒」- 這裡的、那裏的,東方的、西方的。

喜悅?我當然喜悅!中國清醒現象 – 只是遲早的問題!沒有時間表的納悶令人喪志!有徵象的等待則令人期望!我 – 會等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