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24

人吃人 - 糧食期貨市場



1918年魯迅創作《狂人日記》中控訴“人吃人"的社會制度,幽靈現身21世紀的世界文明?!明鏡2008年4月專題報導摘譯如下:

專文題爲“致命的貪婪”" Tödliche Gier" 次標題“巨大的資金湧進原料股市。造成小麥、白米價格狂飆。對沖基金和小股民都是世界危機 – 飢荒的幫兇”

才不多久前,Dwight Anderson 還在記者招待會上揮舞著雙臂津津樂道他的世界。一個大資金的世界!這位紐約對沖基金經理侃侃而談,他去年十月造訪了馬來西亞的棕櫚油園和巴西的穀類農民。到處都清楚顯示供應量的減少。

2006年的夏天,Anderson就讚揚農作物可以產生絕大的利潤,不管是玉米還是綠豆。在他眼裏,世界性飢荒越演越烈的那一刻,背後就隱藏巨大的商機,而且是死賺不賠的!他好幾十位員工每天挖掘新的投資名目。回到紐約,在座落于Park Avenue一棟辦公大樓第27層他的辦公室内,他們給從祕魯到越南的農作物下注。由此眺望Manhattan一幢幢摩天大樓隔裂對峙的樓峰,很容易讓人有騰雲駕霧的不真實感。也才最近另一位對沖基金經理 John Paulson 透露創造了37億美元利潤的消息 –僅僅在一年之内!這個行業唯一的憂慮是:無法滿足飢饞的股民!

“我總是活在高壓電下!” Anderson 老掛在口邊的話。同事喊他為“原料大王”。即便最近他開始躲避媒體,他的對沖基金公司Ospraie 確實是此行業中的全球翹楚。大王的照片也不許登印。數十億美元資產值的基金乾脆把大王的照片悉數買囘。連他的發言人也被付以酬金面對媒體表示沉默。

浮出枱面的問題卻是一籮筐!尤其是良心道德的問題;國際投資者對全球糧食價格危機的責任問題。還不僅止於此,問題不僅在他們巨大的利潤到底是從宏都拉斯、菲律賓還是孟加拉的飢荒得到的?也在他們股市操作引致的飢荒是否已經蔓延全球各地?

飢荒的情勢愈演愈烈。繼印度、越南因飢荒開始停止大米出口後,印尼也開始了。根據聯合國報導,朝鮮面臨人道危機救濟。在孟加拉到烏茲別克斯坦的暴動過後,上週四南非約翰內斯堡的暴動也紛紛竄起。在海地因爲人民暴亂總理下臺。

最遲到5月1日,聯合國要求5億美元的援助方案定案,否則後果堪虞。一群農經科研員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Unesco 提交了一份關於世界糧食嚴峻情況報告。這個報告反映出的惡象:原料交易者、基金經理和分析員評估糧食市場價格狂飆。全球人口增加、各國生活情況改善,各國的糧倉告罄的同時,需求量更加速地上升!

玉米欠缺因爲工業國用它去生産有機燃料。小麥欠缺是因爲澳洲的乾旱所致。全球目前的存糧只夠吃60 天。這些狀況解釋為什麽自從2006年來大米漲幅為217%、小麥為136%、玉米為125%而綠豆為107%。

投機炒作的名目早已突破傳統的石油和黃金,而是所有一切可以吃的,都可以當作期貨產品進行交易。即便農田稻穗還在風中搖擺曳曳,農民可以根據此類期貨合約在還未收成就進行買賣 – 數量、價格、交貨期都事先約成。這是農民和穀類批發商傳統的操作方式以保證價格約成,不受氣候或旁他因素影響。這套操作方式對投機分子恰好正中下懷。他們用低價收購小麥交貨單,然後來賭注並且積極地炒作小麥價格。到了穀類交貨期,價格也狂飆了,投機分子就賺翻了。

Greg Wagner在穀類批發工作20年了,對目前的情勢他震驚極了:“這好像是資本主義自行侵蝕吞噬了自己?!”美國監管會已經正視這個危機,本週二將在華盛頓舉行聽證會,日用品期貨委員會邀請出列席位的有Goldman Sachs的代表和資產巨人企業Pimco 和 AIG。會上首要議程是:投機分子的角色。

• 看來好似簡單的市場操作規則不復存在,“巨大資金流動造成期貨市場的供需不再互相對應”來自美國穀類飼料協會的Todd Kemp說道。最瘋狂的是投資者竟然拿基本糧食來下押注,在世界的另一端因爲糧荒而饑饉蔓延的危機,沒有題寫在他們下押的票卷上。“財經經理就是要在物資匱乏的情況下撈它一筆”原料交易者Christoph Eibl絲毫不帶感情地解釋道。他的投資公司Tiberius管理十億歐元。Tiberius的行家算出過去的五年當中光湧進期貨市場的資金就達到一千億美元,大多是農作物。“這一切最終免不了面對一場道德問題的討論”Eibl自己坦誠道“大米期貨合約的買賣,最終當然會影響到像海地這樣的門檻國家的物價”結果是不僅對沖基金、指數基金、退休基金、投資銀行;連小股民也樂此不疲地一起畫押下注!

Jim Rogers,索羅斯以前的合作人,可能是這個期貨市場上最知名的人物。九〇年代他就開始投注在原料市場。去過世界各地旅遊,他導出一項結論:“一個全球化的世界最後一定導致所有物資匱乏,從鎳到可可。自那時起他就開始操作直綫上升的原料價格到今天,他的投資取向是這個行業同業人的指標。今天連他也作出警告:“假如不盡快想辦法,我們會面臨,人類將得不到任何食物的景象!不管用任何價格也買不到食物!這個景象好像只在電影裏見過;我怕,它可能真的會發生。”他認爲,不僅像他自己一樣的投資者要負責任,門檻國家的政策也必須負責。因爲這些國家禁止農作物出口,壓低農作物價格,這個政策讓已經為汽油肥料成本費用辛苦奮戰的農民,對耕作大米更加不感興趣了。

“我知道從道德的角度來看,這個投資行爲是有欠公允”Rogers說“但是,許多政府寧可讓人民挨餓,也不允許農作物價格自由提高同樣得負責任”。唯有如此,才能讓農民開始對生産農產品開始有信心。“農民不會願意大剌剌地白送大米給窮人”Rogers說。但窮人如何買得起越來越貴的大米,他卻沒回答。也許那又是政策問題了。

美國從雷根時代的金融鬆綁政策可能就注定了今天的局面。只是似乎沒人料到金融衍生產品在全球化的今天,在人性無止盡的貪婪飢饞的導引下,竟然能夠達到那麽大的摧毀力度!

次貸效應還在震盪中,美國政府用人民的血汗稅金來營救“國字號“的金融銀行。説是不能讓銀行信用破產,華爾街的節節敗退,我是幸災樂禍的,但敗退的不只是華爾街,德國、日本各大銀行都受到嚴重波及。最可憐的是那些背殼踻牛美國小市民,流落街頭成了無殼踻牛!

至於對沖基金不擇手段的炒作農作物,已然掀起另一波災難,只是,這次竟是第三世界的赤貧國家受難!讓我很難過。我在想人性貪婪到了變態、病態的地步了... 但是那位Rogers先生說“人類會面臨有錢也買不到糧食"云云,我想是危言聳聽,這位R先生大概是擔心以後沒有大米讓他炒作價格了!

很明顯,全球化的經濟規則不僅需要統一約束,還需要統一監管。一個類似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機構,制定全球化經濟遊戲規則,兼具海牙國際法庭的裁判處罰功能,有必要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