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14

Gegenangriff USA 起而反攻美國

Flagge als Kopftuch: Demonstrantin bei einer Anti-Trump-Demo in Berlin
Foto: dpa

美國國旗作為頭巾:柏林反川普示威隊伍中一名示威人




201729日《時代周報 Die Zeit》作者:Mark Schieritz

歐盟已經開始準對抗美國的貿易戰 Die EU hat begonnen, sich auf einen Handelskrieg gegen die USA vorzubereiten.



自從唐納﹒川普在華盛上任,於爾基·卡泰(Jyrki Katainen) 就開始忙了。來自印度、中國和波斯海灣國家的政府代表最近幾天頻頻與歐盟委員會副總裁接觸,討論如何深化貿易關係。前些天卡泰寧來到柏林與德國財務部長蕭伯樂(Wolfgang Schäuble)和經濟部長曲佩絲(Brigitte Zypries)探討情勢發展。

這次探訪乃是防禦計劃的一部分,歐盟悄悄地迎向可能是成立以來史上最大的挑戰:抗美利堅合衆國。

直至今日對抗美國簡直是一樁不可思議的事。從二戰以來一個統一的歐洲一直是美國外交政策的核心目標。歐洲融合也一直被視爲世界和平與繁榮的因素 這個政策還存有一個附帶期望,確保消費美國商品的巨大市場。

顯然這個視野已是過去式:川普贊許英國出走 (Brexit) :「妙哉!」。在他眼裏,歐盟的成立不過是爲了「打擊美國」的貿易聯盟。他即將出任布魯塞爾歐盟大使候選人,把歐洲國家聯盟比作蘇聯,認爲最終應該被美國「顛覆瓦解」。

2017-02-13

Exportüberschuss: Angriff auf Berlin 出口順差: 攻擊柏林


你菜肴可口,要對我超重過胖負責。
 Für meinen Überschuss in Pfunden sind Sie verantwortlich. Sie kochen viel zu gut.


是真是假 Fakt oder Fake

201729日《時代周報 Die Zeit》作者:Kolja Rudzio

猛烈抨擊:德國的出口順差真的摧殘美國經濟嗎?

中國、日本、德國都是世界經濟的氓國家。起碼新上任的美國政府這麽認爲。這些國家的出口大於進口美國產品。如此一來,川普認爲,流氓國家越來越富,而美國越來越窮。上週川普的頂級貿易顧 Peter Navarro 前所未有地厲聲控訴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德國完全在利用美國和歐盟的貿易夥伴。」他在《金融時 Financial Times》的訪談中這麽說。他的理由是「惡意低估貨幣」。

嚴格地說,控訴聲明涉及兩點:一是德國出口順差有害於美國,且出口順差與貨幣操縱有關。果真如此?

控訴聲明的第一點,川普可以指望一個非常有名望的專家。英國專家穆恩Thomas Mun 撰寫了一部相關外貿的標準文獻,他自己曾經營一家全球貿易公司。對穆恩來説再清楚不過:創造出口順差才能致富;光從事進口,從一開始就輸了。「致富的正常途徑正是外貿。」穆恩的專業文獻如此寫道。「我們務必遵循一條規則:賣給外國人的永遠大於消耗他們的貨物。」

聼來簡單,不過必須知道穆恩的文獻是十七世紀的最暢銷書。在世之時文獻作者曾主持東印度公司,且是一所經濟學校的思想先鋒,其倡導理論三百年後已然消逝。他們自稱爲重商主義學派。其中心思想在於,致富只有一途:出口勢必大於進口,或者憑藉他種技巧。

今日沒有經濟學家會自稱爲重商主義者。這套理論百年之前被斥是錯誤的。然而在政治辯論上這個思維依然存在一來可見川普言論,二來可見神化德國世界出口冠軍稱號的言論

2017-02-10

Hidden Champions 隱形冠軍





所謂「隱形冠軍」或是「不見經傳的世界龍頭」(英文:Hidden Champions指的是那些不知名的大公司(營業額大於 5000萬歐元,員工人數多於500名),他們在各自專業領域都是世界龍頭。「隱形冠軍」作爲一個研究項目始於1990項目領導人是赫爾曼西蒙Hermann Simon)。該研究結果後來刊登在商業經濟報Journal of Business Economics (JBE),進入經濟研究探討。西蒙為一家企業是否是隱形冠軍的標準作出定義
  • 他們不是名列全球前三名,就是總部所在地的洲際冠軍。
  • 年營業額一般不超三十億歐元
  • 於世鮮為人知,因為他們通常是企業業主管理式經營而非上市公司。

稱謂的起源和歷

「隱形冠軍」作爲一個經濟體的類別最早出現在赫爾曼·西蒙出版的專刊《秘密贏家:不見經傳世界龍頭的成功策略Die heimlichen Gewinner: die Erfolgsstrategien unbekannter Weltmarktführer》。西蒙想為德國出口成功的原因作出解釋,因為他們與國際競爭對手的差別不大。所以西蒙猜想德國出口那麽成功,應該與爲數不少的中型公司有關。與類型相反的大型上市公司相比,這些企業卻默默無名。

西蒙發現這些無名世界龍頭在德國特別多,於是針對500強的企業模式開始進行研究。他從一個樣本分類統計結果得知,此類企業散佈在世界各處,然而在德國特別集中。一直到2007年他進行追蹤研究,研發出來一個比較的基礎,從1316家的樣本得出「隱形冠軍」成功特點的結論。與1996年著重在經濟「硬性數字事實」的研究相比,2007年的研究重點則在人事管理、員工和組織方面有了更明確的闡述。

還有一些小型的工業國家,「隱形冠軍」企業的數量高得驚人。像奧地利,2007 Georg JungwirthFachhochschule Graz格拉茨高等專科學校),發現了300家公司,其中只有58個知名大企業。這些「隱形冠軍」有25%從事機械工程和電子電腦業,還有20%從事金屬產業。

隱形冠軍的背景和特性

「不見經傳的世界龍頭」指的往往是行銷不起眼產品的中小型企業,然而,他們在全球市場上發揮至為攸關的作用。大多數這樣的企業,不單單是家族企業,對國家整體經濟成果作出重要貢獻,他們出口產品不僅佔有整體出口的高比率,同時證明該企業高於一般公司的生存能力。即便只是一個子公司,或是相對獨立的經營單位,譬如西門子聽力儀器技術也可能成爲隱形冠軍。

一個企業能夠高居市場領導地位的原因,要比單單比較其市場佔有率的多寡來得複雜的多。研究術語說的是「心理市場領導」,指的是企業高管和員工的自律精神,對自身要求卓越的精神才是關鍵。「隱形冠軍」不是處於狹窄的利基市場 就是他們自創一個新生市場。為此新生市場,他們開發出非常獨特的產品,且具有相當高的價值創造深度(德文:Fertigungstiefe oder Wertschöpfungstiefe;英文:value creation depth0% 表示不事生産,純經銷;100% 表示全部自行生產,零物料無零件購買。)。他們承擔「孤注一擲」的風險。

2017-02-04

Digitalisierung: Meister der Nische 數碼化:利基高手


Roboterhand von Schunk auf der Hannover Messe © Ole Spata / dpa





全球互聯網的主宰是谷歌或亞馬遜這樣的美國公司。然而在全球工業數化的進程當中,德國專家則扮演了不容忽視的角色


《時代周報 Die Zeit2016128

說到互聯網,一般人會想到哪些企業呢?谷歌、蘋果、亞馬遜。當然還有臉書、優步(Uber)和三星 這些企業隨著互聯網的出現,搭上凱旋列車征服了一個接一個國家。他們提供的數碼平台和服務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且人人使用。大部分的新生巨頭企業來自美國,還有一些來自亞洲,他們不停地成長,不斷地吞併新市場。
可是誰聼過 EOS? 誰認識 Teamviewer eGym,Blacklane,Schunk 或是Phoenix Contact? 

上述這些公司都居於全球數碼經濟的領先地位。只是大多數人從來沒有聽說過他們的名字。他們都是德國公司。譬如EOS,一個3-D打印機的世界市場領袖,座落在上巴伐利亞州的克賴靈市(Krailling; 他們具有革新工業生產的潛力。TeamViewer總部設在施瓦本省的葛平根市(Göppingen; 它是電腦和智能手機遠程維護軟體的世界龍頭。座落在內卡河畔勞芬市(Lauffen)的Schunk公司擁有生産全球領先的夾具製造和張力技術,這個技術賦予機器人數控手指,使之精確移動工件。

這些小小世界冠軍的商業模式和市場渠道非常不同。但是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在國際數碼化市場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且成長速度異常迅速。他們都是化的利基高手

「隱形冠軍」,「不知名的世界龍頭」,人們這麽稱呼這些成功的中小企業。然而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擁有像德國那麽多類似企業。除了賓士、西門子或是SAP等大型公司,還有來自機械工程、電氣工程、汽車機械、醫療技術業的中小企業創造了德國經濟強健基礎。然而,德國傳統經濟的優勢,能否在時代變化當中存留?眼下矽谷引領的數碼化賽程裏,享譽甚高的德國中小企業是否依然能夠奮力向前?

2017-01-20

Davos: Der Davos-Mann ist in der Krise 達沃斯:危機四伏的達沃斯人


Chinas Präsident Xi Jinping in Davos © Fabrice Coffrini/AFP/Getty Images


Davos: Der Davos-Mann ist in der Krise 達沃斯:危機四伏的達沃斯人
 deutsche Version
 
2017年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在響亮的困惑中結束:面對川普怎辦?
民族主義,沮喪無比的中產階級?世界精英的答覆説服不了世界。

2017120日時代周報網 Zeit Online
作者: Khuê Pham

達沃斯的一個晚上,一位華裔美國人坐在黑暗的酒吧,咕嚕嚕地喝
下他靈魂裏的憂愁。他一直在一家大型中國互聯網公司工作,而且
是瑞士滑雪村白雪皚皚的街道上經常撞見的一種典型人物代表:這
人的生平、工作和生活目標早已遠離了國家邊界且自認為是這個
世界的未來。他們正是全球化的體現。此刻他們内心悠然飄起一種
好的感覺:難道說他們才是昨日之人?世界正走向回頭路?


「我沮喪的不得了,」這個人邊說邊點第二杯啤酒,他的頭髮像
窗簾似地覆蓋臉龐。「愚蠢的美國擊敗了聰明的美國,現在大家
都得為它付出代價。」

達沃斯此刻的空氣清冷極了,吸口氣喉嚨就發癢欲咳。空氣中還
蕩漾著一股緊張炙熱的氣氛。好似川普之氣飄過白山環繞村中
不散。黑色巴士雖然如同往年來回穿梭在保安路綫,酒店和餐廳
也都一如既往被大公司預訂完了。然而,今年世界經濟論壇的3000 
位來賓好似置身於一個迷人山區一起等待災難的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