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25

阿蕾克些維曲獲得和平獎,對一位勇敢女性的鼓勵



勇敢的聲音,反對專制、反對消極:斯韋特蘭娜•阿蕾克些維曲
Swetlana Alexijewitsch© picture-alliance / ZB
阿蕾克些維曲獲得和平獎,對一位勇敢女性的鼓勵 (deutsche Version)

20.06.2013 ·《法蘭克福匯報》
作者: Andreas Platthaus

和平獎今年頒給白俄羅斯作家斯韋特蘭娜阿蕾克些維曲,德國書業協會的決定表揚了勇敢記載蘇聯解體的編年史家。

德國書業協會不迴避政治衝突:今年的和平獎將會頒給白俄羅斯作家烏克斯韋特蘭娜阿蕾克些維。她是一位蘇聯解體偉大的編年史家 同時,也是不受後繼國領導人歡迎的人物
這是德國書業和平獎陪審團,繼頒獎給持不同政見中國詩人廖亦武之後再一次勇敢的決定:廖亦武繼承人將是阿蕾克些維曲如同前任,她以採訪内容為基礎,從對龐大社會體系的研究,到剖析極權主義,最終揉合成一個文學藝術作品。如同廖,阿蕾克些維曲給予她的同胞一個被國家隱蔽了的聲音






談論戰爭
自從2011阿拉伯之春起,和平獎給了阿爾及利亞的 Boualem Sansal,德國書業開始堅決擁護具有挑戰性、載負啟蒙使命、敢於面向政權而擲地有聲的文學,直至今年毫不懈怠。再一次地,德國書業用和平獎的榮譽表揚了一位卓越勇敢的作家。多年流亡西歐,2012阿蕾克些維曲最終返回白俄羅斯。讀過她書的人就不會驚訝,她的書不僅在總統盧卡申科的獨裁政權下被禁,連歸鄉動機都被鄰國俄羅斯狐疑觀察。幸運的是,自1987年以來,戰爭沒有女人的容貌 Der Krieg hat kein weibliches Gesicht》被翻譯成德語,她的書就一直持續以德語出版。

1985俄羅斯來自筆下的第一本書能夠出版戈巴契夫下令修訂蘇聯史學而來的一個早期信號。阿蕾克些維曲當時37歲,多年來與二戰中的蘇聯女性士兵談話,然後以記錄方式加上微不足道的註解而出版。前所未有地,一場「捍衛祖國的偉大戰爭」以一個嶄新女性的視角呈現。這個關注隱私的視野一忽會兒地就把英雄主義趕到了後臺。

而她最偉大的文學成就在於情節安插閲讀時儘管讀到許多單一故事,而她神來之筆地創造了一齣好似畫了一個巨大弓形的戯劇。

每一個單一命運的真相
1986阿蕾克些維曲前往當時還是蘇聯佔領的阿富汗旅行,以期能夠與俄羅斯士兵談話。以此爲主,然後又以阿富汗陣亡將士的家屬採訪為輔,這就是那本名為 的男孩Zinkjungen》的日誌(1991年俄羅斯1992年德文出版)。 於此她一貫特殊的方法首次用來書寫當代事件

最終全世界聞名遐爾是因爲她1997年出版的車諾 一個未來紀事 Tschernobyl – Eine Chronik der Zukunft》。她編譯1986年的核災難受害者和目擊者的證詞。她以底層口述歷史的原則,在很大程度上,首度提供了仍被俄羅斯,烏克蘭和白俄羅斯當局屏蔽掉了的大災難直接後果。一年後,萊比錫圖書獎項「理解歐洲」特別表揚了她的勇氣,因此 —特別是在白俄羅斯 —他們已宣布為她為不受歡迎的人
所以一任的和平獎得主絕非一位無名之人,即便過去些年她的四周稍微沉默下來。沉默原因是阿蕾克些維曲都在專注地為即將出版的一個著作收集材料,而這本著作將在幾週內經由 Hanser Berlin 出版社出版,同時間也在俄羅斯發行二手時間 Second-Hand-Zeit乃是一本超過550,由兩部分組成的著作含括了19912011年之間對話。她在此關注的主題是蘇聯解體的經驗,也就是從計劃經濟到自由市場整個過渡期,但也包括那些具有顛覆性的廚房昵談」顯示的 改變,作者從蘇聯時代經驗指出,當代俄羅斯社會個人化的消極性

哀悼曾經不再的篤定,絕對是書中内容的主旋律,因此書不僅提供了回顧,也預示一個歐洲景觀,這個景觀之内,俄羅斯持續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