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24

美哉!議程2010 – 對施洛德的讚美!Lob für Gerhard Schröder

Späte Genugtuung: Gerhard Schröder und die Agenda 2010 遲來的讚美:施洛德的「議程2010」
歐洲與議程2010

美哉!議程2010 – 對施洛德的讚美!Lob für Gerhard Schröder (Deutsche Version)

隨著社民黨(SPD)施洛德的「議程2010」,2003年他其實推出了總理任内最偉大同時也是最重要的政策。這項改革的主軸思維在於改造勞工市場(哈茨草案)。


爲此,他付出沉重的代價:2005年9月他在提前的大選中竟然飲恨敗北。不僅如此,也是「議程2010」中而來的「哈茨四政策」讓傳統上為工人弱勢人謀福利的社民黨(SPD)大量失血:流失十多萬黨員。


2006年12月20日反思人感念前總理施洛德執政期間破釜沉舟的膽識決心,而針對他的執政遠景同時也讓他提前下臺的「議程2010」,撰寫了一篇短文。短短一文實不足以説明這位前總理的高瞻遠矚,更有甚者 — 一個好的政策總是需要比執政時期更長的時間以證明,政策的切時正確和對後世影響巨大。


今天,危機頻仍的歐洲諸國不斷向德國投來驚羡豔羨的目光,而基民黨(CDU)女總理開始逰說列國參照德國實行「議程2010」?!這當然是極其膚淺且不切實際的,每個國家都有自家特色和繞不出來的怪圈,2005年當上女總理的默克爾,至今沒有一項政策徹底實踐,危機連連不斷,爲了選票捉襟見肘地,她忽會兒信誓旦旦再也不願被銀行綁架,接著馬上推出銀行紓困方案;又忽會兒諷刺南歐人不應該放那麽長的年假(後來學者證明德國人自己的年假乃是全歐之最)。這種市井之流的機會主義言論,豈是一國總理之風範?又豈是歐盟共渡危機同舟共濟的風範?接下來還不是照樣國家紓困方案出籠?!可笑的也是,因爲危機接二連三,女總理疲于應付也不知道該如何應付的「危機冷感」,竟然被視爲一項「冷靜獨到的才能」?!

所以沉寂了足足六、七年後,今天媒體讚道:『美哉!議程2010!』,反思人不禁莞爾。


2012年2月5日


《法蘭克福匯報週日刊 FAS Frankfurter Allgemeine Sonntagszeitung》


作者:Ralph Bollmann


德國勞工市場的奇蹟使得「哈茨改革」一躍成爲全歐的典範 — 德國前總理施洛德千山萬水之後,終於允許被公認爲一位風雲人物。只有社民黨跨不過「議程2010」的心中千千結。


對施洛德來説,近來這些日子該是挺高興的,也許是2005年大選之夜電視裏頭因敗選刺激飲恨離開總理辦公室以來,最快樂的日子。他在柏林還有一個位于菩提樹大道上的聯邦議院小小辦公室,而他早已置身於政治常務之外。近來再沒有任何事比得上報紙裏各項的報導能夠令他更高興了。


多年來,施洛德一手欽定著名的哈茨一到哈茨四改革政策以及議程2010,早被視爲那是社會民主黨離棄立黨原則,而留下來聲名狼藉的遺產。改革的設計大師乃是大眾汽車鼎鼎有名賄邀企業理事造訪妓院的人事部董事彼得哈茨先生(Peter Hartz),設計的最終敲定人乃是末了被俄羅斯天然氣巨頭Gasprom買斷的前總理施洛德,最終經由後繼執政的基民盟和社民黨組成的大聯盟政府作出部分修訂而完成。


轉眼間一切都改變了


現在突然一切都改變了。統一後成了歐洲大陸上「問題兒童」的德國,恰恰好在歐洲金融和經濟危機之刻散發出耀眼的光芒。德國的失業率比任何一個歐盟大國都要低,經濟蓬勃發展,此地的國家債券最受投資商寵愛。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施洛德爲了實踐改革而犧牲了總理的寶座,而這一切都是所有其他歐洲人眼下必須迎頭趕上的課題。


至少,作如是想的是德國女總理默克爾,也是法國總統薩科齊,而且其他歐洲領袖並未表示反對。默克爾,在這些危機的日子裏成了歐洲權力最大的女人,但是若她要給鄰國同事作出建議的話,她會立刻引用她前任總理的主張。薩科齊面臨的競選也只能借助德國模式,默克爾甚至準備親自蒞臨法國幫薩科齊説服法國人,但是模式來模式去,說的最終都是來自漢諾瓦的楷模(譯者:前總理施洛德於1980年作為社民黨於下薩克森州首府漢諾瓦選區的代表,當選德國聯邦議院議員)。地處法德邊界的綠黨議員Daniel Cohn-Bendit不屑地說:『薩科齊邀請默克爾駕臨,這樣她才能好生讚美施洛德一番。』


只有社民黨自己面臨四面八方對社民黨前總理的讚賞不敢恭維。沒有人企圖把基民黨默克爾津津樂道的話題佔爲己有,相反地,她大可窮抱著「議程2010」的大腿不放。到社民黨總部進行查詢後得到的答覆是,該議程係屬於被封鎖了的語言規範,『「哈茨四」乃是一個歷史議題,所有的評價僅具有「學術價值」!』。好似社民黨只對抵抗俾斯麥或者希特勒,或是慶祝像社民黨前總理布蘭特這樣的英雄才情有獨鍾,面對自己的歷史反而興趣缺缺。現任社民黨黨主席加布里爾(Sigmar Gabriel)在他的兩年任期内,不斷致力於剪斷社民黨與「議程2010」之間的臍帶。社民黨寧可把他們的成功全數委外,也不願意面臨好不容易重建起來的黨内和平再次動搖。


但是「議程2010」這個議題分裂社民黨到什麽地步,從2011年12月在柏林舉行的黨會上可見一斑。加布里爾在他主題演講上再度喊徹雲霄:『一個社會民主黨永遠不會再把勞工的價值掛上問號!』。這句話帶來了不少的掌聲。相反地,前財長社民黨的Peer Steinbrück呼籲:『面對過去十年的成果,吾黨應該擁有更多的自信掌握議題』,得到的卻是普遍冷淡的反應。連社民黨議會領導人Frank-Walter Steinmeier也偶爾出口稱讚他當時作為總理府部長親自設計的「議程2010」。但是他圈子裏並不是每個人都覺得此乃明智之擧。


連社民黨的勞特巴赫(Karl Lauterbach)也讚美「議程2010」


特別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偏偏是社民黨保健專家的左派人士勞特巴赫深信不疑地捍衛「議程2010」,『依據驗明的(evidenzbasiert)』這是他醫學背景而來的口頭禪。用白話文來説,就是:依據驗明的成果來決定一個療法最終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德國目前良好的勞工市場至少有百分之五十是哈茨改革的功勞』他說:『不敢面對自我才是最糟糕的狀況。我們應該信心十足挺胸代表「議程2010」:社民黨的主張是正確的而且也確實實踐了』。


他自己,勞特巴赫說,在哈茨四政策上看到的完全是一個左派政策。『獲益者乃是真正身處困境的人。』不同於聯邦共和國大多數政策,這裡所設計出來的社會政策千真萬確面向甲級貧戶,而不僅僅只是為中產階級而設計的。『失業 — 曾是我們那時最龐大的社會問題。失業令人病懨懨,失業降低生活品質。』它還會危及國家。沒有任何東西像「大幅失業」能夠如此快速萎縮公共收入,同時迅速地增加公共支出。


經濟學家的早期識別


經濟學家們早已指出哈茨改革的成功。『勞工市場上首次明確呈現「議程2010」的成效。』2008年年初德國經濟研究所(DIW)作出研究分析。這項研究的作者經濟專家Karl Brenke認爲法國若能夠把負責發予失業人士福利支離破碎的責任機構合併起來,像德國把舊式失業保險和新式社會援助合併起來一樣 — 應該是正確的擧措。儘管他很懷疑,是否僅僅如此就能解決了法國的問題。


對於在柏林的黑黃聯盟而言,讚美「議程2010」還是件新鮮事兒。才剛不久,耳際響起的口號是:德國強有力的經濟實力必須感謝基民盟和自民黨之間的良性互動。在2011年11月基民盟黨代表大會當晚的會議上,基社黨(CSU)黨主席Horst•Seehofer高呼:『經濟復甦是我們的!經濟復甦是默克爾的!』。就在最近基民盟秘書長Hermann Grohe恬不知恥地吹噓:『黑黃聯盟明智地領導著德國從這場危機走出來。』


默克爾:「勇敢果斷」的步伐?


只有默克爾本人數年前曾經稱讚她的社民黨前任。『我想親自向施洛德總理鳴謝,他以無與倫比的勇氣和決心將「議程2010」推開了一扇大門。』這是她在2005年11月成為總理後首次發表施政聲明中說的。她的鳴謝表達她上任後對聯盟夥伴社民黨的期許,但也是真切的欽佩一位政治家,為了一個心中認同的政策,不惜犧牲自己在位的寶座 — 而且還為她平順地鋪展了一條總理道路。


一場政治戯碼的主軸戯就此誕生,法國薩科齊揣著德國前總理助選。4月22日的總統大選,現任總統準備把自己包裝成一個視國家改革遠遠高於政黨和個人利益的人。所以聖誕節前他邀請施洛德駕臨愛麗舍,爲了這次這個社民黨員的拜謁,薩科齊還策劃了費加羅報(Le Figaro)與施洛德一次友好的訪談。『薩科齊已然推動的各項改革,昭然揭示出正確的方向。』他稱讚道。面對同樣屬性反對黨社會黨的總統候選人奧朗德(François Hollande),施洛德反而保持距離說:『他還是社會黨書記時,一直與我的對手拉方丹(Oskar Lafontaine)非常密切合作,而不是跟我合作。』


施洛德沉默中、暗爽著


同時間,為法國總統候選人奧朗德助選的是德國社民黨黨主席加布里爾,儘管法國社會黨奧朗德對歐元抱持懷疑態度的基調,令人稍感不快。德國還是希望看到姊妹黨的勝利,這將是好久以來首次在歐洲終于又看到一個國家的社會黨被選上。所以加布里爾支持的人選,與評價施洛德的改革政策一樣 — 背道而馳。這簡直是政治前綫大混淆?來自社民黨總部布蘭特之家的評語是:施洛德給予薩科齊的支持大可不必誇大其詞。這兩個國家的政治文化太不相同了。『充其量人們看到的只是:一個矮小的法國人模仿另個矮小的德國人。』總部放出的話。


目前的施洛德沉默中、暗爽著。對德國就業奇蹟的貢獻,以及對於接任女總理目前身處的各種窘境,他一概不發言。『「議程2010」在他看來能說的早已說盡。』前總理的辦公室如此答覆記者提問。


來源: F.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