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30

《Fräulein Hallo und der Bauernkaiser 坐檯小姐和農民皇帝》

Was schadet dem Image meines Landes mehr? Ein Auftritt auf der Buchmesse, oder dieses Reiseverbot? Fragt Liao Yiwu. 什麽比較會破壞我國家的形象?在書展上露面,還是被禁止出境?廖亦武問道。(© Foto: oh 照片來源:南德意志報 Foto: Süddeutsche Zeitung)
摯愛的朋友!

真高興見着你,也沒想到你竟然沒有忘記,我回覆你的「櫻花戀」郵件中一聲感嘆:『我在思考,爲什麽身為二次大戰戰勝國的中國,淪落成今日的政治鴨霸?淪落成今日的人文怪誕?淪落成一個令人不想沾碰的民族?』


席間你沒來由地突然說起一本書,原來赴約出來前你才剛剛讀完闔畢。滿腦子印象的你告訴我,這本書的書名是《Fräulein Hallo und der Bauernkaiser 坐檯小姐和農民皇帝 - 中國的底層社會》。説這本中文書籍甫出版即被禁。目前只有德文版,英文版僅是縮簡版。你說這本書基本上是採訪形式完成,被訪人物都是文革慘遇倖存者。此書也是典型的「傷痕文學」。

【一個妓女,一個和尚和一個打掃公厠的人,一個法輪功信徒,一個前紅衛兵和風水大師 - 他們和許多人一樣,作者廖亦武 – 目前中國最知名的作家之一也是前政治犯 – 對他們的生活經驗和他們的生活希望深入採訪。從這些討論當中,一個中國活生生地走出來了,一個一般人不太看得到的中國 - 一群歷經古代神話各種風俗禮儀和所有政治技術革命倖存的人們,這一群被遺棄、被邊緣化人們的尊嚴、智慧和人性,永遠不可能被鬥爭清算盡淨。】這是網上的書評簡介。

你說:『在文革之前大躍進造成的饑饉時期,許多鄉村人家飢餓到互換小孩,以抗拒進食親子面臨的恐怖懼怕。』我才想到囘說:『是呀!巴金呼籲成立文革紀念館,至死不得志。』


這個國家歷經慘絕人寰的事蹟,卻總沒有咀嚼、反芻,回頭看一看,我走了哪些路?我做了哪些事?這個國家就如此一路地扭曲走來、扭曲走去。

你說:『中國是一個病態不堪的社會!』,感激地我才體會到你在回答我的郵件。感謝你的印證 – 「認同」掙扎了整整兩年 – 從2008年3月西藏暴亂開始見證這個國家、這個民族扭曲淩亂的腳步!

當歐洲危機當道、歐洲企業一路向中國看的同時,如何在看利潤的同時、看一看公義和價值,給予這個國家人民以應有的尊敬,而非共產黨希冀的利益。這是歐洲人的課題。

中國人民 – 國家的主人翁!你們的課題呢?

最近的《時代周報 Die Zeit》才報導了一則山西省下水西村鄉民張旭平爲了尋公道,找上同仇敵愾19歲的張虎平,殺死壓迫老百姓的地方官員村支書李世明:「Herr Zhang nimmt Rache 張先生報復了」。最近審判結果出來,19歲的張虎平被判死刑。但是村子人都覺得張虎平是替天行道,李世明罪有應得,而召集了20699村民蓋上手指印,要求赦免張虎平的死刑。網上網民更是沸沸揚揚地把19歲的張虎平捧成民族英雄。張虎平的媽媽被訪問時問道:『爲什麽面對村支書李世明總是敷衍了事的國家法律,現在竟然那麽殘酷無情地用在我兒子身上?』


中國到底得了啥病?中國嚴重缺乏「愛」!人與人之間簡簡單單的「愛」的感覺。愛你的周遭、愛你的工作、愛家園、愛環境、愛大自然 - 用孔老夫子的話來説,該是「仁」字。「仁」在中國社會蕩然無存!

文革以及一次次的政治活動,破壞了一切價值,而價值的重建,價值的平反,顯然與在位者的既得利益嚴重衝突,所以以「穩定」為名,以「和諧」為幌子,不惜一切,穩穩握住「既得利益」!

後記:網上資料

廖亦武的德文版作品集《坐檯小姐和農民皇帝》

[日期:2009-09-24] 來源:讀者推薦 作者:南德意志報
(Fräulein Hallo und der Bauernkaiser: Chinas Gesellschaft von unten )


由德國最大的出版社Fischer Verlag(漁夫出版社)在法蘭克福書展中推出,主持方還安排廖在相關的柏林文化節上演講,並推出個人音樂會。


廖亦武數次警方談判,均不准出境。今天,德國的《南德意志報》在新聞和文化版的頭條,刊登了相關消息和老牌記者包克對廖亦武的採訪。請看鏈接:
http://www.sueddeutsche.de/,ra1m1/politik/285/488679/text/

今年為響應六四紀念,德国柏林國際文學節委員會發起了在全球各地舉辦中國四川作家廖亦武作品朗誦會的建議:德國之聲報導

爲什麽

我總要忘記自己的歷史、信仰
和天安門的亡靈?

--廖亦武 《致一位死刑犯》


廖亦武給德國總理默克爾夫人的信

Offener Brief von Liao Yiwu an Angela Merkel



附錄︰別了,遙遠的法蘭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