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02

櫻花戀 Kirschblüte



朋友寄來信,敍述一段“櫻花戀”。


嗯!一份文化之間的戀情 – 德國跟日本的悠悠之情、、、

朋友說的是那一棵全東京最有名的一棵櫻花樹,那棵牽繫著德日文化的千絲萬縷,而一切的盡在不言中都化爲對櫻花的讚嘆!不可否認地,這兩個國家有太多的歷史對應呼喚,而一東一西的歷史腳印,訴説了一段人文歷史的對應性。


這讓我想起電影節看了《感官世界Im Reich der Sinne》放映前德國影展主席之一Ulrich Gregor娓娓道來1975年那一段故事,同時跟導演Nagisa Oshima伯樂與千里馬一般的惺惺相惜之情。

我在想的是六十年前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史,滾滾翻騰,殺氣洶湧。

然後 – 侵略國宣告為戰敗國!

然後 - 懷著怎麽樣的心情這兩個戰敗國重新走過這六十年?!

當然,步履維艱不一,但是 – 竟然都是大戰之後的新興經濟強國?!

當然,也可以視爲美國冷戰開始的戰略佈局結果

但是,這之間當然有廣大空間探索這兩個民族如何重新站起

可喜的也是人文摸索空間的廣闊

我對日本完全不熟悉,當然,從來沒有去過日本,我的想像僅僅停留在南京大屠殺、靖國神社、杜撰歷史教科書等等,從感情上我很難敞開雙臂擁抱日本。但是 – 總也耳聞驚嘆:“啊!那是個那麽“精緻”的地方!到了,妳就情不自禁愛上它!“

朋友 – 你的“櫻花戀”掀起了我的好奇和廣闊的想像空間!

我在思考

德國跟日本之間的文化火花

德國跟日本之間的民族情愫

我也在思考

爲什麽身為二次大戰戰勝國的中國

淪落成今日的政治鴨霸?

淪落成今日的人文怪誕?

淪落成一個令人不想沾碰的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