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06

危機元兇 Warum Rating-Agenturen verramscht werden müssen


紐約的Standard & Poor公司:最強大的評級機構

建議奧巴馬:反恐戰 - 在美國本土執行,可好?就華爾街和評級機構開刀!推翻資本家的恐怖分子!Ein Vorschlag an den US-Präsident Obama: wie wäre es, den Anti-Terro-Krieg auf den amerikanischen Boden durchzuführen – und zwar gleich die Wallstreet und die Ratingagenturen zu zerschlagen, die kapitalistische Terroristen zu stürzen!


心慟希臘!心慟今天在雅典示威行動喪命的希臘老百姓!吾人何須政客?假如他們無法從根部核心解決問題?!


上月初跟地質學老教授夫婦上意大利餐館進餐之際,談到希臘危機,馬上惹得我火冒三丈,痛斥評級機構:『Moody算是啥麻子咚咚?Standard & Poor又是那根蔥?多年來爲虎作倀∶雷曼、AIG、CitiGroup、都是三A的Top金融機構,也是這些徵信機構“保證”出來的甲級銀行保險企業,拉跨全球金融!從2007的次貸、2008的糧荒、2009國家破產?!這整套系統根本從核心腐爛到表殼啦!』

隔日走在街上一心一意暗想:『小村民、大價值、愛琴海、牛肉麵』。這樣的心情禁不住寫下“牛肉麵和希臘的價值安在?”

 
5月5日《明鏡網》和Info Radio 相繼報導評級機構成了千夫所指真正「危機元兇」 - 兇手何時可以面對國際法庭?!!還是 – 人類竟是良知殆盡地獸性運作?縂要等到災難,才有法律?那就是 – 人性本惡乎?!是的!現世沒有一個精英政治家可以站出來抵制真正的惡魔本性 – 扭曲的資本主義!

標題:金融危機 -為什麼評級機構必須撤濫換新?Warum Rating-Agenturen verramscht werden müssen (deutsche Version)


明鏡網,漢堡,作者:Thomas Straubhaar


希臘就是最好的證明:評級機構惡化危機,而不是化解危機。現有的評級機構不克履行他們該盡的責任,眼下必須快刀斬亂麻,把這些評級企業釋權肢解掉,刻不容緩。

毫無疑問,評級機構 在金融危機所扮演的角色大有問題。三大評級企業 Standard & Poor, Moody´s 和Fitch,被指控評級採用的測值公式錯誤百出。更糟糕的是他們有瀆職之嫌,假金融系統仲裁人之名,行包庇玩家(銀行)誤導金融市場之實。因此面臨「不實包庇」的控訴。

這些指控絲毫不足為奇。這三家評級機構的企業行為幾乎不可避免是導致現狀的因素,球員(銀行),自行選擇裁判(評級機構),而且由球員自己買單。更有甚者,球員在比賽前先找好數個裁判,請他們報價,最後找出最適合自己的裁判。如此獨立性和公正性當然面臨嚴重質疑。

這些都不是新鮮事兒 – 而且仍然是現行操作方式:金融危機以來評級機構依然故我 。儘管他們無法推卸金融危機的相關責任,儘管他們面對危機未能提出任何解決方案。他們 – 竟然可以依然故我繼續扮演製造危機的角色?!

過去一周再次證明:Standard&Poor 把希臘降成垃圾級國家導致金融市場恐慌。這個評級機構的最新估算反映“ 希臘政府政治,經濟和内政預算面臨的挑戰”。由於西班牙和葡萄牙同時獲得較低的評級分數,如此意味歐洲面臨大面積火勢蔓延的威脅。只有靠著提高希臘金援可以救火 - 至少目前是如此。

批評有理!

評級機構再次透過調降級別導致金融危機惡化,而不是化解危機。他們又一次地脅迫政治出手救援。政治出手意味國家救援。而這一次 - 誰兀自根據巴甫洛夫(Pawlow)非自願反射動作地(involuntary reflex actions)推出政策 – 無非準備犧牲納稅人的錢賭上一局。

(Pawlow 俄羅斯生理學家、心理學家、醫師在1904年因為對狗消化系統的研究得到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在1890年代,巴甫洛夫研究狗的胃,透過唾腺來研究在不同條件下對食物的唾液分泌。他注意到狗在食物送進嘴裡之前便開始分泌口水,並開始研究這個他所稱的"靈魂分泌液"。他以調整食物出現之前的刺激來開始一連串的實驗。因此建立了他所稱的制約反射理論(conditional reflexes、條件反射,一種反射反應,如唾液分泌受動物先前的經驗而制約。)

因此,當前的批評,既非破綻百出的説法,也非壞消息散播者就得面臨揪出眾打的危險 – 如同這三家評級企業面對批評的回應。不,批評完全合理。顯然,評級機構無力履行職責。

他們不是針對問題提供有用的資料進行早期識別,他們沒能事先預期危機,他們總是事後才作出反應。如此,導致另一個風險,他們釋放的信息才真正造成危機爆發。這些都是根本原則上的問題,早就聽到各方呼喚要求一套更完善更嚴謹的監管制度。因此,僅僅成立一個歐洲自己的評級機構,如同政治人物一廂情願作為替代英美式的建議,無濟於事。

評級分析模式公佈于眾

當然,我們討論的目的在改變評級機構的融資基礎,以邁向正確的方向。

●擬定一個買賣股票的強制性稅種,任何對獨立評級機構的評級信息有興趣且獲利的人,都必須支付費用 – 這可作爲改革的第一步。

●評級分析模式公佈于眾,同時針對評級機構的聯鎖利益進行有效監管 – 可以視爲改革的第二步。到目前為止,大眾只約略知道評級機構根據什麼標準進行審計演算 - 具體細節,甚至演算的數學公式,評級機構拒絕公佈。

●更重要的是評級機構必須承擔他們的評級公佈的責任。對於驗明證實的錯誤 - 例如,經過一個更高級別監管機構的裁定審查,證實是評級機構必須承擔的錯誤 - 他們就要能夠被起訴,以進行索賠補償程序。

●更好的是 – 而且衆人殷殷切盼 – 把評級機構好似法院一般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完美神騎的不實地位拉下來。他們應該降格成普通球員的位置共處金融市場腳踏實地運作。換言之,銀行,投資者和其他金融市場參與者,不應過度採信評級機構。因為他們的意見只是衆説紛紜之中的一個。

因爲評級機構 – 站在他們的立場說句公道話 – 根本不可能達到投機者内心的期望。他們必須評估出一套連複雜的數學方程式和任何模式都辦不到的估算結果。事實上,核心腐爛之處,不僅僅是評級機構。即便是國際審計標準,也沒能達到實務性目的,且證明是不合格的評估標準。因此,把中央銀行看作私人評級機構的想法過於偏狹。

「評估」佯裝成「準確無疑」的化身

這本來就是自然法則,任何評估都與風險,不確定性,可能性和估算性分不開。所以就不可能有數學模式或規範格式能夠加以論定。相反地,這些「評估」佯裝成準確和可靠的投資信息,而云云大衆隨之浮沉甘願受騙任憑蠱惑。同時,所謂「評估」側重於個別事件,此事件是某個個別公司或個別金融機構下注的目標。

隱藏不露的是系統性風險。當不良信貸感染到健康的公司或金融機構,就出現風險了。如同流行病蔓延開來,市場價值隕落的桿菌逐漸猖獗腐爛,導致投機者倉促調整,同時也導致許多公司崩潰破產。

指控

如何對單一項目結算進行評估,而且是在當前沒有市場價格的情況下,因為它們不成爲交易物品?像房地產,設備,機器這些例子沒問題,可是譬如商標,專利和執照的價值呢?甚或是政治或社會跟利益團體、行之有年的行銷和客戶關係的網狀聯結,要如何進行評估呢?答案是:只能凴靠應急手段、經驗和直覺,而所有這些方法都與許多不確定因素分不開。這樣面臨「評估」而決定何種操作空間就成了一個永遠無法解決的問題。即便再嚴格的法規也無濟於事。

最終,萬象訴求只有一個剝奪評級機構的權力是有效的。評級機構回歸以往一貫的角色對資本市場決策毫不重要。他們的判斷僅是衆説紛紜之一,誰想採納,個人決定。

欲剝奪評級機構的權力就必須推翻現有的寡頭壟斷。這個寡頭壟斷係由三大評級機構組成達到將近95%的市場佔有率,且保證高利潤,它必須以製造有效競爭對手的行動加以瓦解。增加競爭對手是比較成功的策略,以打破評級機構越發不可遏制的神勢自亂陣腳誤人誤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