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24

終於搞清楚了:「IS伊斯蘭國」 是怎麽來的 Endlich verständlich: So funktioniert der "Islamische Staat"





Die Flagge der Terrorgruppe IS zu verbieten stößt in allen Bundestagsfraktionen auf Zustimmung – nur bei der Umsetzung eines solchen Verbots sind noch Fragen offen.

德國議會所有政黨同意禁止恐怖組織的標誌 禁令執行仍然面臨一些問題
 
 


有念於難民危機,不得不問,造成百萬難民顛沛流離的原因到底是什麽?「伊斯蘭國」又是什麽?明鏡網此篇文章提供簡易渠道進一步了解。從20個議題詢問進行了解。鑒于時間有限,反思人針對有心了解的數個議題作出翻譯。


2016120 《明鏡網 Spiegel Online 作者:Raniah Salloum


伊斯蘭國是一個恐怖組織,來自蓋達網絡恐怖基地伊拉克分支過去的兩年中征服敘利亞和伊拉克大部分的區。民兵在其勢力範圍進行非常殘酷的統治他們直接處決敵手和囚犯,自行解讀蘭經,對犯罪行爲作出嚴厲懲罰,進行人質斬首時用錄像機做成記錄,並通過自己的宣傳​​機器將影片宣揚於全世界。

所謂IS也是一個國項目。具體地說就是建設一個所謂伊斯蘭之國,以「IS伊斯蘭國」意識形態為國家宗教。IS將自己理想化為一個原教旨主義的烏托邦,這個烏托邦刺激了世界各地的極端分子。因此,成為一個具有國際吸引力的招牌。即使是從未與IS直接接觸過的人身炸彈刺客,也沿用IS招牌。犯罪集團和伊斯蘭武裝分子強調與IS關係的原因,在於藉此凸顯自己與敵手的競爭優勢。
研究人員分析伊斯蘭國的定義莫衷一是譬如外交政策智囊團(SWP)基金會科學與政治的負責人Volker Perthes提出了「以聖戰建國工程」的定義。美國反恐研究員Brian Fishman則稱 IS為「阿米巴變形蟲政府」,(形成過程當中不斷地改變形狀)

2016-03-16

最後的機會:古巴會玩資本主義嗎?Letzte Chance,Amigo!Kann Kuba Kapitalismus?




哈瓦那是社會主義下的爛攤子腐朽而千瘡百孔。整個城市居民成堆瓦礫當中


今年一月去了趟古巴,心想創世主創世之際,一定親吻了這片土地。吻出了一年四季燦爛陽光、各色果子。讀了下面這篇文章,内心莞爾連連,部分譯出分享。

最後的機會:古巴會玩資本主義嗎?

Letzte ChanceAmigoKann Kuba Kapitalismus?

革命:教皇捷足先登,奧巴馬和滾石樂團即將前往古巴。在它死掉之前,大家都想親眼瞧瞧社會主義的模樣。可是對一個經驗豐富的前東德人,如何看古巴呢?

2016312日《明鏡周刊 Der Spiegel》作者:Jochen-Martin Gutsch

圖片來源:反思人

第一次看到古巴我才12歲。八年代我還坐在東柏林的教室裏,兩眼瞧著掛在黑板旁邊的世界政治地圖。這張地圖上呈現的世界一分兩色紅與藍。紅色是社會主義陣營,藍色則是資本主義。紅色甚至跨越大西洋伸展到美洲大陸,蔓延到帝國主義黑暗的心臟。老師非常自豪地手指邁阿密前面的一個小紅點:古巴。我們社會主義的兄弟就在那裏。臨近加勒比海

這個小紅點後來不斷面臨淪陷的威脅,1992年首次想去古巴,許多人那時說要去趁早。老古巴快消失了。蘇聯才剛斷氣。古巴也要不了多久了。因爲那時全世界的社會主義,一個接一個陣亡。

忘記是爲了什麽,這個心願十年後才實現。2002年古巴依舊在。大夥兒紛紛說:最後的機會啦,朋友,在它消失之前要趕快去,至今,古巴消亡已成了世界歷史的一個笑話

而今呢?消亡時機終於來臨。最後一場戰鬥。古巴體制即將轉換,還有幾天奧巴馬就要蒞臨哈瓦那進行國事訪問88年來第一位美國總統來訪。證明,革命即將咕嚕咕嚕地被沖下歷史的排水溝。不是嗎?

從德國來看古巴,消亡勢所難免。可是一到古巴不禁困惑不已。一切那麽錯綜複雜。隱約透露這個小紅點之所以能夠執意存留下來,必有其他的原因。它的壽命要比前東德來得長。這絕不是偶然,也不可能因爲獨裁使然。將此疑點打包入箱,我飛往哈瓦那。返囘社會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