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09

羅莎盧森堡 - 無產階級的母親 Rosa Luxemburg - die Mutter des Proletariats


羅莎盧森堡

真真需要一次像2007~2011全球大規模的危機,讓我才開始思考馬克思(1818-1883)的「共產主義」。

思考馬克思,就不能不正視馬克思的理論奮鬥者 - 羅莎盧森堡!假如說馬克思是純男性的人類政治學者,羅莎盧森堡為這個純男性的人類政治理論賦予了女性、母性的人文。賦予大自然、底層、工人階級無限的愛心和信任!



九十年前的羅莎盧森堡是否能夠成爲今日前東德黨派的延伸 - 左翼黨 DIE LINKE 的護身符,還是問號!如何把資本主義的政治架構,轉型為羅莎盧森堡的馬克思主義,也根本沒有出現在左翼黨的選舉大綱。所以這條道路遙遙無期。但是左翼黨黨主席之一 Gesine Lötzsch 的這篇文《通往共產主義的道路》絕對呼喚了一群對現世不滿的民衆。特別因爲她呼喚的是羅莎盧森堡精神!


她,到底是誰?



2011年1月9日恰巧是羅莎盧森堡的公祭日,柏林左翼黨多位政治人物前往祭悼。我為這位偉大勇敢的女性記下一筆。


下面是維基百科德語版的介紹,冗長且鉅細靡遺,反思人摘譯羅莎盧森堡的簡單背景和她之所以能夠流芳百世的名言名句。(Rosa Luxemburg deutsche Version)


~~~~~~~~~~~~~~~~~~~~~~~~~~~~~~~~~~~~


羅莎盧森堡的背景


羅莎盧森堡(1871-1919)是代表工人運動和無產階級國際化主義的重要人物。她在第一次大戰期間代表馬克思理論學家和反軍國意識,活躍在波蘭和德國的社會民主運動。


生在彼時尚地屬蘇聯的波蘭境内一個富裕的猶太家庭,她排行老五。父母經商木材生意。後來舉家遷至地屬帝制蘇聯的華沙。1880年身材纖弱且自幼跛行的她進入女子高中。1886年尚在求學階段,加入名為「無產階級黨」的波蘭工人黨- 一個馬克思主義的地下活動團體。這個團體成立於1882年,並在來年組織了歐洲工人黨的首次集體大罷工。於是工人黨的領袖受到絞刑處置。工人黨被迫解散轉入地下活動。1888年羅莎盧森堡以優異成績畢業,隔年因爲她「無產階級黨」會員身份曝露,面臨被逮捕的危險。她接受黨員同志建議逃往蘇黎世,當時在此集結了許多蘇俄和波蘭的知識人。她繼續政治活動且一舉成名的同時,進入蘇黎世大學攻讀歷史、政治、經濟和數學系。她的治學重點是「國家科學」(今日稱謂:國民經濟學和政治科學)、中古歷史、經濟和股市危機。1897年羅莎盧森堡在蘇黎世以「工業發展」論文取得博士學位。


隔年她與德籍24歲的鎖匠Gustav Lübeck結婚,以獲得德國國籍。接著遷居至柏林,並加入社會民主黨(SPD)。


羅莎盧森堡睿智超群,她尖銳的雄辯口才和深刻的分析能力讓她立刻在社民黨内的左翼取得重大影響力。同時她成爲《萊比錫人民報(Leipziger Volkszeitung)》首位女性主編。


1903年德國威廉大帝二世口頭讚揚德國工人階級生活良好且具有社會保障,她批評威廉大帝二世對社會現實根本無知,而於1904年因「大不敬」罪名被判刑三個月而入獄六週。她堅持階級鬥爭和用革命手段爭取無產階級福祉的態度,與社民黨黨領導漸行漸遠。1905年她化名潛入蘇聯的波蘭以支持鼓動俄國革命,因而再度被捕遭驅逐出境。隔年因「鼓動階級仇恨」的罪名再度入獄兩個月。


爲了「國際工人階級大團結」同時阻止大戰爆發,她呼籲德國社民黨組織效法蘇聯波蘭革命組織大罷工。1907年她前往倫敦參加蘇俄社會民主黨的第五屆黨會,在此她認識了列寧。


她很早便警告歐洲大國即將掀起一次大戰,更嚴厲抨擊德國軍國主義和帝國主義的蠢蠢欲動。


1912年她前往巴黎,成功地動員歐洲工人黨誓言以集體大罷工來抵制世界大戰爆發。1913年一次世戰即將爆發,羅莎盧森堡組織反戰示威遊行。1913年9月25日她在靠近法蘭克福市的Fechenheim號召了數十萬人抵制參戰拒絕徴軍令:『假如我們被逼迫拿起殺人武器,屠殺我們的法國和外國兄弟,我們必須高呼:不!我們拒絕!』。爲此,隔年因「公開鼓動違反法律抗拒當局」而入獄一年。入獄服刑之前,七月底她還參加了「國際社會主義辦公室」的會議,這時候她才醒悟到歐洲全面,尤其是法國和德國的工人黨普遍的民族主義遠遠高於國際階級意識。


1914年,當德國社民黨宣布支持德國參與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她和卡爾李卜克內西(Karl Liebknecht)共同成立「斯巴達克斯同盟(Spartakusbund,以Spartakus命名,因爲斯巴達克斯是羅馬共和國末期第三次奴隸戰爭的領袖)」,以抗衡社民黨內艾伯特(Ebert)領導的右傾勢力。1918末1919初德國共產黨(KPD)成立,她是創立人之一,也是黨綱的主要執筆人。1918年德國十一月革命期間,她創辦了《紅旗報(Die Rote Fahne)》。


1919年1月5日斯巴達克斯同盟起義遭到自由軍團(魏瑪政權的右翼敢死隊,由第一次世界大戰退伍軍人組成)鎮壓失敗,數百位支持者被逮捕,羅莎盧森堡嚴重批評李卜克內西這次過早不智且外行的起義行動。十天後盧森堡、李卜克內西在柏林街道Mannheimerstr.的一棟公寓内雙雙被逮捕,遭到酷刑拷打並被殺害。


~~~~~~~~~~~~~~~~~~~~~~~~~~~~~~~~~~~~
 羅莎盧森堡流芳百世的名言名句


為了製造區域和平,列寧首先以暴力解散了俄羅斯議會 - 杜馬。羅莎盧森堡肯定列寧的政變企圖,卻發現他不僅面對其他政黨,甚至也在他自己的政黨對民主進行壓迫。這個現象,特別是在建設社會主義的同時,直接威脅到不可或缺的工人階級對這個過程的影響和支持。因此蘇聯在十月革命後,羅莎盧森堡點評布爾什維克專政趨勢,其中著名的句子:


【給予政府支持者,給予黨員的「自由」 – 儘管他們可能如此眾多 – 也不能稱爲自由。給予「異見者」的自由才是「真自由」。不是因爲對「正義」的狂熱,而是因為不管振興、療癒還是肅清政治自由絕對取決於一個領導人。假如這個領導人會失敗,那是因爲他讓「自由」成了「特權品」。】


歷史學家溫克勒(Heinrich August Winkler)則強調,羅莎盧森堡眼中的「異見者」不包括「階級敵人」。她心中所想的並非一個自由民主,她牢牢凝視的是大多數的社會主義。


【一旦無產階級上台,它不可能開始放棄社會轉型而把自己奉獻給民主,同時又不背叛自己、背叛革命。所以無產階級一旦上台,應該而且必須立刻著手進行最有力、最不屈不撓、最徹底無情的社會主義措施。意思就是要實行專政,但是那必須是階級專政,而不是一個政黨或集團的專政,也就是盡可能廣泛動員公眾,讓最活躍的奔放群眾參與,這才是一個無極限的大民主。】


接下來,她說,她既不盲目崇拜民主國家的正式形式,也不盲目崇拜社會主義或馬克思主義。她追求的是「平等與自由的甜殼下,存在著社會不平等和缺乏自由苦澀無比的核心,這個核心必須被賦予嶄新的社會內容。」從這個意義上來説,她重新定義了的馬克思主義觀的「無產階級專政」:


【這是無產階級的歷史性任務,一旦它上台,替換了資產階級民主,同時必須創造社會主義民主,而非任意剷除任何民主。[...]社會主義民主的建立,既要取消階級統治同時要建設社會主義。它從社會黨取得政權的那一刻就要開始。它只不過是由無產階級來進行專政。


是呀:專制主義!但是這個專政的組成,奠基在民主的實踐,而非民主的消除,以充沛的精力,果斷干預資產階級社會既得權利和經濟關係,否則就無法實現社會轉型。但是,這個專政必須來自整個無產階級的成果,而不是以無產階級之名形成的一小撮少數領導人,意思是說,它必須亦步亦趨地來自公衆的積極參與,它直接受到公眾影響,它直接受到公眾控制,它的形成必須來自不斷接受良好政治培訓的公眾。】


在這樣一個革命學習過程中,工人階級的自發性和組織性會互相推動朝前邁進。兩者是不可分割的,羅莎盧森堡認爲這是同一過程中的「必然時刻」,是相互依存的。意外事件 - 譬如 來勢洶洶的反扣薪罷工 – 必定直接挑戰革命的學習過程。在這樣根本鬥爭裏工人將逐步認識到工人階級的歷史任務和奮鬥目標。而獲得的洞察力將能夠把工人階級的戰鬥提升到一個更高的水平,培養訓練他們的組織能力,譬如成立工會。這些組織化零為整幫助工人階級,朝向更長遠有計劃的目標,例如勞資協定。協定的主要内容是有意識地克服勞資之間的剝削惡勢。這是工人黨的任務,它必須與工人自身爭取活動並道而行:


她認為資本主義內部矛盾,資本和勞動之間的對立性,總是會帶人類回到無產階級革命的政治議程。這個現象,而非政黨,將會培養群眾的革命意識:只有在絕對信任的基礎下,工人政黨才可以決定並實現它的短期和長期目標。


【歷史才是人類真正唯一的老師,革命是無產階級群衆最好的學校。這個老師和學校將確保被侮衊和被追捕的「小群體」,一步一步協助他們達到自己確定出來的世界觀:成爲戰鬥並凱旋的無產階級社會主義革命的群眾。】- 羅莎盧森堡


無產階級革命的信仰


在被謀殺的前一個晚上羅莎盧森堡寫道:


【領導失敗了。但領導層必須來自群衆,而且可以重新由群眾創造出來。群眾具有決定性的因素,它們是堅不可摧的岩石,在它之上托載著革命最後的勝利。群衆達到了這個高度,他們把這次的失敗推向歷史性失敗的新高度,這正是國際社會主義的光榮和力量。正是如此,這次的失敗將會榮耀未來的勝利。— 秩序在柏林鋪天蓋地開來!遲鈍爪牙的你們!你們的「秩序」建築在沙堆之上。革命明天即將鏗鏘作響沖向另一個新高度,革命將會令你們駭異無比, 同時大張旗鼓宣佈:「我來過,我到了,我將至!(Ich war, ich bin, ich werde sein)」!】


羅莎盧森堡認為 - 有異於社民黨領導層 - 戰爭和資本階級統治之間不存在導致國際革命必然論,戰爭爆發並不意味必定導致資本階級統治迅速崩潰瓦解。相反地,若是社會主義失敗,人類將被威脅退化返回難以想像的野蠻行徑。清楚意識到這個非此即彼的後果,是她不懈努力的主要動力。於此,她認為挫折和失敗對勞動人民而言是學習過程特別重要的一環:只有挫折和失敗才能夠讓他們更深刻地認識到革命必然性的歷史意識。不要捷足先登「最終的勝利」,而要不斷嘗試,企圖邁向勝利。這樣,勞動人民最終才能真正以自己的工人運動為榮。


所以羅莎盧森堡對工人階級的學習能力深信不移,他們堅不可摧的能力,他們自己來決定自己的歷史,並且靠自己力量來達到目標,每個人,而不只是少數人,勇敢地掙脫階級統治的枷鎖。從現實歷史事件和社會運動中她汲取到這份信任,而試圖引導實現一個公正的全球社會。


~~~~~~~~~~~~~~~~~~~~~~~~~~~~~~~~~~~~


從這個意義上來説,在這一個公祭日,反思人想輕輕一聲低喚:


羅莎盧森堡當之無愧

全球被剝削的工人階級, 無產階級的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