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23

2011迎新喜劇:《(暫譯)碎心人Der Auftragslover》

Erstes Happy End des Jahres: „Der Auftragslover“

2011迎新喜劇:《(暫譯)碎心人Der Auftragslover》(Deutsche Version)


有天翻閲2011年1月 5日《法蘭克福匯報周日報FAZ am Sonntag》,瞥見這篇影評。因爲一整篇報紙篇幅都在報導這部電影,引起我的好奇心。又懶得花時間讀那麽長的文章,就撿最後一行來讀:「離開戲院時,人輕飄飄地,才發現已深深愛上了這部電影」。朋友來電邀約,我說咱們看這部片子去吧。何況朋友重點是要送給小犬年終禮物。這部片子允許零歲以上的觀衆觀賞 – 老少咸宜。

看完,我們去餐廳,又繼續聊談這部片子好久,小犬愛上這部片,朋友六十來歲,也反覆回想情節,樂不可支。

所以,我上FAZ的網頁把這篇文找出,仔細讀了一遍。與大家共享。

專業碎心人Alex的工作是拯救不幸福的女人。可是髮膚碰不得的Juliette讓他終於技窮,。Roman Duris 和 Vanessa Paradis完美和諧地完成了一齣浪漫喜劇《碎心人》。

作者:Johanna Adorjan

請讀者把下列形容詞放在腦海裏來冥想這部電影:「輕鬆,優雅,撩情,活力充沛,快速,而且非常,非常有趣」。這樣你大概就曉得是什麼特質,造就了一齣喜劇的魅力,唯一的缺點是這個愚蠢的德文片名:《Der Auftragslover(可直譯為:訂單愛人)》。

這部法國片的原始片名是《Arnacoeur》,是由兩個法語單字「騙子」和「心」組成的字。去年秋季在美國已經上演了,被譯為《Heartbreaker碎心人》,也好過《訂單愛人》 – 這部片子同時造就了一個新行業。他的名字是亞歷里皮(Alex Lippi),由法國影星羅曼杜里斯(Roman Duris)飾演,他其實是一個專業碎心人:只要任何人認為他的朋友或親戚中,有人深陷在一樁不幸福婚姻或情愛裏頭,就可以聘請亞歷里皮,想辦法讓他們分開。


他的方法是:誘惑。他的工作信條則是:他受聘的唯一條件是,女性當事人必須毫無疑問可憐到家。然後他就帶著他的團隊,那是由他妹妹和妹夫組成,偵探似地開始進行調查,以充分了解待救可憐人的身世、她的喜好、内心願望、她渴慕什麽、有何嗜好等等。收集來的一切情報交給亞歷研讀,最後他會完美地出現在這個不知情的可憐人面前,呈現所有一切她們的伴侶都沒有的特質,傾聽、設身處地,所有陳腔濫調,女人對完美伴侶的憧憬,在此得到充分發揮。

各色角色扮演大師初逢難纏對手

根據受聘情況要求,他參加福音合唱團,打曲棍球,喜歡吃壽司。他可以根據要求扮演每一個角色,然後以一位夢想情人的姿態出現在不知情的可憐人面前,好似他的來臨,是所有被忽視無人聆聽的祈禱的最終答案。當然她們都愛上了他。當然總會發展到一次初吻(總是千篇一律的誘惑手腕是這部電影成功搞笑的地方)。然後亞歷就會突然從她們的生活消失,留下這個充滿迷惑的女人,被親吻過後腦筋清楚地回去。她會作別不幸走向幸福,亞歷和他的團隊得到他們的酬金,皆大歡喜。

這麼多快節奏地揭開了這部電影的帷幕。現在Vanessa Paradis進場,扮演茱麗葉(Juliette van der Beck)。她是一個迷人成功的葡萄酒專家,來自巴黎上流社會的好人家,,卻是一個相當難纏的人。因爲電影快速的節奏,所以看了兩遍還是不明白,茱麗葉的父親爲何要聘請亞歷的團隊,讓他的女兒和她的未婚夫分開,未婚夫是一位同樣迷人成功的英國商人,典型完美的女婿。

媲美瑞士手錶的精確速度

問題是:這一對未婚夫婦快樂極了!彼此深深相愛!你儂我儂如膠似漆!在正常情況下,這完全違背亞歷團隊的受聘原則。但是天下情侶也有可能終會觸礁,眼前的幸福也可能是未來的不幸,另個原因是亞歷團隊面臨經濟拮据,一個陰魂不散的討債員總是尾隨身後。所以亞歷實在無法拒絕受聘合同。而更糟糕的是,他只有十天的時間完成任務。因爲十天後,這一對快樂情侶將要舉行婚禮,這是亞歷團隊必須不惜一切代價避免的。

從現在起電影開始照著傳統討好的模式與時間競賽進行。電影劇本的構思像是一支分秒無差的瑞士錶,一場快速的追逐獵蹤,快得連對話也急迫了起來,最出色的亮點出現在雙雙共舞的場面,跳的就是亞歷苦練多日,終於以「辣身舞教父Dirty Dancing God-Father」的姿態出現。這是一部電影,在好萊塢詹妮弗安妮斯頓(Jennifer Aniston)時代江郎才盡而絕對拍不出來的作品:一齣浪漫喜劇,的確兩者兼而有之(既不低級也不庸俗)。它迷人地喧鬧著,就好像把《捉賊記To Catch a Thief》與《粉紅豹The Pink Panther》混合在一起,然後左右用力搖晃溶合呼之欲出。

精彩絕倫的配角戯份

雖然整齣戲只在蔚藍海岸拍攝完成,卻絲毫不影響整體感受。婚禮前茱麗葉在蒙特卡洛(Monte Carlo)渡假幾天,好像喜從天降:沒帶她的未婚夫。亞歷説自己是她的保鏢,所以訂下茱麗葉入住豪華酒店套房的隔壁房間,亞歷的妹夫在她的房間安裝好最先進的監控設備,必要的時候,亞歷的妹妹就會扮裝成各色酒店服務人員即時出現協助,掩飾亞歷和自己老公的行動。所有的配角都精彩絕倫地演出配置的戯份,特別是朱莉費里爾(Julie Ferrier),飾演亞歷的妹妹演技卓越令人拍手叫好。但是電影最迷人的地方,是首次在一齣喜劇看到了兩位那麽不對等的主角。

Roman Duris的名氣在德國也許是來自2005年《我心遺忘的節奏The Beat That My Heart Skipped》這部電影。他是一位煩躁不安嘴邊帶有一絲苦笑的黑髮男子,標準神經質的拉丁情人,扮演一名專業調情聖手帶有活動過度頻繁的脾性,卻能夠在好看的外形和瘋癲滑稽之間找到相當潤滑的銜接。Vanessa Paradis終於有機會出現在電影院的大屏幕展現她迷人的氣質,而不是僅僅為香奈兒作廣告模特兒:薄如刮鬍刀尖般險象重生地,她足踩高跟鞋闊步走進一段奢華美麗的風景,把亞歷的工作帶向地獄。

心中那盞燈,脆弱和深邃

在她的領土上,他一貫的伎倆全不適用,好像她注射了抵抗亞歷男性魅力的預防針。電影裏好長一段時間她總是保持距離,難以接近,即使穿著削肩夏季洋裝,也把釦子釦到最上面一顆,但是Vanessa Paradis賦予這個女主角心中一盞燈,一份脆弱和難以透視的深邃,這些不可能寫在腳本裏。沒有這兩位精湛的演員,這樣的電影很容易被演成一個愚蠢的老行頭,可謂失之毫釐,差之千里。但是,Vanessa Paradis和Roman Duris加持著高度的恩典和尊嚴,讓它成為一個美麗的愛情故事,一個特別有趣的愛情故事。

如同任何浪漫喜劇,當然這部電影也不例外,觀眾遠遠早於兩位主角識別出他倆是完美的一對。觀衆也很快地知悉這部影片不會以悲劇收場,所有情節的延宕彎曲旨在製造一個單一的快樂結局。但是,它卻帶給觀衆驚人的樂趣,看這對男女狐疑的語彙 – 亞歷爲了完成使命無奇不有的出招,招招驚人,招招愚蠢,沒有絲毫的思維深度,胸懷令人愛極的超人勇氣,神采飛揚地展開來。這部電影我看過兩次,每次在電影院都聽到連連咆哮笑聲,甚至在德國配音版,竟然也都完整地呈現此戯的詼諧語言。

據説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去年這部法國電影成功地創造了令人驚訝的成績:將近400萬觀眾前往觀賞。這是Pascal Chaumeil第一部電影,他原來擔任Luc Besson的導演助理,一直都在做電視和廣告。據説這是由一個真實的故事改編而來:劇本合著者之一的表姐,據稱曾與一名男子交往,而且過得那麽不快樂,以至於她父親有一天突發奇想,聘請一位懂得即興發揮的演員,同時清楚地告訴這位演員他女兒的各種喜好。雖然這趟任務並沒有發生過,他女兒終究作別了不幸,然後再婚至今幸福無比。

連Rafael Horzon,一位繁忙的書架木匠,秋天以一位作家的身份出版了他的處女作《Das weiße Buch》(出版社Suhrkamp),曾經也有同樣的想法:在他柏林多年的學徒生涯當中成立的眾多公司,他曾經也創立了一個名為「分離 Separitas」的公司,重點工作就是讓不愉快的夫婦分手。無論他們的服務經營是否找到客戶不得而知。對一齣喜劇來説,這個想法巧妙極了。離開戲院時,人輕飄飄地,才發現已深深愛上了這部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