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30

李斯特還是俾斯麥?List oder Bismarck?


此篇文要獻給林君!感謝他終止了我的無知!林君是一位難得的“世界學者”。語言優美、學識淵博、無遠弗屆。當然,工作使然,他的精闢重點在亞洲區域。


那天晚上我們聊到了中國,談到許多“怪象”。我提到中國的影視功能的扭曲,譬如“大國崛起”。居然他也聼過這部巨作,他問到怎說“扭曲”?我囘說就是捏造了一個“經濟學家Fridriech Liszt”創造了德國統一呀!他續問“Friedriech Liszt?”我說“其實中文是李斯特。”他說:“是有這個人,但不叫Liszt,而是List!”



他前腳走,我後腳跟進,開始上網查,才發現卻有其人!!完全推翻了我去年十月的為文淺薄認知“黨的意識形態:《大國崛起》和《建國大業》”


心中忐忑地讀完維基網找來的信息:Friedrich List 才鬆了口氣。確有其人、卻無其事!!就是説的確有Friedrich List這個人,但 – 他跟德國統一毫無關係!


Friedrich List在維基網上根據語言不同版本提供,内容也莫衷一是(這也是我認爲維基網不夠學術專業之處)。既然這是一位德國人,根據維基的公益貢獻背景(大英百科嘲笑維基是“公厠”),我客觀地評判德文版本才是歸依。所以根據維基相關List的德文版本:Friedrich List 不是造成德國統一的人物,在德國歷史上他甚至跟“統一”完全沾不上邊兒!!


Friedrich List短短57年的生命,畢生致力於“自由經濟”,重點在創造國民的“真自由”,而達到真自由的媒介,他鼓吹“交通網(火車)的建設和關稅同盟的制立”。




可惜Friedrich List生不逢時,他的聲音在有生之年被驅逐,1846年他夙願未嘗,自殺身亡。




假如大陸共產黨真想借用Friedrich List,以昭示國民,一廂情願地自說自話非常不嚴謹。縱觀大陸現今社會現象,能夠對應Friedrich List“國民真自由”學説,該是神州廣大農民由於戶籍制度不自由而淪爲二等公民的悲慘命運。農民土地被低價徵收,流落都會,沒有戶口,血汗換來都會的繁榮,卻成了社會人渣的廣大民工 - 如何獲得真自由?如何獲得真平等?
 
歷史事件、中西人物,全被綁架成黨的宣傳工具,知識良知何在?
 
譬如2009年12月6日的亞洲周刊報導大陸共產黨如何“處理”《中國近代史》,一窺其低劣的技倆:
 
中國近代史變一國兩史 .江迅




已故知名史學家徐中約撰寫的《中國近代史》飲譽海外,大陸版近年也問世,並被評為「好書」,但書中涉及敏感歷史事件章節卻遭大砍大刪,海內外學人深表遺憾。
--------------------------------------------------------------------------------
兩部中國近代史書最近在中國大陸獲得榮譽,一部是徐中約的《中國近代史:一六零零——二零零零中國的奮鬥》(下稱《中國近代史》,世界圖書出版公司出版),獲得北京第四屆「國家圖書館文津圖書獎」,一部是郭廷以的《近代中國史綱》(上海格致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獲零九上海書展十大好書之一。這兩本書都與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有關,《近代中國史綱》中文簡體版權由中文大學出版社轉讓,而《中國近代史》的中文簡體翻譯本是根據中文大學繁體譯本搬去的。《中國近代史》的香港版、大陸版,一國兩版,內容不同,大陸版既肢解名作,又涉嫌非法使用了繁體中文翻譯稿,只是將之轉成簡體版。


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社長甘琦說,北京世界圖書出版公司從牛津大學出版社買了《中國近代史》中文簡體字版權,卻使用了中文大學出版社出版的《中國近代史》的中文翻譯稿,只是將繁體轉為簡體,不僅是譯文,就連此書香港版的「繁體版序」(郭少棠),包括香港繁體版的書號也出現在簡體版的版權頁上。甘琦說:「可見北京世界圖書出版公司的學術態度很不嚴謹。他們買的是牛津版權,卻把我們的版權寫在上面。簡體版《中國近代史》既無對歷史忠實,也無基本的版權等法律意識,他們從來沒有到我社購買甚至詢問翻譯文稿的版權。我們早已去信質詢,但幾個月了至今不作實質性答覆。」


呼喚炎黃知識人、炎黃歷史學者的良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