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31

Skype偷取我的自由嗎?

吾友,妳問,為啥不掛在Skype上?

嗯,Skype於我如同桌上的電話機
有事?就拿起話機、播起號碼、、、

國内有事打電話,正常運作!
國外有事跟遙遠人打便宜電話?
就扯出耳機的團團線
用食指點Skype的撥號盤,接通!
對!Skype於我就僅止于此!

掛在Skype上?
掛在MSN上?
網絡玩意兒到底牽繫了些什麽?
掛在某一個網絡址上“等待”被叩?
回頭審視自由心靈的反芻
回覆是:嗯,不想!
我並不想提供個人“等待被叩”的管道
我想擁有個人想找人説話或不想找人説話的自由
當科技、機械以“利益、優惠”的表象出現
底子裏最終不過是“變相”淘盡我的私人領域
我必須開始說“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