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05

哈茨4方案違憲


“Großer Unmut über den Führungsstil von Angela Merkel” So sagten 85 Prozent, die Bundeskanzlerin müsste die politische Richtung der Bundesregierung klarer vorgeben.



這是明鏡網今早的標題新聞,數據來自德國第一電視台ARD的民調。

記得年初跟新加坡女友電話聊天中她關心地問道:「默克爾目前的口碑如何?」我 – 愣了會兒,囘說:「德國女總理不總是心領神會老莊學説 – 無爲而治嗎?」百分之八十五的德國人普遍不滿,認爲女總理應該要明確定出聯邦政府的執政方向。問題是 – 她心中可有“城府”?這已是她執政的第五年啦!“方向”?每次聯邦議會都麻看她坐著,人要站起來才看得出究竟準備朝什麽方向走,不是嗎?!


全球的政治人物個個令人失望!唯一值得記上一筆的是位於Karlsruhe市的“聯邦憲法法院(Bundesverfassungsgericht)”。


若能把憲法法院八位大法官當作一個政治人物來做民調,一定躍登榜首,德國人的最愛!從上個月到這個月短短不到30天的時間裏,聯邦憲法法院出籠的二項裁定,精彩的批判政壇紅、綠、黑、黃各色黨派,讓德國歷屆和現任政府蒙羞!


其一,HARTZ-IV (哈茨4方案)違憲、其二,現行的電信數據監聽收集違憲!



HARTZ-IV (哈茨4方案)


根據憲法的基本法,大法官們於今年2月9日裁定HARTZ-IV違憲!


時代周報Die Zeit的標題“很少見過一項裁定大快人心地揭露社會政策的無知”“恣意而為就此終止!”。這項裁定會載入德國歷史!


統一以來德國社會進行最大規模一次的改革,名之曰Agenda 2010(議程2010我曾在4年前為文略述)。改革層面包括:經濟,培訓,稅務,教育,職工市場,醫療,法定退休制度,家庭政策等。其中著墨最多的是職工市場。這項改革帶給德國社會史無前例的衝擊震盪。而HARTZ-IV是此項改革方案中一個相當重要的組成部分 - 社會救濟福利金計算基礎。


這是2003年紅綠(社會民主黨和綠黨)聯盟執政下的產物。雖然這項改革終於成功地啓動德國經濟這頭笨重大象;雖然它讓德國從2003到2008年間成爲全球出口冠軍。但是 - 它也分裂了這個國家,帶給中產階層前所未有而又傳染力超強的恐懼感 – 恐懼瞬間淪爲社會經濟的邊緣人。它月復一月地羞辱上百萬社會救濟金的申領人。而也是它把SPD社會民主黨推向谷底深淵 – 去年大選SPD被選民用選票幹掉了,而且至今一蹶不振。


大法官既沒有批評HARTZ-IV救濟金的高低,也未要求給予貧窮弱勢人更多福利。大法官的判決對政治作出一個層次更高的貢獻:這個判決如同一面雪亮的鏡子,清楚地映照出政治人物恣意而為的嘴臉。


這個列表出於勞工部。官老爺兒們擬定政策的動機,不是搞清楚長期失業人和他們家庭成員的確實維持生計的水平,也不是人性尊嚴的維護。都不是,官老爺兒的政治功課簡單交差:把聯邦統計局的數字拿來比劃一番,稍作加減,得出一個福利金的數字345歐元。成了!交差啦!(如下表)


 
勞工部官老爺兒的偉大作品,毫不掩飾自己的無知。



根據這個計算基準,若哈茨四申領人是一個年僅1~3的嬰兒,法律允許嬰兒上酒吧消費,但沒有錢買尿布。若申領人是一個正在發育的十七歲青少年,法律只允許他擁有相當於他母親百分之八十的食量。另,成人不需要教育金,所以兒童也不需要。


所以聯邦憲法法院的裁決是對所有參與決策、執行決策的政治人,發出一個明確的信號:政治的自我蒙羞和蔑視人性。


此項判決最重要的信息是告訴政治人:謙卑。


德國基本法之前要謙卑、人本價值之前要謙卑、在過去可恥的五年執政後要謙卑 – 那置百萬人生活現實於不顧的草率五年。


大法官裁定2010年底以前,政府必須提出一個新的計算方案並核發逾時補貼。


哇!喝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