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10

企業價值安在?Ära der Unsicherheit

關心現世,若像我一樣生活在德國夠久,而對來時路不無所謂,一定知道德國人在統一前生活的優渥,勞工的大牌,社會福利的鋪天蓋地;而最近也聼到美國人感傷地說:「Those go-go-years!」那是現時今世啊!準確地說 – 那該是次貸發生之前,就是2007以前了。從2007次貸、2008糧荒到2009至2010的國家破產,我們戴眼鏡的跌破、視力好的傻眼。快三年來的危機 – 嗯!一個新生兒也該入幼稚園了。入了幼稚園危機就結束了嗎?遠遠看不到盡頭啊!



兵來將擋,今天小小馬鈴薯只能當成將軍用 – 城郭之内不見精英將領呵!憑藉什麽呢?德國凴什麽在 2008 和 2009 年成爲不倒翁呢?還能面臨希臘危機成爲最大拯救國?因爲當年統一的擔子好沉重,統一旗幟的政治性好正確,因爲施洛德的哈茨四政策,早早就讓德國人脫離社會福利優渥意識的依靠!今天的德國竟然被歐洲鄰國批評工資過低,出口過多,威脅鄰國!危機時刻,大家心情不好,無需計較這些「危機情緒語言」。但是 – 德國早已被改造成“高度競爭力”的國家卻是事實。何謂“高度競爭力”?今日就是“成本低”。對!今日的德國人竟然願意以屈辱的四或五歐元的工資承擔無法承擔的生活重擔(早在歐元引進之日一馬克的標價就標成一歐元,雖然幣值比對是1比1,95)。這 – 也是爲什麽社民黨今天成了在野黨的原因。SPD 社民黨成功地改造了整個德國社會,它忘記做的功課是“財富分配”。而透過稅種進行“財富分配”竟然是沒有任何一個政治人物“膽敢”接受的挑戰!!


不過 –這不是我想討論的主題,議題也太大。在一個這樣的大背景,我 – 只能算是一個腐爛危機時代下健康的馬鈴薯,這三年來眼看著這裡上百億救援、那裡上千億的紓困。假如 – 我不想“麻木不仁”,而企圖了解這個社會、這個地球村到底是怎麽回事?我馬上面對這個問題:“價值”?!這上百億、那上千億的拯救,救出來的到底是什麽“價值”?假如, “維持現狀”值上上百億、上千億的金錢,這個現象是非常可怕的 – 因爲,它,完全顛覆了所謂的“價值”。“價值”從此 – 最遲在這個時候 - 對現世的最小一顆馬鈴薯開始變得不真實,很簡單 – “價值的不對應”。砸進去的錢沒有相對應的建設或物品呈現,它們只是流動在市場上“多餘”的幣值。而“砸進去”的「目的」只在維持一個抽象的“現狀”?!


是的,我想搞清楚何謂“價值”。最遲在這個時候,我必須思考人類活動意味著什麽。當然,一個 Investment banker 或是所謂“理財專家”的職銜在今日,對不起!我只能無所謂地唾棄!三年的危機讓我對透過打電話、敲鍵盤就可以創造“利潤幣值”的人類活動打從心眼兒瞧不起。當然,被我瞧不起的人類不至於面對絞刑,所以遠距離觀之。


跟我的生活發生關係的芸芸衆生呢?我記得在《明鏡網》上讀到一篇音樂指揮家Itay Talgam 透過「指揮特質」呼應優質“企業管理”的報導。我曾經在一個部落格提及「Itay Talgam – Zeitgeist Europe 2009」,而當時部落格互動的反應是“音樂跟企業根本是兩回事!!” Talgam 的Workshop 在訴説怎麽樣的指揮才是一個能夠呼喚「價值」的指揮?他認爲可以把這一套「價值追求」的理論注入企業管理。對音樂藝術完美價值的要求,能對應“企業管理”的價值訴求嗎?公司經營的“價值”僅僅旨在盈利嗎?今天能夠發出薪水工資,就達到企業經營目的的極限嗎?付了工資、公司又賺錢的企業就達到了所有的人類價值的最大極限嗎?人類如何看待自己經營從事的活動?企業家如同員工,要創造出什麽價值呢?


想到這裡,我不得不想到 2010年3月22日《明鏡周刊 Der Spiegel》封面報導「一個沒有保障的年代」(Ära der Unsicherheit) 而雜誌封面標題竟然是「現代Moderne Zeiten」 - 今非昔比!至今,德國被改造成一個短期勞工社會的景象。德國經歷那麽深沉的改造過後人民面臨的是那麽多的不確定。一個“正常勞工”意味擁有長期勞工合同,擁有醫療、失業、退休保險,每年固定度假期限。而這群人僅僅只佔這個社會人口的 11,1%(當然不能忘記退休人和學童嬰兒的人口)。“委外”或是“短期工”才是經營之道。“短期工”面臨一個工作項目以後後繼爲何呢?家庭如何面對處理?家庭度假如何安排?而企業家的目的是花最少的金錢創造最大的利潤。「現代」一詞對德國勞工意味的是生活保障的退步,而德國人已經從 2005 年開始蛻變了。德國勞工謙卑地努力向前。


我想探討的是何謂「企業價值」?勞方的謙卑跟資方價值的形成只是資方的利潤關係嗎?


這一篇文,我想獻給我的最愛 – 我的老公。這裡我回憶老公一世的奮鬥,而且永無休止 – 二十多年來,也在危機前、危機後。


他把他的經營視作他兒子一般地
有愛心、有耐心

二十多年來如一日
雖然,他兒子擁有很少的他
雖然,他的兒子竟然那麽地理解
爲什麽他給他的時間是那麽地少?!。
他 – 自始至終不膨脹自我
他 – 步步爲營如履薄冰
他 – 跟每一個員工的出發點總是悠悠久久
他 – 竟然從來沒有辭退過員工!
他身邊的員工沒有短期勞工的不確定性
而且他們都已十年、二十年之久!
他 – 創造的是這些人生活養家的能力!
他 – 沒有利欲熏心賭注這些人的生活!
他- 即便危機期間公司赤字
還是篤定不移地扛著!
他 – 小小的經營卻博大氣概地悠悠久久的經營
滿足每一個參與人的全面生活需求
喔 - 當然生活各項需求中
等同工資價值的也是「工作尊嚴」


嗯!我的愛!一份工作全方位的價值呈現正是這個時代所需!

〈後記〉

這兩天讀到BBC中文網相關富士康員工跳樓自殺的新聞 - 令人心慟!「工作尊嚴」豈非企業家的「基本功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