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30

中國!妳好硬啊!

發展是硬道理!
和諧是硬規則!

先是盲流
繼而「瘋流」!


中國沒有知識人的良知!如同共產黨提攜紅高棉政權的諄諄教誨:「先處理知識分子!」

知識人的命運不是像劉曉波一樣入大獄、就是像李洱、余秋雨一樣成了小犬儒!剩下的零散地流亡海外

載負國家興亡匹夫之責的知識人被殲滅了!所以一個密不透風黨的網淩駕一切 ,掐住人民的脖子– 符合胡錦濤指令:『黨的利益至上!』

社會有冤情、社會有怨恨?只有兩條路:死吧!或瘋了!


祖國的小花,若「死吧」、「瘋了」終究是你長大以後的結局 – 那,也可無不可地就地夭折吧!2010年5月17日《明鏡周刊》文章



名為:「祖國的小花 Blümchen des Vaterlands」


作者: Andreas Lorenz


經過一系列的學校攻擊和兒童綁架波浪,共產黨面臨沉重壓力。


醫生鄭民生(Zheng Minsheng),42歲,辭去工作,因為他跟同事處不來。他的女朋友不願意嫁給他。於是,他找上最軟弱的無助者復仇。在中國東南部的南平市,3月23日他在一所小學前殺死 8名兒童,炸傷 5人。


商人吳煥明(Wu Huanming),48歲,要討囘他的房子,那裏現在是一所私人幼稚園。幼教老師和她的幼童數周前才剛遷進這裡。吳手提菜刀,揮刀攻擊七個孩子,同時殺死園長和她的母親。


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系列險惡校園屠殺的開端和暫時中止。短短數週之內,六名男子襲擊幼稚園和小學,他們濫殺無辜造成約 20人死亡,傷至90人,其中部分傷勢嚴重。


瘋狂的屠殺行爲震驚中國。社會不禁問到 – 中國民族的精神狀態、人民生命的價值和領導者認知並且化解社會衝突的能力。


共產黨爲了合理化它的政權,允諾人民以社會穩定,保證人民以「和諧社會」。然而,孩子們顯然不是他們能夠保護的對象。他們的合法性面臨質疑。共產黨對此事件的重視從上週可以看出端倪,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親自承諾,政府將化解「社會張力」導致的暴力浪潮。


許知遠在2010年4月18日的亞洲周刊心慟書寫「夭折的未來」


中國處於這樣一個劇烈轉型的時刻,誰都清楚這樣規模的變化是多麼難以駕馭,它必然問題重重。但是,今日中國最令人憂慮的不是這些問題本身,而是問題意識的廣泛消失,整個國家正在陷入道德上的麻痺症。或許因為生活在醜陋與不公之中太長久,或許這四處泛濫的信息讓人無法消化,人們對此失去了敏感。而政府則鼓勵這種麻痺,明明整個社會已經潰敗,它卻四處大談「和諧社會」,它不面對問題,只迴避問題。它也防止一切追問。在福建南平的小學生被殺的事件中,當地政府拒絕記者採訪,制止自發的悼念活動,他們擔心這會影響一個「和諧的社會」。一些官員則發明了種種說法,來為這種道德麻痺而辯護,它們聽起來像是奧威爾的「新語言」。


在一場造成一百零八人死亡的礦難中,龍煤集團鶴崗分公司黨委宣傳部長張金光說:「這裏我們應當看到一個主流的東西,五百二十八人有四百二十人是成功地走出了井下,逃離了那個可怕的現場,這應該是主流。」在南方,一位政府工作人員對著聚集上訪、患了肺塵病的工人說:「這是歷史的欠賬,是發展的必然代價。」


這是今日中國的「新共識」——一切問題都不是主流現象,所有的災難都是不可避免的代價,追問則顯得荒唐又不合時宜,不僅政府要竭力制止,公眾也很快忘卻。當山西的疫苗問題被傑出的記者王克勤揭露時,很多人意識到他們很久沒有關於「三聚氰胺的奶粉」的新聞了,人們很快也會忘記了山西疫苗的事。倘若沒有機構的力量,一時的憤怒很難轉化成真正行動。人們也會很快忘記南平的慘案——畢竟遇刺的學生不是「主流」,於是街市依舊太平。


而中國這個「未來的超級大國」,正是建立在這普遍的麻痺與遺忘之上的。而這些孩子們的生命,則像是另一個隱喻——我們是一個「自我摧毀」式的國家。這個國家喜歡談論未來,它要在二零二零年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要在二零四零年實現民主。而孩子們經常被說成是未來的主人翁與社會主義事業的接班人,但這些「未來」尚未成長,就劫難重重……■


BBC中文網2010年5月29日的報導中國精神病患者過億重症者逾千萬


中國《瞭望》新聞周刊周六(5月29日)報道說,依照國際有關健康狀況以及各類疾病的衡量標準,精神疾患在中國疾病中排名首位,已超過心腦血管、呼吸系統和惡性腫瘤等疾患。


報導說,中國精神疾病數量約佔全部疾病數量的五分之一,而且預計這一比率到2020年將升至四分之一。


《瞭望》周刊指出,面對如此龐大的精神疾患數量,中國社會在救助、監管方面普遍不利,不但使精神疾病患者深受其苦,也導致精神疾患頻繁出現發病肇事、危害社會的行為。


據《瞭望》介紹,在上周三(5月19日)至本周三(26日)短短一周內,中國就連續發生多起精神病患者行兇殺人事件,其中包括殺死自己的親人。


據有關專家分析,中國精神疾患狀況達到如此嚴重程度的主要原因是中國精神衛生法規不健全,使精神疾患人員合法權益的保護受到嚴重影響,精神疾患人員在治療、求醫、就業、救濟等方面遭受歧視。其次是防治體系薄弱,專業機構及人員嚴重匱乏。

∽∽∽∽∽∽∽∽∽∽∽∽

中國13億人口,而精神病患者超過一億 - 那麽說,每13個人當中就有一名精神病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