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22

范仲淹還魂

向中國二十一世紀「寧鳴而死,不默而生」的范仲淹致予無限崇高敬意!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
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
是進亦憂,退亦憂;
然則何時而樂耶?
其必曰:「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

德文版Deutsche Version


一介書生劉曉波(1955年12月28日- ),男,生於吉林長春。中國作家、前任獨立中文筆會主席、持不同政見者、原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講師。他是《零八憲章》的發起人。

維基網:《零八憲章》由中國303名各界人士發起並簽署。為因應世界人權宣言60周年,中國的維權人士呼籲在自由、平等、人權的普世價值下,在中國實施民主、共和、憲政的現代政治架構。原定於2008年12月10日簽署《世界人權宣言》60周年這一天舉行論壇,並發表中國《零八憲章》。不過因為當局的逮捕行動而終止。
簽署者除發起人劉曉波以外,尚有鮑彤、丁子霖、戴晴等著名異見人士與維權人士。



中國當前著名異見人士劉曉波被北京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囚11年,他在庭上不獲允許發表下面這篇文章。

劉曉波的妻子劉霞透過自由亞洲電台網站,發表劉曉波題為「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

劉曉波法庭上最後陳述全文 - (明報)2010年1月21日 星期四 16:25


以下為文章全文:

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 劉曉波(2009年12月23日)

在我已過半百的人生道路上,1989年6月是我生命的重大轉折時刻。那之前,我是文革後恢復高考的第一屆大學生(七七級),從學士到碩士再到博士,我的讀書生涯是一帆風順,畢業後留在北京師範大學任教。在講台上,我是一名頗受學生歡迎的教師。同時,我又是一名公共知識分子,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發表過引起轟動的文章與著作,經常受邀去各地演講,還應歐美國 家之邀出國做訪問學者。我給自己提出的要求是:無論做人還是為文,都要活得誠實、負責、有尊嚴。那之後,因從美國回來參加八九運動,我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投入監獄,也失去了我酷愛的講台,再也不能在國內發表文章和演講。僅僅因為發表不同政見和參加和平民主運動,一名教師就失去了講台,一個作家就失去了發表的權利,一位公共知識人就失去公開演講的機會,這,無論之於我個人還是之於改革開放已經三十年的中國,都是一種悲哀。

想起來,六•四後我最富有戲劇性的經歷,居然都與法庭相關;我兩次面對公衆講話的機會都是北京市中級法院的開庭提供的,一次是1991年1月,一次是現在。雖然兩次被指控的罪名不同,但其實質基本相同,皆是因言獲罪。

二十年過去了,六•四冤魂還未瞑目,被六•四情結引向持不同政見者之路的我,在1991年走出秦城監獄之後,就失去了在自己的祖國公開發言的權利,而只能通過境外媒體發言,並因此而被長年監控,被監視居住(1995年5月-1996年1月),被勞動教養(1996年10月-1999年10月),現在又再次被政權的敵人意識推上了被告席,但我仍然要對這個剝奪我自由的政權說,我堅守著二十年前我在《六•二絕食宣言》中所表達的信念——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所有監控過我,捉捕過我、審訊過我的警察,起訴過我的檢察官,判決過我的法官,都不是我的敵人。雖然我無法接受你們的監控、逮捕、起訴和判決,但我尊重你的職業與人格,包括現在代表控方起訴我的張榮革和潘雪晴兩位檢察官。在12月3日兩位對我的詢問中,我能感到你們的尊重和誠意。

因為,仇恨會腐蝕一個人的智慧和良知,敵人意識將毒化一個民族的精神,煽動起你死我活的殘酷鬥爭,毀掉一個社會的寬容和人性,阻礙一個國家走向自由民主的進程。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夠超越個人的遭遇來看待國家的發展和社會的變化,以最大的善意對待政權的敵意,以愛化解恨。

眾所周知,是改革開放帶來了國家的發展和社會的變化。在我看來,改革開放始於放棄毛時代的「以階級鬥爭為綱」的執政方針。轉而致力於經濟發展和社會和諧。放棄「鬥爭哲學」的過程也是逐步淡化敵人意識、消除仇恨心理的過程,是一個擠掉浸入人性之中的「狼奶」的過程。正是這一進程,為改革開放提供了一個寬鬆的國內外環境,為恢復人與人之間的互愛,為不同利益不同價值的和平共處提供了柔軟的人性土壤,從而為國人的創造力之併發和愛心之恢復提供了符合人性的激勵。可以說,對外放棄「反帝反修」,對內放棄「階級鬥爭」,是中國的改革開放得以持續至今的基本前提。經濟走向市場,文化趨於多元,秩序逐漸法治,皆受益於「敵人意識」的淡化。即使在進步最為緩慢的政治領域,敵人意識的淡化也讓政權對社會的多元化有了日益擴大的包容性,對不同政見者的迫害之力度也大幅度下降,對八九運動的定性也由「動暴亂」改為「政治風波」。敵人意識的淡化讓政權逐步接受了人權的普世性,1998年,中國政府向世界做出簽署聯合國 的兩大國際人權公約的承諾,標誌著中國對普世人權標準的承認;2004年,全國人大 修憲首次把「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寫進了憲法,標誌著人權已經成為中國法治的根本原則之一。與此同時,現政權又提出「以人為本」、「創建和諧社會」,標誌著中共執政理念的進步。

這些宏觀方面的進步,也能從我被捕以來的親身經歷中感受到。

儘管我堅持認為自己無罪,對我的指控是違憲的,但在我失去自由的一年多時間裏,先後經歷了兩個關押地點、四位預審警官、三位檢察官、二位法官,他們的辦案,沒有不尊重,沒有超時,沒有逼供。他們的態度平和、理性,且時時流露出善意。6月23日,我被從監視居住處轉到北京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簡稱「北看」。在北看的半年時間裏,我看到了監管上的進步。

1996年,我曾在老北看(半步橋)呆過,與十幾年前半步橋時的北看相比,現在的北看,在硬體設施和軟體管理上都有了極大的改善。特別是北看首創的人性化管理,在尊重在押人員的權利和人格的基礎上,將柔性化的管理落實到管教們的一言一行中,體現在「溫馨廣播」、「悔悟」雜誌、飯前音樂、起床睡覺的音樂中,這種管理,讓在押人員感到了尊嚴與溫暖,激發了他們維持監室秩序和反對牢頭獄霸的自覺性,不但為在押人員提供了人性化的生活環境,也極大地改善了在押人員的訴訟環境和心態,我與主管我所在監室的劉崢管教有著近距離的接觸,他對在押人員的尊重和關心,體現在管理的每個細節中,滲透到他的一言一行中,讓人感到溫暖。結識這位真誠、正直、負責、善心的劉管教,也可以算作我在北看的幸運吧。

政治基於這樣的信念和親歷,我堅信中國的政治進步不會停止,我對未來自由中國的降臨充滿樂觀的期待,因為任何力量也無法阻攔心向自由的人性欲求,中國終將變成人權至上的法治國。我也期待這樣的進步能體現在此案的審理中,期待合議庭的公正裁決——經得起歷史檢驗的裁決。

如果讓我說出這二十年來最幸運的經歷,那就是得到了我的妻子劉霞的無私的愛。今天,我妻子無法到庭旁聽,但我還是要對你說,親愛的,我堅信你對我的愛將一如既往。這麽多年來,在我的無自由的生活中,我們的愛飽含著外在環境所強加的苦澀,但回味起來依然無窮。我在有形的監獄中服刑,你在無形的心獄中等待,你的愛,就是超越高牆、穿透鐵窗的陽光,撫摸我的每寸皮膚,溫暖我的每個細胞,讓我始終保有內心的平和、坦蕩與明亮,讓獄中的每分鐘都充滿意義。而我對你的愛,充滿了負疚和歉意,有時沉重得讓我腳步蹣跚。我是荒野中的頑石,任由狂風暴雨的抽打,冷得讓人不敢觸碰。但我的愛是堅硬的、鋒利的,可以穿透任何阻礙。即使我被碾成粉末,我也會用灰燼擁抱你。

親愛的,有你的愛,我就會坦然面對即將到來的審判,無悔於自己的選擇,樂觀地期待著明天。我期待我的國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達的土地,在這裏,每一位國民的發言都會得到同等的善待;在這裏,不同的價值、思想、信仰、政見……既相互競爭又和平共處;在這裏,多數的意見和少數的儀意見都會得到平等的保障,特別是那些不同於當權者的政見將得到充分的尊重和保護;在這裏,所有的政見都將攤在陽光下接受民衆的選擇,每個國民都能毫無恐懼地發表政見,決不會因發表不同政見而遭受政治迫害;我期待,我將是中國綿綿不絕的文字獄的最後一個受害者,從此之後不再有人因言獲罪。

表達自由,人權之基,人性之本,真理之母。封殺言論自由,踐踏人權,窒息人性,壓抑真理。

為踐行憲法賦予的言論自由之權利,當盡到一個中國公民的社會責任,我的所作所為無罪,即便為此被指控,也無怨言。

謝謝各位!

劉曉波(2009年12月23日)

中國 2010.02.03 行進在中國民主途程中
中國社科院哲學所研究員徐友漁

中國短訊07.02.2010 14:00 UTC
赫塔·米勒提議將諾貝爾和平獎授予劉曉波

時事風雲 | 2010.01.11
以言治罪不僅突破文明底線,而且顛覆共和國憲法 -北京理工大學教授 胡星斗


中國 | 2010.01.15
蔣亶文:我認識的劉曉波先生



德國之聲專稿
中國 | 2010.01.08
華人學者廖天琪:歷史已為劉曉波定位


傑佛遜是美國的第三任總統(1801年─1809年)。同時也是美國獨立宣言(1776年)主要起草人。他是美國開國元勳中最具影響力者之一。他曾經說過一句話:


I would rather have newspapers and no government than a government without newspapers.

簡譯之:
寧要一個有新聞自由的無政府社會
勿濫有一個無新聞自由的政府機制

廣義之:
言論自由才合乎人類尊嚴!!
言論自由是人類自由之本!!

正義真理永隨劉曉波!

吾道不孤呵!

讀了劉曉波《我的最後陳述》
感慟涕零 !
爲了宣揚一個高風亮節的靈魂
當下在1月23日將這篇文章譯成德文!
名曰《范仲淹還魂》
Die Rückkehr des Geistes von Fan Zhongyan

《時代周報》2月11日也刊出
Ich habe keine Feinde

Die Zeit 竟然也登出此篇的德譯版!!
當然不是我的版本
譯自Miguel A. Zamorano的英譯本

喜悅英雄所見略同!
喜悅與《時代周報》的心電感應!

另,劉曉波言論選輯是廖天琪女士收集整理了一些劉曉波主要是在互聯網上發表過的文字。

中國異議作家劉曉波年底在北京被判刑11年,罪名是發表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文章和言論。但是大陸普通網民根本無法在網上看到劉曉波的文章。劉曉波到底發表了什麼言論?

憂國憂民犯法啊!

劉曉波零八憲章判刑11年
譚作人調查川震判刑5年
黃琦川震維權人士被判刑3年
八十高齡民間防愛滋病第一人
高耀潔女醫生遭軟禁
民間防愛滋病活躍人胡佳被判入獄

這些都不是司法審判
這些都是政治審判

“血漿經濟”可以做不能說
“豆腐渣工程”可以建不能說

判案當然是要“殺雞儆猴”
判案當然製造“恐怖猙獰”

是誰以鄭和史事宣揚中國“和平崛起”?
崛起是事實,不容爭議,必須正視
和平或和諧,暗流洶湧,必須警覺

是誰自欺欺人
模糊自詡“中國特色”?
而無人窺之特色爲何之際
它儼然一躍成爲“警察國家”
自詡為“中國模式”?

歡迎加入奧威爾的《一九八四》!
「老大哥在看著你」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

多麽大的恥辱?

卻毫不令人意外!
劉曉波身繫囹圄
不允許親自接受頒獎
家人親戚不允許出境
首度頒發給炎黃子孫的
諾貝爾和平獎
空懸在奧斯陸

多麽大的喜悅!
來得卻好生意外!
諾貝爾和平獎的
領獎代表人是廖天琪
生於南京,還是個娃兒
就被揣到台灣去了的天琪
絕大的歷史諷刺
不是嗎?

不過諾貝爾和平獎史上
劉曉波只是第二個人

奧西茨基(Carl von Ossietzky)
是一位納粹德國的記者作家
1935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他是第一位在監獄裡
獲諾貝爾獎的人

中國北京政府的作爲
絕對可以媲美納粹政府

值得注意的
也是得獎人的反應:

10月8日夜裏
劉曉波得知得獎消息
他噙著淚吐出第一句話:
這是給六四亡靈的

德國納粹黨的二號人物
希特勒指定的接班人
戈林(Hermann Göring)
在紐倫堡審判中
被控以戰爭罪和反人類罪
並被判處絞刑
但他在執行死刑前兩小時
在獄中服用有毒膠囊自殺
戈林曾親自敦促 Ossietzky
不要接受這個獎

Ossietzky的回答:
經過長時間的考慮
我決定接受天賜福音的榮譽
諾貝爾和平獎
秘密國家警察代表勸導我
說我若接受了這個獎項
意味我背離德國社會
我不能贊同這個看法

諾貝爾和平獎
並不象徵內部政治鬥爭
而是促進世界人類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