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18

睦鄰的代價 Neighbors

鄰居,屬於無法自由選擇的互動人群…

睦鄰,被看作是良好的公民德行。


我家左鄰住著一個惡婆子,不管對誰説話都惡聲惡氣!直到有回被我訓斥講話態度客氣一點,她才收斂悶不吭聲了。但,她人也不壞,每次有人按我家門鈴,我若來不及應門,她就會靠在她家客廳窗邊,探出腦袋惡聲惡氣問對方:“有什麽事?”,嚇走很多要上門賣東西的人…

我家後頭的左鄰去年大興土木… 據説,房子被一位德國母親給在美國行醫的孩子買下,據説他們準備囘德定居。這一家人去年夏天住進來。聽説他們想要跟我們認識一下…聽説,屬於我們責任範圍的柵欄,這個家庭竟然不聲不響地花錢幫我們修復了。心想,這家人還真不錯!

那一天,門鈴響了,她來了,先是歉然今天才來報到,末了,拐入正題… 原來這是位綠派環保人士…


她說:“妳家園子有棵栗子樹,跟我家那棵肩並肩,這兩棵樹都病了…”德國人愛陽光勝過一切,常抱怨居屋被巨樹擋陽陰暗不堪。

所以我接口說:“好哇!妳想找人來砍樹?”

她說:“不是砍樹,是要救這兩棵樹,要幫它們治病…”

睦鄰的我馬上改口:“好哇!我們一起來救!”她給我環保局的電話號碼,我答應她給我家這棵樹治病…

今天打電話給環保局,電話另端傳來的聲音,讓我明顯感覺到他經常接這種沒頭沒腦的電話。“我家有棵樹病了…”

他不等我說完,就說本市的樹的高達1.3米直徑達25公分才在他的管轄範圍。

我的視線飄過窗戶、越過鐵欄杆瞄了一眼,回說:“這棵樹的直徑約需一個人雙臂環抱”。

“它歸我管!”接著又說:“可是我不管治病,只開示准許大樹接受治療的許可證。要怎麽治療,要翻電話簿找園藝工來諮詢… 最後再上我這兒來申請。”

園藝工也馬上來了…

報價700歐元…天哪! 睦鄰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