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14

川震 - 愛之深、責之切!

Reuter

終于看到一個思維,它釐清了一個因果關係 – 即便它來的很沉重!北大畢業的許知遠!感於他的中國情 – 愛之深、責之切!

愛的形式有很多种。
愛的清晰、愛的人道 – 所以能夠體認同理心的慟,所以川震的失子之慟,等同于六四的失子之慟;愛的理性、愛的客觀 – 所以能夠透視浩劫的真實背景,天災裏有人禍,人禍創造天災。


川震跟六四是一個因果關係!在全世界被7.8震級的災難震驚的同時,震災難胞悲痛尚在咀嚼中,又面臨新一輪的災洪威脅:“唐家山堰塞湖的命運仍懸在人們的心頭時,暴雨襲擊了南方中國,十二個省市超過九百萬人泡在雨水裏,道路、房屋、橋樑被沖垮,截至五月三十一日時,已有九十三人死亡。”

一頭白髮的丁子霖雙臂抱在胸前,目光淡然卻堅定,她身後的白牆上懸掛的木匾上刻著名言:寧鳴而生,不默而死。七十二歲的丁子霖自從她十七歲的兒子在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的夜晚倒在了復外大街的一座花壇旁後,她成了追求真相與公正的象徵。十九年來,她們的期待沒有成真,政府依舊保持著緘默與頑固,而新一代人已經成長起來,他們對此則既沒有記憶、又沒有感情”

許知遠認爲:“中國官僚體系的傲慢與腐敗,民間組織的缺乏,專家經驗的缺席,還有人民在多年的愚民教育、生存壓力、價值混亂中所形成的鬆散,都將被暴露出來,這些因素將對整個重建提出嚴峻的考驗。”

而這一切現狀,不都是與一九八九年的那場事件有著密切聯繫嗎?在那場讓丁子霖這樣的母親永生難忘的悲劇之後,中國社會開始迅速滑向庸俗化與物質主義,社會精英開始放棄了理想與原則,而政府與黨派則演變成一個純粹的利益團體。這個國家與社會的一切事務,都可以用來交換,包括代表未來的孩子們。校舍可以偷工減料,人們不敬畏任何東西,只要它能帶來眼前的利益… ”

他說:“這場地震..不僅讓我們看到災難面前人們的團結與溫暖,它更是對一個機能失調社會的一次清算。”“華能公司”所建水壩無數:在這次地震中,僅四川一省就有近四百個水庫有險情。三峽大壩如此、虎跳峽大壩如此、木格措電站如此,紫坪舖大壩...

為奧運給自己MSN的戶名前掛上“中國紅心”是容易的
辱駡西方媒體、抵制西方廠商是容易的
為川震給自己MSN的戶名前掛上“彩虹溫暖”是容易的
與官方當局同心、進行單位捐款是容易的…

難的是什麽?你來告訴我?!

這裡我突然想到前陣子看到一篇明鏡周刊報導德國文化部部長面對一項頭疼任務的發表,引起的政治界、學術界的剿伐:如何對東德秘密警察和獨裁政權為下一代的教科書擬定作一個定位?如此闡述當然是牽一髮而動全身,涉及多少曾經東德在位而至今尚存的人,還有西德秘密參與東德政權之人!

臺灣做過太多的政治反思了!相當清楚這種動作的反響。只是涉及一個民族,攸關人命,一個政府就不能逃避!鑑古至今的政府,不能面對歷史,就很難面對未來!

每個人可能或多或少都有一份正義凜然的内心思維
每個人可能或多或少都得務實且智慧地與現實妥協

環境是有限的、心靈的力量卻是無窮的。
“發出聲音!”對邪惡說不!
“寫下文字!” 對邪惡說不!
就是“最小單位”的小我可以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