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07

魔術方塊 - Museum für Kommunikation Berlin

上面這個魔術方塊,女友的孩子只用了30秒就搞定,各邊顔色整齊對應,衆人驚呼!孩子自己的方塊沒有上面這個方塊色澤鮮豔,而是斑斑落落地,可以想像孩子他長年來的“鍾情愛撫”。

今晚參加了一個別開生面的展覽會開幕慶:Museum für Kommunikation Berlin 本期展覽主題「Codes and Clowns」(deutsche Version) 。當然我個人的生活興趣沒有發展到那麽“多元”。參加的目的純粹是給女友的兒子捧場。他 – 是今晚的特別來賓。



他是全柏林玩魔術方塊的 top 高手,經常參加全德各地不分年齡的比賽脫穎而出。他比吾兒小一歲。由他高邏輯、高智慧地扭轉化解各種「魔術方塊」的啓示,來開展這個展覽會展示美國童心科學家 Claude Shannon 的一世發明。



吾兒跟這位魔術方塊高手從小一起長大。倆人是什麽樣的情誼,作媽的我們不得而知。知道的是我和女友一向的生活活動,交集處都會促動這兩個男孩互動情誼。但是他們自己私下從來不會相約,而 – 斬釘截鐵的是,假如有關女友兒子的活動 – 譬如今晚,吾兒寧可放棄鍾情的空手道訓練課,前往觀看。吾兒真真喜歡他,只是他倆之間沒有直接交集的媒介,所以從來不私下相約。這也無所謂,欣賞一個人,愛慕一個人並不需要天天跟他形影不離不是嗎?



當然,我得到的印象相當多,譬如,我愛極這棟在Berlin-Mitte的古老建築Leipziger Str.80,大廳三層樓之高,圈劃出一個堂皇高朗之域,進行活動。360°圓壁天廊盡是細緻雕刻。但是必須承認對於Claude Shannon我毫無感覺。做媽的我比較在觀察這兩個孩子。他們戀棧各種展覽作品,摸、玩、搞上數個小時、、、做媽的我們雖然無法找着跟孩子此時着迷互通的共同點,卻也兀自興奮他們喜歡這個我們毫無興趣的“博物館”。反正我倆自己聊得不亦樂乎!


我不知怎的回到家腦海中突然浮現這一句話:“天生我才必有用”。而且喜歡這句話坦蕩的爲人自信之餘,它同時對父母警示性地要求為孩子營造寬鬆環境。我和同樣面對孩子教育的女友 – 共勉之!吾人奮鬥?絕對有償!

後記:

女友孩子昨晚得到滿堂喝彩之餘,跟主持人對答之間才透露了他對鍾情之術所注入的奧妙智慧和高超指標。

譬如,扭轉解出魔術方塊已經不是他的目的,「分秒迅速」才見高手。而他帶來的十來多種魔術方塊,難度其高的是由數百顆小方塊集成,他說要解這個魔術方塊要花上半個鐘頭。周圍又發出一聲驚嘆。

當然最讓我折服的是他表演「矇眼解方塊」。他說矇眼難度較高,希望觀衆幫忙凝神屏氣,他才好專心。天啊!還是對時表演 - 完畢!精彩萬分!約略1分30秒的時間,矇著眼他竟然不須仰靠顔色的視覺記憶,顔色的邏輯分解,搞定!原來「方塊高手」都會運用個人智慧挑戰方塊。這裡,他等於給每一格一個字母,由字母組成字,由字組句,所以可以不靠顔色視覺邏輯分解!太優秀了!

左上方這個「方塊」奇妙地清一色,每一格大小不一,昨天也出現在他的表演檯上,表演完畢,到他桌旁,我請他把這個模樣滑稽的方塊表演給我看 - 孩子!你真真精彩,不到六十秒的時間,完成(如左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