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08

通往共產主義的道路?Wege zum Kommunismus

紅色招牌抗議一個新成立的黨派「Pro Germany」,
抗議他們製造仇恨。(2011年議會議員選舉,照片來自TAZ)

臺灣剛經過五都選舉,選舉結果最終雖令國民和民進兩黨都失望,但是臺灣選民和選舉操作在在顯示優雅的民主風度。雖然有槍擊案件,但是選舉卻成功地避免被槍擊事件綁架 – 可喜!



反觀德國面臨2011的七都選舉,今年的選舉絕對清算過去數年的政治乏力,以及與基督民主黨(CDU)聯盟的自由民主黨(FDP)黨主席 Guido Westewelle 連連嚴重失誤,從高過14%進入執政至今,目前已大幅滑落僅剩3% - 不到5%就根本進不了聯邦議會,成了可憐兮兮議會之外的街邊反對黨。



除了貴為聯邦德國副總理,外交部長且身任FDP黨主席 Westewelle 的小丑形象被德國國民嗤之以鼻,如同《時代周報》作者 Bernd Ulrich 2011年1月5日的首頁評論寫道:【今日的自由民主黨面臨世界形勢和當今社會問題一籌莫展,毫無解決方案:譬如


1.一個被力大無邊無政府主義的互聯網系統和被狂野股市架空的國家政體,「自由」還能被視為社會福祉的政策主題,「自由」還能被視爲政治運作的最終保證嗎?』


2.所有德國的民房街道任意被攝像置放于互聯網(Google Streetview)能被看作是「自由」行爲,還是人民必須有權利做決定,自己的街道民房是否出現在互聯網上,才叫做「人民自由」?


3.開放允許改變基因種子的農作物叫作「自由」,還是保障環保農民的有機農作物免於受到四處飛揚的改變基因種子侵蝕,才算「自由」?


4.自民黨黨員贊成《維基解密》取奪強國霸權的國家機密,還是應該贊成保護國家機密?


5.為德國回教少數民族爭取權利才算「自由」,還是該為「不自由的回教徒」爭取「自由」?


6.贊同銀行繼續發放高階經理巨額獎金才夠「自由」,還是該要保障金融市場免於銀行家的貪婪吞噬?】


這些棘手的問題可能其他政黨也莫衷一是,但是一事無成卻是荒蕪政績明顯擺在眼前!


晨間吃早飯時,通常會邊聼 Info Radio 報導一天大事。竟然「Kommunimus(共產主義)」一字,飄進耳際?!久違了!德國統一以後,我就再也沒有聼過這個字了,可惜的是,這個字老是出現在那個「四不像」的中國社會,喊自己是「共產黨」也不心虛的厚顔民族。


於是,我仔細聼,原來廣播不僅報導今晚在 Urania-Haus 有一場討論,討論針對著述人:左翼黨 DIE LINKE 兩位黨主席其中之一 Dr. Gesine Lötzsch。她的言論「通往共產主義的道路?(Wege zum Kommunismus)」如同一枚炸彈墜落德國社會,硝煙四起。


於是我點擊 Lötzsch 的網頁,尋找這一篇文章。找着了,同時還找到左翼黨面臨今年七都選舉的「選舉政綱」。


耐人尋味,左翼黨這麽大膽的政治舉措?!


但是,更讓我興奮的是 Lötzsch 追尋的是 Rosa Luxemburg 羅莎•盧森堡的思想(維基百科:生於1870年3月5日,歿于1919年1月15日,德國馬克思主義政治家、社會主義哲學家及革命家。德國共產黨的奠基人之一)。


啊!吾心雀躍!德國終于有改革運動的聲音出現!

「選舉政綱(Wahlprogramm der LINKE)」http://www.gesine-loetzsch.de/politik/presse_echo_2011/201101/#c3688

「通往共產主義的道路?(Wege zum Kommunismus)」http://www.gesine-loetzsch.de/

http://www.spiegel.de/video/video-11027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