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13

德國女總理渴求同情心 Die Bundeskanzlerin bittet um Mitleid


Szenen einer Ehe - MyVideo



上面這個錄像我在除夕聚會上心理醫生的「視覺貢獻」上看到,笑翻了!一位胖女士坐在沙發裏,另位瘦高男士在廚房裏忙瘋了。
他問:『喂!妳在幹嘛?』
她說:『沒事!』
他問:『啥事都不幹?』
她說:『嗯!我坐在這兒!』
他問:『妳在計劃什麽嗎?』
她說:『沒什麽特別的。』
他說:『做些事前計劃嘛!對妳絕無損傷!』
她說:『不用,謝謝!』
他說:『我打電話給内閣!』
她說:『不用!』
他說:『可是要計劃,就需要内閣啊!』
她說:『但是我沒有要計劃什麽呀?!』
他說:『妳剛剛才說妳在做一些計劃!』
她說:『沒!是你要求我要做計劃!我沒說!』


這樣一來一去一直到令人忍無可忍,畫面出現,原來是綠黨的選舉廣告:『阻止這一門婚姻!』基民黨和自民黨的聯盟讓聯邦德國沸騰翻滾了!



好笑的是本週的明鏡周刊,進入七都選舉的德國,首先就報導DIE LINKE 左翼黨的混亂。通往共產主義的道路是一條死胡同?接著SPD社民黨,到底誰是老大還搞不清楚之時,長江後浪推前浪之勢自在難免。然後 – 就沒有了。自民黨那麽濫的民調,罷了!沒啥好報導;綠黨,一路挾人民之最愛的光環,也沒啥好報導。那 – 最大執政黨呢?CDU 基民黨,身爲黨主席,且貴為聯邦德國總理的默克爾?竟然姍姍來遲,終于出現。但不在「政治專欄」,而是出現在「社會專欄」。2011年1月10日這篇專題「Die zerhackte Zeit 被砍斷的時間」(《明鏡周刊 Der Spiegel 》道出這個社會的緊湊、逼迫。這篇訪問了一位南德報記者、一位聯邦議會會員、前SPD黨主席兼議會領袖Hans-Jochen Vogel、和Merkel默克爾及她的新聞代言人Seibert,當然還有一位腦部權威研究教授。說的是政治人物如何被科技、全球化、政治經濟多元化而追逐,他們 - 疲於奔命!這位腦部權威研究教授説明若是人類被數據、科技、多元化環境追逐,疲勞轟炸的後果,形成「idle啥都不做!」的徵象!


最後竟然出現默克爾的自白:『最大的錯誤是跟自民黨的聯盟合約,那包括酒店優惠稅務政策、跟原子能源厰的決策、、、』我是不是眼花了?只能說這位尊貴的德國總理真的啥都沒做!原因我必須了解嗎?這位總理的身段進入選舉年可以如此之軟,企求選民的諒解?!

我若諒解,意味 Business as usual!一個只在意「寶座」的人,豈是德國民族的領袖?!


最近才出現臺灣之恥,新聞成了「有償新聞」政府黨派跟報紙買版面,出現似是「報導」實是「政府廣告」的醜聞。才數年前,臺灣被美國的新聞協會選為最佳新聞自由國度,如今竟然如此不堪?!


這篇明鏡報導讓我深刻懷疑,這篇報導意欲爲何?難不成也是個臺灣版的「有償新聞」?『啊!政治人物也是人,我們都被科技和地球多元化綁架了!』多年的一事無成,現在的泥鰍告饒?!


明鏡網今天登出的標題:《Die Panne Republik 意外連連的聯邦德國》該是對執政政府最好的清算!
http://www.spiegel.de/politik/deutschland/0,1518,738935,00.html

2011年1月25日

《亞洲周刊》年末

選出的漢字代表是「火」字
選擇的標準該是來自
各種正面和負面的社會事件
主編道出直接聯想來自
上海靜安區的那場大火

德國也為年度選字
但是選得是「非字」

這個行動成立于1991年
一年一度由
法蘭克福歌德大學主持
重點在選出
具有爭議性的公用語言
這個行動訴諸全德公民
檢舉人來自政治、行政、經濟
技術,科學,文化機構和媒體

檢舉什麽樣的字呢?
譬如聼起來很負面的字
或是與事實真理相悖字
甚至違反人性尊嚴的字

一個獨立的陪審團
由四位知名教授組成
另外兩個席位
每年由語言學領域
尋找出新代表生成

從1123封檢舉信
篩選出624個「非字」
經過公開演講探討辯論
最後投票選出,結果是:

第一名當選的「非字」
是默克爾女總理(CDU) 創造的
「Alternativlos 」 沒有選擇餘地
既然沒有選擇餘地
就沒有討論的必要
更無須與之辯論
女總理反覆使用這個「非字」
導致公民社會「政治疲怠感」

第二名當選的「非字」是内政部長
Thomas de Maizére (CDU) 創造的
「Integrationsverweigerer」-
拒絕融入社會者
這個「非字」既缺乏數據
來證明使用的正當性
又缺乏政府自身反思
何況沸沸揚揚的公開爭論
一致抨擊的是聯邦政府
至今的融合施政是失敗的

哇!恭喜CDU基民黨
一次小小選舉就連中兩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