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20

頁頁台北?Every Page is Taipei!


可看過《一頁台北》

華裔導演陳駿霖Arvin Chen的佳作,影片監製人是德國知名導演Wim Wenders。《一頁台北》獲得 2010 年柏林影展的最佳亞洲電影獎。這部電影是如此盡乎其境的寫實,把臺北的人情味拍了個足、拍了個夠之餘,盡是詼諧、幽默、窩心的傳達 – 純粹從電影藝術來看臺灣,從侯孝賢的《悲情城市》到陳駿霖的《一頁台北》,台北人脫胎換骨啦?!悲情不再、人情有加!


而這一頁台北也就是我今晚的經歷 – 當然沒有那麽精彩,但是同樣地貼心。

這裡的生活永遠不夠好,前進呀!

離我在台住處不遠正是精彩喧鬧的東區市場。大事辦完出了地鐵站,我好心情地悠悠哉哉往頂好市場的方向逛去。眼界之下,物品呵物品,屏幕隔著屏幕就是兩個店面,各自溢滿千百種物品。人類怎麽可能需要如此之多的物品?

傍晚時刻、各色小吃四面八方地飄香撲鼻。眼光才剛從一個窄巷收回,又急忙投射回去:啊!大腸麵線!居然還有肉圓!好,今晚就這裡。

把板凳挪至老闆攤位面前,穩當坐下,點好食物。天呀!飢餓的人類怎的就此開始數倍翻?

『老闆,一個甜不辣帶湯、一個肉圓!』

『ㄟ!兩個豬血湯!』

『我要大腸麵線跟一個肉圓。』

突然站在我身邊的女孩說:『ㄟ,我要去西門拿照片。』約30 秒後,竟然是操刀的老闆娘回話(原來那是她女兒):『幹嗎跑那麽遠?』

『對ㄚ!那邊都可以讓人家選照片,也不催人。嘻!我要洗的照片其實只有五張ㄋ!可是他們都無所謂。』

媽媽無言、、、接著説道:

 『等我賣完,妳再去取,回來我收好攤,一起回家吧!』

我突然問:『妳放暑假嗎?』『對ㄚ!』我續問:

『妳幾年級?』她沒意識地囘說:『高二!』

我心裏兀自在想,這個女孩真個好樣兒,暑假幫媽媽經營小生意,媽媽一臉神情敬業專注。女孩短髮戴頂帽子,挺乖巧地。母女臉竟然有幾分相似。

『來,這碗豬血湯妳給那位阿姨端去。』女孩旋即回到媽媽跟前(我的身邊),噗哧一笑:

『人家哪兒是阿姨?!頂多是個姐姐,哈哈!』

終于我的食物來了!啊!那當然是大腸麵線!

吃的汗流浹背的我突然聽到手機鈴響,站在身邊的女孩按鈕、讀了一讀她的手機,這個時候客人越來越多,同時身邊女孩突然說:『哇!教日文ㄝ!』然後身邊女孩對母親說:『妳自己來說,我不敢!我不知道要多少錢!』

這時面對眾多客人的母親滿足客人各項需求的同時,頭斜歪著,用脖子夾著女兒的手機,展開一段「專業對話」、、、

『我們想學日語,我孩子怕學了考不過丟人,ㄚ – 妳的專業是、、、』手盛大腸麵線、、、

『請問老師教學資歷有多久了?』接著叉、叉、叉、剪開肉圓,

『地點呢?可以在老師家嗎?』給人找錢、、、

『對呀!我們做生意離不開,現在又忙到不行,我 – ㄟ – 晚上9:30跟妳打電話約時間好吧!』伸手拿塑膠袋,包兩盒麵線外賣。

電話結束,我還在吃我的大腸麵線和肉圓。攤位媽媽突然開口對女兒說:『日本人好,找個日本老公好。』

至此,街邊這一幕的人與情就很透明了。不是嗎?如同《一頁台北》片中經常在父母麵攤幫忙的小凱(姚淳耀飾),一心一意自學法文,期待有朝一日追隨負笈巴黎留學的女友。華裔導演陳駿霖說他自幼在美國長大,前幾年回到台灣立刻愛上了這個地方,於是遷囘台灣長治久居。他百思不解,爲何大多數的台灣人,總是汲汲於留學、移民?

爲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