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15

突尼斯人民呐喊了!神州呢?

突尼斯暴動,推翻獨裁:一張示威牌告示
“Have you ever seen a president who treats his people like idiots!!!”

鋪天蓋地的新聞報導:突尼斯總統本阿里已經逃往沙特阿拉伯避難。突尼斯發生血腥抗議活動之後,擔任突尼斯總統23年的本阿里辭職並於週五乘坐飛機逃離突尼斯,前往沙特阿拉伯避難。



上面的照片來自明鏡網(Spiegel-Online)。示威告示牌寫著:“Have you ever seen a president who treats his people like idiots!!!” (你可曾見過任何一個總統把他的人民視作白癡?)。


必須囘覆這位突尼斯示威者:『有!我見過!』這句話只須改一個字,把「總統」換成「政府」:『你可曾見過任何一個政府把他的人民視作白癡?』。不同的是突尼斯人民站起怒吼!


下面這篇新聞來自德國之聲中文網(Deutsche Welle):


河南一農民因逃“天價過路費”被判終身監禁


(據法新社消息),在中國各大網絡間引起爭議的“河南農民持偽造軍車牌照拉沙子案件”最終塵埃落定。 河南平頂山中級人民法院以詐騙罪判處時劍鋒(音譯)無期徒刑。

這位河南禹州的農民利用偽造的兩套軍車牌照拉運沙子,以達到免費通過高速公路收費站的目的。 他在8個月內“免交”了42萬歐元(約合386萬元人民幣)的過路費。

這一判決招致了互聯網網民對如此“天價”公路費產生了質疑:時劍鋒在8個月的運沙過程中獲利20萬元,而過路費則要交納300多萬元。

來自德國媒體各方的報導,可以總結突尼斯人民發出怒吼的原因:

1. 在沙哈拉的酷刑監獄:

廖亦武的文章也曾經描述過神州的「古拉格監獄」的《塔里木河》,描繪死囚困境的《死刑犯的話》。我最難忘的是他對「小間」監獄的描述:從字義上就可以想像「空間極小」,多小呢?基本上人被關進去,只有兩個姿勢:躺著,或是蹲著,沒有窗戶,不見天日。有些人被關在「小間」十來年。廖亦武說:『人進去前還是黃種人,出來後成了個白種人!肌膚白裏透明,血管筋脈清晰可見、、、』這也是我崇拜這位人道作家的地方,他總是用絕妙幽默的文字,淩厲描述酷刑慘狀。

2. 謀殺與政府「異見者」
有別於羅莎盧森堡抨擊列寧專制,為「異見者」要求政治自由,神州從1949至今多少「異見者」的亡魂飄零?或是被打入秦獄,酷刑折磨。


3. 嚴重貪腐

貪腐?神州黨員絕對媲美突尼斯政府。應該共同召見進行切磋,如何達到最高度的貪腐藝術,啃盡奴役白癡似的人民,以集貪腐之大成為楷模!

4. 失業率已達13%,大多數是年輕人
這是直接導因,得到良好教育的青年卻在社會晃蕩,找不着工作。

5.物價嚴重上漲
更有甚之,都失業沒有收入,還要面臨物價上漲!最近看到杭州物價竟然高過美國波士頓的物價,令人咋舌!

突尼斯人民呐喊了!神州呢?

《如果遠方有戰爭》- 余光中


余光中也禁不住
輕輕呼喚:

「遠方的革命,

中國人應該掩耳,還是
慚愧地傾聽?

應該掩鼻,還是
呼吸那些揮之不去的期望?」

阿拉伯人民站起來了!
Arabien steht auf

自從2010年12月17日
一位突尼斯菜販引火自焚
這一場大火就燒遍阿拉伯
由東至西敍利亞、約旦
葉門、埃及、突尼斯
阿爾及利亞暴亂頻仍

這些日子伴隨所有
阿拉伯世界革命人的
是那首抒情詩《革命》
「致給天下暴君」寫于1933年
是突尼斯詩人寫的
Abu al-Qasim al-Shabi
(1909年至1934年)
他是20世紀初帶領
阿拉伯世界走向現代的先驅:

致給天下暴君

沒有正義的暴君們
黑暗是你們的情人
生命是你們的敵人
無辜人民的傷口
任由你們嘲笑

你們的手
沾滿他們的血
你們持續向前
扭曲生活的魅力
而悲傷的種子
撒落在你們的土地上

等等!
別被空中春意或
晨曦光澤欺騙
因爲黑暗,雷吼
狂風即將從天邊升起
來勢洶洶直逼接近

當心!
骨灰下面燃燒著烈火
誰種下荊棘
必結創傷的果
你們斬下群衆之首級
也就斬斷希望之花朵

你們喝下
灑在沙土的血水和淚水
吸盡飲盡滿滿,直到
赤血風暴捲噬你們
熊熊熾火燃燒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