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10

21世紀 The World We are in

情不自禁地懷念冷戰時代


柏林圍牆倒塌前
那時有很清楚的人文價值
那時有很清楚的世界秩序
二十年前
喜悅生活在鐵幕之外
美好前程也是即將開創的未來
然後,很短、很短的“大同世界”光束
蘇聯瓦解
東歐統合
接下來亞洲韓國金大中的陽光政策
中國呢中國?期待呀!
好像,人間價值就要在瞬間融合!

然後,以爲踟躕在“大同世界”門檻刹那的我們、、、
就在911的恐怖災難
就在當今金融災難中
被擲回時光隧道的不知名某處

如何步步爬回一個主義?
如何步步經營人類信心?
那份曾經的篤定不再
這艘人類的船
航期突然不知
目標突然混沌、、、


這樣走過人生半百
希冀享有成果
面對張開雙臂擁抱未來的孩子
面對颶風、土石流
面對不再順應的天候
面對股票指數的滑落
面對滔滔逐流的各般主義價值
似乎只能 – 亦浮亦沉
聽政客說
聽銀行家說
聽氣象局說
聽誰說呢?


耳際又響起齊豫好聽的聲音
每個人心裡一畝一畝田
每個人心裡一個一個夢
一顆芽一顆種子 
是我心裡的一畝田
用它來種什麼 
用它來種什麼
種桃種李種春風
一個不醒的夢、、、


跨過年的明鏡報導:
Philipp Blom 據説是個對世紀初有見識之人
他寫過一本書《蹣跚洲際》描述1900-1914的歐洲
他是這樣描述那些年間的


“速度加快了
更多發明了
特別是汽車、電話
把生活密集化也迅速化了”
“Neurathenie” 是那個時代的病徴
今天人們稱爲 “Burn Out” (神經衰弱)
但是把那個時代和21世紀作個比較
Blom 說那是個“充滿希望”的年代
人們盼望一個富裕、公義、平易的社會
然後世界大戰發生!


這兩個時代的差異在“希望”!
面對21世紀的開始
鮮見人類希望的光束
Blom 很悲傷地說:

“Wir wollen keine Zukunft,
wir wollen eine Gegenwart, die nicht mehr aufhört.”

人類不需要未來
人類要的是一個永無休止的現在
不是因爲“現在”魅力無窮
而是因爲“恐懼”災變無常


所以進入21世紀了
我饒富興趣地觀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