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29

黨的意識形態:《大國崛起》和《建國大業》

我的思維不在北京,卻總也被世界媒體帶向它、、、

啊!忙碌的六十國慶終于過去,鬆口氣,北京老百姓又可以上街買菜、買刀,正常過日子啦。

討論最多的就是國慶檔期盛大公映,黨的政治宣傳影片《建國大業》。百多巨星(章子怡、成龍)爭先恐後誓死無酬爭取到一個角色來演。

呵!人怕不出名,豬不嫌己肥啊!

接二連三的大型電視、電影劇作,令人對共黨“影視”的政治功能狐疑不止。譬如上一部《大國崛起》。當時我買了DVD,也連帶地買了這本書。

從葡萄牙、西班牙、荷蘭、英國、法國,看到德國,才覺得苗頭不對!共產黨想要糊弄我別國歷史,我還懶得費力氣去研究,説到我挺熟悉的德國,不計較不是存心讓它糊弄?!不看了,先搞清楚!




影片說德國十八世紀的統一主要是一位人士的功勞 - 那不是俾斯麥嗎?,中央電視台當然不會那麽沒知識,連俾斯麥都不提?!提是提了 – 但主要功勞卻在俾斯麥之前一位叫做Liszt的人。Franz Liszt?那是著名鋼琴作曲家啊!不是那位鋼琴作曲家,這位同姓李斯特的人士全名叫作“弗里德里希 李斯特”非常有使命感,遊説諸侯各國撤除關稅,貫徹經濟物通,當時最大邦國普魯士同意了以後,就為統一大業鋪好道路了。

抄錄此書254頁的一小段(如上面右圖):“關稅同盟擴大成爲國内市場,小德意志①地區的經濟同普魯士逐漸“一體化”,奏響了德國統一的序曲。19世紀初,遍佈德意志境内的關稅和地區水邊界綫,如同束縛人手腳的繩索,使交通幾乎陷於癱瘓。1819年4月,來自符騰堡一個工人家庭的年輕經濟學家弗里德里希 李斯特(1789~1846年)就明確提出了建立關稅同盟的建議,指出:只有廢除内部關稅,建立一個全聯邦的統一稅制,才能恢復國家貿易和民族工業、、、“

又如255頁“正如李斯特預想的那樣,到19世紀60年代,關稅同盟地區已經形成了共同的經濟生活,完善了共同的語言和文化。經濟的統一為政治的統一奠定了基礎。德意志民族統一的核心力量日漸形成。、、、”

問了幾位德國學者個個霧煞煞??!沒聼過有這麽個人物Liszt,也沒聼過有這檔子事兒?!

不甘心,哪有如此厚顔杜撰西洋史的政府?我上網找,找到一個中文簡體不知名、不嚴肅的網頁“ido”有類似但並不完整的敍述,說這位主要完成統一的德國人名字是“弗.李斯特”,還說資料來自《李斯特的经济理论及其现实意义》- 朱登潮。誰是朱登潮,再繼續搜索,原來朱登潮是河南省安陽師範學院的副院長,天呀!還是不甘心,開始只用德文進行搜索、、、這囘有意思,出現一個網頁和相關敍述的一行德文,點擊下去就卡住進不去了、、、

結論?瞎謅!根本沒有這囘事兒!

那中央電視台的《大國崛起》爲什麽要這麽糊弄拍製德國歷史,愚弄神州人民呢?難道要影射跟大陸跟台灣的策略關係?經濟統一,再來政治統一?!若是如此,爲什麽共產黨不能大大方方地說希望用這個方法與臺灣統一,爲什麽要捏造西洋史,杜撰一個“德國李斯特”?

好,爲了這個折騰人的六十國慶,又來了一部大型製作《建國大業》。沒興趣看,當然沒的立場指出批評。所以這裡彙總引述《亞洲周刊》的林沛理和美國《Times 時代周刊》的Zoher Abdoolcarim的評論:

最受爭議的是「有一幕寫毛澤東、周恩來、朱德與一批開國元勳節節勝利之後入城,卻周圍也買不到香煙,因而明白到日後必須弄好經濟,並自認對經濟一竅不通」。

Abdoolcarim評論:
『中國六十年大約可分爲前後三十年。前三十年無止盡的反動革命和後三十年的漸進改革。後者為中國帶來前所未有的繁榮和有限度的自由,但相依隨的是鋼鐵僵硬獨裁體制之下敗壞貪腐和殘酷的不公平社會。今天的中國是諸端矛盾的綜合體:暴富和赤貧、開放又封閉、自信而沒有安全感。但不管今天的中國是什麽,它絕對不是馬克思主義,也不是毛澤東主義。

因爲共產黨的政權合法性幾乎完全建築在物質財富上,“共產黨”只是形同殘骸的名稱而已。所以它必須把光輝重新映照在過去,才能合法化現今的政權。所以完成建國大業的毛澤東沒頭沒腦地突然“需要一套資本主義來供應他香煙”。要透露的訊息是:毛澤東在共產黨的旗幟下,功過一世完成統一神州大業,但是他卻不諳經濟。搞經濟是今天共產黨的功勞,打造出一個“新新中國” – 現代、強大、恐怖。』

Abdoolcarim,還舉例多處討論此齣“政治劇”,沒有價值的東西,我們就不花時間探討了。回到今日共黨挾持影視功能的政治目的。

影視 – 是共產黨對民衆洗腦的不二法門!而歷史就淪落成一齣“劇本” - 不論西洋史,還是中國史!

任何有良知的政府,難道不是為國家未來的康莊大道,為鑒古知今的民族使命感,嚴肅地延請專家學者(兩岸三地)鑽心潛研、集思廣益?難道不是鼓勵知識人擔負起民族命脈,探討歷史、面對歷史的時代責任?

慶祝中共建政六十週年是一台大戲,真正的主角不是集軍政黨大權於一身的胡錦濤,也不是退位多年、在「十一」大典上亂搶風頭的前國家主席江澤民,而是死去已經足足三十三年建立新中國與締造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人毛澤東?!

一個有良知的政府,怎麽可能讓毛澤東魅力的迴光普照神州?如同林沛理所言「今時今日歌頌毛澤東已經變成一種需要運用鋼鐵意志去完成的高難度行為。不是嗎?除非你對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這兩場近代中國人的大災難以及毛澤東在其中扮演的關鍵角色一無所知,否則你又如何能夠聽到別人高呼“毛主席萬歲”而不發一聲冷笑?」

就是這一份心虛,緊緊手握政權而不顧民族使命的心虛。可笑滑稽地強硬捏造歷史,歷史讓“編劇”來寫,讓“演員”來演。共產黨何須要學者來攪事?共產黨自己就是“學者”。

不是前些時候《BBC中文網》才報導中國人民大學校長紀寶成指出:「中國最大的博士群體不在高校,而在官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