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31

德國大選2009


Süßes Herz von Karl Marx 馬克思的甜甜心一文中,最後寫的是馬克思的一生記事。其中記載「1875德國社會工人黨透過兩個社會黨的合併而創立。馬克思寫下20頁嚴肅批判綱領草綱錯誤觀點的《哥達綱領批判》」,這就是德國今天社會民主黨的前身。


能想像134年之老的黨在2009年的大選選票滑落之慘,面臨建黨以來最大的危機嗎?



德國兩大人民黨派:社會民主黨(SPD)和基督民主黨(CDU)。一左一右,維持了一個民主國家正常的“執政反對”運作。這兩大黨派隨著冷戰解除,柏林圍牆倒塌而開始政治立場模糊。SPD一向是工人階級貼心的黨派,CDU則是企業階級貼心的黨派。德國壽命最長的科爾總理 – 也是統一總理下臺後,德國的政治生態開始迅速變化。左或右的執政需求已經不存在,中產階級的需求才是訴求。於是兩大人民黨派開始往中間道路挪移。突然歐洲的政治生態從英國、法國到德國,大談“中間道路”。


這意味著所有政治黨派的訴求同一,沒有新意。而民主制度下的執政永遠是以大多數為取向。票源決定了上一任的兩大人民黨派大聯盟。那時的SPD還擁有基本民衆基礎。大聯盟執政的強人其實都是SPD的譬如財長Steinbrück和外長Steinmeier。面臨2008的金融危機,一連串的紓困營救政策,全部來自SPD的智慧和經驗。女總理好似傻掉了一樣,反應總是慢半拍,語言總是模糊不清。


SPD爲了改革黨派,走上了中間道路,卻不似CDU走上中間道路那麽輕鬆。也就是前總理施洛德的“2010議程”,造成SPD黨員的大流血。雖然這項政策把德國經濟塑造成全球出口之冠,失業人口大幅降落,但 – 最後竟然是SPD要為這場盛宴買單。


2009爲了讓SPD好看,選民不去投票,或是投給了另外三個小黨(FDP自由民主黨、Die Grünen綠黨和Die Linke左派黨)。這樣,SPD成了反對黨、、、


今天國會選出默克爾二度成爲德國總理(大選選的是執政黨)。她,生長於東德一個神父家庭(黑五類),取得物理博士,一路提拔她的科爾最後因爲武器軍售醜聞,敗在她一篇登在《法蘭克福匯報》聲嘶力竭的文章裏,這樣一路爬上巔峰成爲德國史上首位女性總理。她的背景可以媲美奧巴馬的出落。大選日揭曉之後,女總理對著麥克風無法掩飾她内心的喜悅歡呼:“我,我是全德人民的總理”。她當然刻意要模糊掉她的東德背景,但是 – 不可否認,德國的政治在這裡絕對呈現了一番不凡景象。


雖然我對未來的四年不抱希望,但是不得不承認,這句歡呼象徵的意義。


想像可有這麽一天,有一位領袖站在中原之土的臺上,大膽宣稱:“我是全中國的總統!”可能嗎?我可以斬釘截鐵告訴你:“絕對不可能!”想知道爲什麽嗎?因爲東德從來沒有進行過那麽瘋狂閹割文化的運動過,雖然德國東西融合二十年後至今依然是個議題。但是屬於東、西德人性的價值接連得上。


當兩個政黨訴求相同,那 - 誰在中間道路上執政都可以,不是嗎?一個社會必須給予每一個生而平等的個人相同的機會:教育、醫療、工作。


今天的德國社會貧富差距越來越大,富裕或貧窮成了可以遺傳的東西 - 意味著教育和醫療的公共產品對於富人窮人的可得和不可得。富家子弟自然得到較好的教育、完善的醫療、也比較能夠擁有較好的工作,這個循環導致一個社會的逐漸漠然、冷淡,努力何用?沒有出頭機會的社會如同死水 - 而,不可否認,SPD社會民主黨,特別是施洛德的政策,到2009年終于顯示出非常負面的結果 - 即便它曾經短暫地發光發亮、、、


如何造成一個平均社會 - 是這個政府的使命。可惜這個執政政府不讓人看好啊!瓦解的SPD,如何東山再起?


這裡,我又想起中國古老智慧:早在两千五百年前,孔子就说过“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蓋均無貧,和無寡,安無倾。”


中國 - 不是同樣的問題嗎?


古老智慧,千年適用!


後記:
這次德國大選受重挫的是德國的兩大人民黨派。不只社民黨SPD,還是女總理自己的黨派基民黨CDU。真正的大贏家是自由民主黨FDP。大量SPD和CDU的選票湧向FDP。執政太久,執政者眼中只有經濟成長的統計數字,競比對象都是國家對手,久而久之,離開本國人民越來越遠。


而這個十多年來以空洞政見馳名,被德國知識界、政治界嘲笑,得到大選佳績,於是得以跟女總理的基民黨CDU結盟執政的自民黨,並非載負了選民的期望,他們是選民發洩的結果。


FDP自民黨主席成了德國的外交部長!!Guido Westewelle,大選揭曉面對國際新聞會代表德國的他,馬上當場就教訓一位英國記者(因被要求用英文回答問題):“在德國,我們只說德文!!”之後,全民譁然,youtube影片到處流傳。


根據既有歷來的笑料經驗,今天的德國外長,絕對還會為這個國家帶來難堪的笑料、、、德國選民 - 知道自己做了些什麽事嗎?當然!所以 – 今天以多國語言製作的德國國家廣播和互聯網播放網站“德國之聲中文網站”就作出評論:“女總理二度當選就是她總理職位結束的開始。”


一個政府要多麽不負責任才能砸進銀行5000億歐元,接著競選時逢迎選民高喊減稅政策,砸錢之後還減稅? – 就是説吾人孩子承擔下負債,爲了2009年的危機和大選,接下來孫子輩繼續還債。這兩天聯邦各地地方政府,面對新成立政府的執政宣言反對呼聲極高。


我呢,我前天打電話給我的德意志銀行顧問,堅持所有帳戶跟“不明”金融業務脫鈎。我這麽個小小馬鈴薯,所面臨的世界讓我只想脫鈎、、、


喔,今天一早柏林Info Radio就沸沸揚揚地報導全德最大郵購公司Quelle破產管理政策,將於今天到聖誕節在網上優惠出售價值1700萬的貨品。當天消費者趨之若鶩造成Quelle公司網站的停盪。我問老公可有興趣?他反問:“有需要嗎?”。


破產來自於經濟危機之下的德國零售業深受重創。 2009年9月1日,德國最大的零售業巨頭之一Arcandor集團所在地——艾森市的地方法院正式啟動了該公司的破產程序。這也是戰後德國歷史上最大的一宗破產案。Arcandor集團的經營範圍涉及零售、寄售、旅遊業等多個領域,擁有僱員9萬多人。旗下眾多子公司當中,最著名的是德國最大的連鎖百貨商場Karstadt,在全德範圍內共擁有90家連鎖店及3萬8千名員工;此外還包括德國最大、歐洲第二的百貨商場-- -西柏林號稱全歐最大的百貨公司“卡迪威”(KaDeWe),以及德國最大的郵購公司Quelle等許多著名企業。


我想到跟朋友聊天說到的兩個字“放下” – 放下什麽呢?
放下 – 個人計較?
放下 – 工作競爭?
放下 – 家人牽繫?
放下 – 物質欲望?
不管討論“放下”的議題是什麽,我相信重新思考“放下”是一個蠻好的練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