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14

西藏《天杵樂隊》Tibet Vajara

西藏第一支搖滾樂隊:《天杵樂隊》
The very first rock band in TibetVajara》
吾友呵!

坐在語堂故居「有不為齋」的小陽臺上,聼妳眉飛色舞地傾吐妳接下來的抱負:製作一部地下搖滾音樂史的電影。我毫不思索地接口說:『那非要介紹天杵樂團不可』。博學多聞的妳揚起眉毛問:『沒聼過呢!那是什麽樂團?』。聼我簡略地介紹了《天杵》的背景之後,妳的反應讓我嚇一跳:『那 – 我的電影甭想在大陸市場賣了!』這種「自我反射式」的政治自律自約在藝術創作領域起到如此有效反應,令我不得不讚嘆鴨霸共產黨的威權威力!!但是我當然尊重藝術創作者的原創意念,所以不再多言。

沒想到作別了妳,作別了臺灣,竟然接到妳的詢問:『我上網找哪裏可以買到《天杵》的音樂』。如是,暗喜伯樂知音之餘,勾起了我無限的思念:


認識這個樂團是2005年,在札西的車上…

馳騁在藍天白雲一望無際的高原上,札西用著他濃濁的國語翻譯歌詞給我聼、、、

這個樂團的其中一名樂手 - 一位德語導遊是札西的朋友。札西把這個樂團介紹給我後,我就深深愛上了!搖滾搖得粗曠,粗曠中帶著濃濃的藏俗風情,下面是我上網找來的資料:

《天杵》第一張專輯
【由老闆、教師、演員、導遊、審計員組成的“天杵”樂隊,成立於1998年,由六個藏族年輕人組成,他們當中音樂科班出身的僅有两人,鼓手旦增達娃和貝斯手扎西平措。據了解,旦增達娃是樂隊的老大,自小熱衷於摇滚樂,有“西藏摇滚樂第一人”之稱。他具有張力和衝擊力的摇滚,是力量和鋒芒的象徵。受搞藝術的母親影響,旦增自幼喜爱音樂。1993年,他在中央民族大學舞蹈系學習期間,接受系统的音樂與舞蹈訓練的同時,被崔健摇滚的音樂語言打動,繼而喜歡上了這種被稱爲平民音樂的韵律形式。

畢業回拉薩後,旦增為普及推廣音樂而忙碌起來。他首先準備用自己的勞力所得開辦拉薩第一家樂器專賣店。為籌措資金,他先開了一家音樂酒吧,這家拉薩市第一家音樂酒吧在藏族年輕人當中引起巨大反響。

天杵樂隊至今已創作了20多首歌曲,大體可分成三類:一是物質世界對内心世界的衝擊,二是對傳統價值觀的質疑,三是用摇滚節奏詮釋藏族民歌民樂。旦增說:『在西藏傳統的價值觀念裏,總是讓人們相信來生來世。天杵就是要用音樂質問這種觀念的真實性。』

在藏傳佛教裏,天杵是一種降魔的法器。樂隊解釋:『魔由心生,要遏止的是人的欲念』。這支樂隊以此為名,顯然是代表著他們音樂上濃郁的本土特色。達娃表示:『天杵是定鬼神針,能打擊世間一切邪惡的東西,它外形的鋒芒及正義的作用,與摇滚樂的精神相符,所以我們選擇它作爲樂隊的象徵。』他們的第一首歌是寫给藏羚羊的。『我們没聼過藏語關於保護藏羚羊的歌。只有一個藏族英雄為它獻過身,就是索南達杰。2003年,天杵自籌8萬元,製作了一張專輯。『如果離開了這個地方,我們就什麽都不是了』 很長一段時間裏,天杵的知名度都只限於西藏本地,直到2005年在北京舉行的“迷迪”音樂節亮相。作爲西藏的唯一一支摇滚樂隊,他們更以藏語演唱的重型金屬摇滚,鎮住了在場的所有觀衆,從此一炮而紅。】

《天杵》第二張專輯
對天杵,我有著很深的情感。雖然Hard Rock也不是我任何時間都能聼,或都願意聼的音樂旋律;但,對天杵音樂發展的成長,我卻是意趣高昂!

天杵不理會内地各個音樂商的網羅,堅持唱自己的歌,用藏文唱!在政治干涉音樂的騷擾下,在經濟拮据的困境下,停寂了二,三年,所以,可想而知,當我2007年夏天在西藏阿里的獅泉河鎮發現天杵的第二張專輯,那興奮之情筆墨難以形容!

《天杵》總共也只製作了兩張專輯。因爲憂患意識唱出喚醒民族的搖滾熱情,最終竟然面臨被禁的命運。說是完全使用藏語作曲作詞,不過2007年出版的第二張專輯有一曲是用漢語唱的,歌名是〈夜色〉,或許《天杵》希望透過這曲〈夜色〉也同時喚醒藏語漢語的聽衆吧?!

〈夜色〉歌詞如下:

十點的拉薩進入了私慾夜
路上迷茫的人們迷茫的方向
濃煙侵襲著我們純潔的心
酒精吞蝕著我的靈魂
媽媽我的眼淚妳看不到
我已經被媚俗和貪戀俘虜了
午夜的街頭我靠在電杆嘔吐著
麻醉大腦的杜冷丁!
金錢與奢望腐蝕著少女的夢
虛僞侵佔著你們的樸實
媽媽我的眼淚妳看不到
我已經被現實和欲望擊敗了
黎明的陽光似乎把一絲陰冷留給
膚淺而又荒誕的我
我要撕開你虛僞的面具
我要擺脫這無聊的規則
我要發洩我憤怒的情緒
我要粉碎那欲望的牢籠

下面是《藏族音樂網站》http://www.25xz.com/Musiclist/cococmp3.cn_157.html?jdfwkey=ul9rv2)的鏈接,願意試聼的朋友可以進入網頁後,自行點選欣賞。

譬如《天杵》第二張專輯裏的〈母親〉是我的最愛。

<母親>
詞:天杵 曲:天杵

從拳頭那麽大
您歷盡千辛把我撫養
如今
我告别了您在異鄉
您漸漸變老
頭髮漸白
慈祥的母親
您的面容常浮現在我眼裏
我將會努力報答您的恩德

又譬如〈序〉只是一小段,專輯之首,從聼歌情緒上,可以跟專輯第二首<極樂世界>合起來聼,才情緒連貫。

<序 ● 極樂世界>
詞:索朗旺堆 
曲:天杵

以前,
萬物生靈和平相處,
共享極樂世界.
某一天,
人類就開始了佔有,
他們的欲望無邊,
以生存的幌子,
主宰了其他的生命.
以文明的幌子,
破壞了生態的平衡.
屠殺和破壞成了他們的娛樂.
不知何時
再能回到以往的極樂世界?

同時我收集了網上一些《天杵》的現場音樂影片如下:

<人生>

迷失在貪婪和欲望中的人啊!
你可知道"人生苦短"
時間如流水一樣不再回首
請和我一起來把愛心播種
如果我們在這短暂的人生裏没有能播種愛
那麽世界的美好因此會逐漸消失
我們生活的世界喲
只有愛才能使它美麗

<人生>




〈拉布達布〉是西藏民間傳説的一位小英雄的名字,他的英雄事跡,不得而知,但他卻是家喻戶曉,想就是善良,孝順,勇敢...種種美德啦!歌詞中,呼喚 「麻木的人群」為 「拉布達布」,意在喚醒現今茫然墮落一代的良知!

〈拉布達布〉

(此曲獻給:麻木的人群)

人云亦云
隨波逐流
拉布達布呀!
你把良知交給了誰?
那麽多人需要幫助
你墮落在何方?
這世界需要你做點善事
你又沉迷在何地?

這該是這世界上第一首保護藏羚羊的歌,來自遙遠的西藏高原。同樣保護西藏稀有動物的還有一部電影,叫做 《可可西里》,曾經在柏林影展上一展頭角,頗獲好評。《可可西里》在西藏的北部,人稱 「無人區」,有的是空曠,遼闊,草原,一望無際和這世界上唯一僅有的動物群….

聼那一聲歌首的槍聲,那是一個生命的倒下!
一些來自藝術工作者,對這個世界,微緲卻心靈偉大的貢獻、、、

〈讓我活着〉

藍天下可愛的大自然在蓬勃生息
可是一個叫"人類"的動物來了
他在殘殺那些可憐的生命
他貪婪的双手為這個世界帶來了血腥

(獻給正在遭受屠殺的藏羚羊們)

〈青稞酒謠

在盛產青稞的後藏
阿媽的青稞酒最香甜
如果你是他鄉的遊子
請來嚐嚐阿媽的酒
它會讓你感覺回到了家

天杵第二張專輯的第四首歌,取材于民歌進行改编

<美麗的城>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PYt369vGkYo/(點擊欣賞)

啊!美麗的故鄉拉薩,
坐落于供奉的酥油燈上

啊!美麗的故鄉昌都,
坐落于两江匯合之處.


啊!我美麗的故鄉安多,
坐落于遼闊的草原上.


遥遠的故鄉,
我心永遠牽挂著妳,

我美麗的故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