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28

2010 Berlin Musikfest Eröffnungskonzert 柏林音樂節開幕音樂會

Karikatur zur Urauffühung von Mahlers 1. Symphnie am 20.11.1889 in Budapest
馬勒第一交響樂曲1889年11月20日在布達佩斯首演日的漫畫海報
遠遠地就看到一大群人,走近看到許多人手持一張手寫的卡:『Karten gesucht 要票!』沒票要賣也沒票要買,疾疾走進愛樂廳 – 一片活絡等待美感的雀躍!朋友約見的喜悅,預約訂票的排列,紳士淑女的盛裝,一季的音樂節就從今晚開始!


尾隨著我身後而來的是前聯邦總統 Rau 的遺孀 Christina,想當然耳,柏林音樂節是由聯邦預算列支,自然許多政界人士也在被邀行列。



今晚的曲目:柏林愛樂交響樂團、Simon Rattle、前半段貝多芬第四交響樂曲、後半段馬勒第一交響樂曲。


好久沒聼貝多芬的樂曲,所以 – 美嘆之餘,真真無法說上什麽。第四交響樂曲其實也很少公衆演奏。貝多芬的每一首交響樂曲代表一個性格,可惜第四交響樂曲從來沒有被我特別鍾愛。


中段歇息過後,真真盼望的馬勒第一交響樂曲上場,我嚴重覺得今晚的馬勒被Rattlized。所以必須重聼一遍以了解嚴重的原因、地方和意義。今晚特別用心地傾聽,也因爲《時代周報Die Zeit》對琉森音樂節的阿巴多指揮這一曲的報導。


馬勒的偉大從他的第一交響樂曲就定格了。對大自然的樂符描繪,成了劃時代的音樂突破,前無古人,後繼來者。但 – 馬勒定了音!第一交響樂曲裏,傳統古典圍繞著主旋律的作曲方法,在第四樂章尋得 – 回歸第一樂章的主軸。但是在馬勒的其他交響樂曲就完全脫離這些定律了。


馬勒第一交響樂曲 – 「大自然之詩篇」永遠震撼!時而也有Bolero式的造勢。欣賞《時代周報》的比喻 - 「宇宙音符」!把宇宙和大自然用音符描繪出來,萬物復甦,一個永生不朽的春天!而事實上讓這位音樂詩人創造出這曲偉大樂章的動力,來自當時他沐浴在對一位女歌唱家 Johanna Richter 的愛慕熱情。


可不是?!「愛」永遠是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東西,有愛才有了生命!


後記:伴我們共進早餐的是阿巴多1991年現場音樂會錄音灌製的馬勒第一交響樂曲。ㄚ - Rattle 此曲的詮釋顯然較爲緩慢、細緻。呵!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