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15

Süßes Herz von Karl Marx 馬克思的甜甜心

2009秋季刊的《時代雜誌》標題:【歷史】
專題報導是【危機的預言家:馬克思】




一個大同世界如何能夠沒有馬克思的影子?

馬克思洞悉整個資本主義的運轉和承前啓後

2008/2009的金融危機造成一個海嘯幾億萬難民

任何負責的執政政府,任何有良知的學者知識人

如何能夠眼睜睜地看著全球政府被資本家綁架

相繼把下一代的資源作爲贖金
砸進市場名為『紓困政策』?
接下來呢?

難道人類洞悉的智力瀕臨極限?

難道人類生活的能力僵硬退化?


150年前的馬克思
就預言了資本主義的滅亡


這本秋季刊的《時代雜誌》標題:歷史
主題是馬克思,對應的是2008/2009全球危機
馬克思宣告了、被詆毀了、被驅逐了、被誤解了、、、
這裡選擇摘譯出《時代雜誌》部分内容:
1. 馬克思寫給夫人的情書
2. 馬克思名言
3. 簡述馬克思的《資本論》
4. 馬克思的一生記事

用馬克思寫給夫人的情書起首,從柔情到理性分析。一生革命熱情的馬克思直到死時沒有國籍。革命熱情烘托映照對Jenny的愛,也是一顆炙熱的心,同樣地
Jenny的一生貢獻給了馬克思。

~ ~ ~ ~ ~ ~ ~ ~ ~ ~ ~ ~ ~ ~ ~ ~ ~ ~ ~ ~



馬克思於1865年在曼徹斯特寫給他夫人Jenny
Karl Marx an seine Frau Jenny, Manchester, 21. Juni 1865

甜甜心!
Süßes Herz!


我小小心愛的!
Mein Herzensliebchen,

又給妳寫信來了
Ich schreibe Dir wieder,
因爲我獨自一人
weil ich allein bin
也因爲我不能自抑
und weil es mich geniert,
每次在腦海裏跟妳的對話
immer im Kopf Dialoge mit Dir zu halten,
妳不知曉、聼不到、也不能回答我
ohne daß Du etwas davon weißt oder hörst oder mir antworten kannst.

畫得不好呀,是妳這張肖像
Schlecht, wie Dein Porträt ist,
它卻是我所有的精神慰藉
leistet es mir die besten Dienste,
我現在才懂得爲什麽
und ich begreife jetzt,
最受非議上帝之母“黑色聖母”的肖像
wie selbst »die schwarzen Madonnen«, die schimpfiertesten Porträts der Mutter Gottes,
會擁有堅不可摧的愛慕者,而且
unverwüstliche Verehrer finden konnten,
比許多其他美好肖像擁有更多的愛慕者
und selbst mehr Verehrer als die guten Porträts.

但是從沒有任何一張黑色聖母的畫像
Jedenfalls ist keins dieser schwarzen Madonnenbilder
像這一張那麽經常地被親吻、凝視、傾慕
je mehr geküßt und angeäugelt und adoriert worden als Dein Photograph,
這一張的面相雖然不是黑色
das zwar nicht schwarz ist,
反倒有點兒酸酸地,完全襯托不出妳
aber sauer, und durchaus
摯愛的、甜美的、令人想親吻的柔美臉龐
Dein liebes, süßes, küßliches, »dolce« Gesicht nicht widerspiegelt.

但我修改了沒畫好的光度,覺得
Aber ich verbeßre die Sonnenstrahlen, die falsch gemalt haben, und finde,
雖然我的眼睛被煙霧和昏暗的燈光弄壞了
daß meine Augen, so sehr verdorben vom Lampenlicht und Tobacco,
居然還能畫畫兒!
doch malen können,
不僅僅在夢鄉裏
nicht nur im Traum,
也在清醒的時候
sondern auch wachend.
妳活生生地在我面前
Ich habe Dich leibhaftig vor mir,
我托握妳在手裏
und ich trage Dich auf den Händen,
我親吻妳從頭到腳
und ich küsse Dich von Kopf bis Fuß,
我傾倒在妳膝前
und ich falle vor Dir auf die Knie,
我輕輕低喃:“夫人呀!我愛妳!” […]
und ich stöhne: »Madame, ich liebe Sie.« […]

這就是我對妳的愛
So ist es mit meiner Liebe.
妳只要輕輕飄離我的夢境
Du brauchst mir nur durch den bloßen Traum entrückt zu sein,
我立刻知曉
und ich weiß sofort,
時間對這份愛只有一個意義
dass die Zeit ihr nur dazu gedient hat,
如同太陽和雨水對萬物一樣
wozu Sonne und Regen den Pflanzen dient,
讓它滋長![…]
zum Wachstum. […]

妳會輕笑
Du wirst lächeln,
我的甜甜心
mein süßes Herz,
然後輕問
und fragen,
我怎地突然口訴蓮花
wie ich auf einmal zu all der Rhetorik komme?
若我能把妳甜美純白的心
Aber könnte ich Dein süßes weißes Herz
緊貼上我的
ans Herz drücken,
這樣我才能靜默
so würde ich schweigen und
不再言語
kein Wort sagen.

因爲我無法用唇瓣親吻
Da ich nicht küssen kann mit den Lippen,
所以必須用舌尖親吻出文字[…]。
muß ich mit der Zunge küssen und Worte machen[…].

妳的卡爾
Dein Karl

~ ~ ~ ~ ~ ~ ~ ~ ~ ~ ~ ~ ~ ~ ~ ~ ~ ~ ~ ~



馬克思名句:

“沒有一個革命是從政黨促成的,它來自整個國家。”

“一個投機批發商人所冒的風險,是社會的,而非私人的。”

“一個生産系統,其續產過程資金來自信貸;設若信貸突然中止,那危機勢必產生,接著是面臨付款兌現的巨大需求。”

“資產階級要如何渡過危機?一方面必須消滅生産勞力:另方面獲取新市場和徹底攫取用盡舊市場。如何行之?開始全方位面臨危機的準備。”

編輯評論:“以父之名 - 從列寧、史達林到毛澤東以至第三世界的共產政權:政治的歷史效應 – 馬克思的作品是一連串被誤解的血腥歷史”

還有我的女友老公撰寫的“我們的查理曾經如是,至今不變:從東邊到西邊的德國人這樣體會馬克思“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譯《資本論》的評論
者:Robert Kurz


ZEIT-Geschichte


Karl Marx - Der Prophet der Krise
Ausgabe 03/2009

Das Kapital - Eine Einführung in Marx ökonomisches Hauptwerk. Von Robert Kurz [Seite 74]

次標題:爲什麽馬克思對政治經濟的評論令人如此不堪?

馬克思的《資本論》,用孩兒的話解,就是馬克思希望成爲一個更好的經濟科學家。

然後他解釋這個過程現象是:一個人必須有工作,才能賺錢,有錢才能買物品,這樣才能保證生活穩定。似乎《資本論》討論的就是這些現象?其實不盡然!

這部偉大人類文獻,如同1993年法國的哲學家Jacques Derida所言,馬克思在《資本論》所探討而且經常被忽略的是,經濟行爲中的各種瘋狂形式,在Derida眼裏,《資本論》跟當代資本家經營的目的根本毫無關係。

早在資本主義之前就存在有金錢的意義了,只是那時還是個沒有金錢和市場的“自然形式”。

16世紀以來開始有諸侯以武力掠取金錢的活動,而自成封建經濟,一個幣值可以變成兩個。這時,幣值的價值就不再是,一個幣值對應一個物質的“自然形式”;而是,金錢可以累積成資本。這裡,資本家不是元兇,而是被激活的幫兇。

這套系統要能持續運作,必須把勞力轉型為物品,把物品出售到市場上。

這套運作系統成功的秘訣在於:
“勞力”要創造出高於他自身經濟效益的“更高價值”。

這套邏輯還追循一個荒謬的先決條件:
創造出來的“更高價值”必須重新再投入,以重新創造出另外“更高價值”。

這個看似正常的運作,實際上已兀自形成一種“抽象勞力”。爲什麽說它抽象呢?因爲滿足生活需要的意義,變成消耗資本,以繼續生成“垃圾物品”。因爲滿足生活需要已經不是人類活動的重點,重點在消耗資本,所以創造什麽物品並不重要。

“抽象勞力”自成一個“幽靈式”的循環:不斷地增加勞力工作,不斷地攫取更高價值。人類在這個幽靈循環裏扮演的角色,既是“抽象勞力”的來源,也是“消耗資本”的機器。不斷創造“更高價值”所生成的結果,馬克思稱之爲“抽象財富” – 它是這套“幽靈主體”的養分。

“抽象財富”的實踐,是市場上那些擁有“更高價值”的物品,透過市場競爭運轉互相競購競售,自動衍生的一套市場法規。《資本論》第一冊馬克思探討由“抽象勞力”生成的物品,本來應該可以反映出物品本身價值或是追加的“更高價值”。在第三冊裏,馬克思就提到價格的真實基礎。他把它稱之爲“生産價格”,這個價格不是對應個人勞力價值而衍生;而是根據市場競爭調整而成。物品價格就此脫離跟原來單一勞力價值相對應的關係,同時出現大衆勞力價值的標準。


《新機械技術》柏林畫家:Adolf Menzel於1875年畫下對工業技術創造的深刻印象

競爭造成資本的動力。一個企業如何保持競爭力呢?價格低廉是個方法,但它也必須提高生産效力。這時,人力就比不上機械了。競爭,迫使生産力“過度發展”和“過度科學化”。

馬克思指出“消耗資本”邏輯的自相矛盾処,無止盡地發展科學化生産力,造成“人力過剩”,而,人,才是本來形成“更高價值”的訴求來源。但是市場經濟利益競爭不會管那麽多,縂有一天,這個過程會過溢發展,資本將被自身的動力“去實質化”,而“以價值為基礎的生産方式”會崩潰。

這個預言,馬克思在《資本論》裏相對地的闡述,可以透過“補償性機制”來避免危機發生。但那也只是把問題挪後處理而已。物品廉價化意味擴大市場:把早期的奢侈品廉價化投入大衆消費市場。如此一來,擴大消費能力,也擴大了消費市場,同時擴大了生産需求。這樣“人力過剩”的問題暫時得到舒緩。同時整體經濟的“更高價值”得以提高。


但是這也意味要投入更多的“消耗資本”。所以就必須轉向銀行借出“信貸資金(credit)”來操作。生産力的過度發展的需求,致使信貸空前絕後地無限擴大,以便創造出更新更大的“更高價值”。而,什麽是信貸呢?信貸,其實不過就是未來的“更高價值”。馬克思在《資本論》的第三冊就指出,“物品擴大生産” 和“信貸無限制擴大”之間的相互關係。資本主義兀自形成一套越滾越大的“雪球系統”,它不斷地索取未來,同時意味“信貸鏈(credit chain)”會越來越長而且越來越複雜。

這樣進行“消耗資本”的融資,信貸自然形成“金融泡沫”。用馬克思的理論,股票、房地產市場衍生的各種債券循環在金融市場上,不過是“幽靈產品”,好像透過買賣金融產品就可以創造出“更高價值”。經過一段孵化期,泡沫勢必破裂,沒有實質的金錢資本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貶值。資本主義震盪過後,勢必回到最初創造真實的“更高價值”的生産模式。

突然2009年我們置身在馬克思150年前的教科書裏描述的問題,只是馬克思的危機理論並不完整。他沒有預料到這個危機可以泛濫到全球的範圍。

今日的全球經濟危機,不管我們願意相信與否,可能會來得更深遠。因爲假如 “幽靈主體”的養分“抽象財富”乾沽了;這個結果才真是幽靈的陰魂不散!試想:雖然資源尚在,卻因爲無法周轉而關閉;整個社會生活面臨停頓。所以 – 馬克思的理論令人情何以堪呀!

在第三冊裏,馬克思闡述了一個徵兆:資本主義生產模式總是不斷地嘗試克服這些內在障礙,但它必須靠著比障礙本身更大規模的手段來加以克服,如是周而復始。真正的資本主義的障礙是資本本身。

假如有奇蹟發生,在幽靈循環裏,更多扮演“消耗資本”機器角色的人類,能夠回頭轉型扮演“抽象勞力”的角色。那麽我們可能在下一個危機來臨前,暫時忘卻馬克思。若是不能,《資本論》闡述的徵兆,將成爲21世紀初的真相。



馬克思的一生
譯自《時代雜誌》2009年秋季刊Hella Kemper集成

1818年5月5日
Karl Heinrich Marx生於特里爾( Trier ) 。他是猶太律師父親Heinrich Marx和來自荷蘭的母親Henriette生下九個孩子裏的排行老三。其中三個兄弟早逝,馬克思就成了姐妹們唯一僅有的兄弟。

1824
馬克思一家的孩子包括馬克思全部受洗。但在出生證明上沒有載明宗教信仰。但雙親都來自赫赫有名擁有“拉比(猶太學者)” 頭銜的家世。爲了不放棄律師職業,他父親接受受洗成爲基督教信徒。

1830
馬克思就讀特里爾( Trier )的Friedrich-Wilhelm-Gymnasium高級中學。1835年完成高中教育。

1835年10月15日
馬克思就讀波昂大學法律系。1836年秋轉到柏林攻讀哲學和歷史系。因爲他時而耗盡體力刻苦求學,以至於隔年身體崩潰而必須到柏林附近的漁村Stralau休養。


1836年9月
馬克思跟1814年生於Salzwedel的Jenny von Westphalen秘密訂婚。但一直到七年之後的1843年兩人才結婚。倆人青梅竹馬在幼稚園就認識。Jenny的父親甚至親自私授馬克思一段時間。

1838
馬克思身體羸弱多病,經檢查驗血證明不適合服兵役。

1839
以函讀方式馬克思在耶拿大學完成題目是 “古希臘德謨克利特和伊壁鳩魯自然哲學的區別”的博士論文。之後他嘗試建立他的學術生涯不得。

1841/1842
馬克思搬到波昂,隔年又搬到科隆。這裡他成了激進政治派的《萊茵報》的編輯。1842年他接任總編的職位。這是他一生中唯一僅有的一次固定工作。



1842年11月
生於1820年的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跟馬克思於此首度相識。1844年第二次相逢,於是開始了一段這輩子的忘年之交和親密的同事情誼。

1843年3月31日
《萊茵報》被禁。馬克思在他的文章裏不斷呼籲新聞自由,同時嚴厲批評國家民法對所有權的規定。普魯士政府欲收買馬克思,提供他保守派的《普魯士國家報》主編的職位。被馬克思拒絕。

1843年10月
馬克思夫婦雙雙前往巴黎定居。彼時巴黎乃是社會民主議論的大本營。當《萊茵報》被禁報後,科隆民衆給予報社出版人的贊助,讓馬克思手邊還儹下足夠的錢。

1844年2月
由馬克思和Arnold Ruge共同出版的雜誌《德法年誌》首次也是最後一次出刊。當他們嘗試帶進德國邊境時,數百版本就被普魯士檢察機關沒收,同時對馬克思和Ruge發出通緝令。一個偉大項目就此觸礁。這一對年輕夫婦的生活陡地陷入困境。

1844年5月1日
大女兒Jenny誕生。一年半後二女兒Laura也誕生。7月份馬克思在一家移民報社《前進!》工作。

1845年2月3日
馬克思被法國驅逐出境前往比利時。12月他被褫奪普魯士公民國籍。

1845年8月
馬克思和恩格斯第一本共同合作的作品《神聖的家族或對爭議性批評的批判》出版。

1846年5月
第二部馬克思和恩格斯兩人共同合作的作品《德國意識形態》出版。

1847年6月
在馬克思和恩格斯年初加入共產黨聯盟後,在倫敦舉行了一次會議。同年12月第二次會議。馬克思和恩格斯被托付組織會議議程的任務。

1848年1月
《共產黨宣言》完成。馬克思寄去倫敦以待3月印製。但這份宣言對接著所發生革命性的人民運動毫無影響。《共產黨宣言》的收尾句“全世界工人階級大團結!”,這個口號成爲後來工人運動的策略。

1848年3月
巴黎的二月革命爆發,馬克思募款給布魯塞爾的工人階級購買武器而被捕被驅逐出境。4月馬克思和恩格斯入境德國來到科隆,同年6月出版首刊《新萊茵報》 – 馬克思又恢復總編的職位。他為了爭取創立一個德意志共和國而奮鬥,在十一個月裏他發表了80篇文章。

1849年5月
無國籍的馬克思在科隆因爲“煽動騷亂”而被控告。最後無罪開釋。但還是被驅逐於普魯士境外。《新萊茵報》的最後一刊以紅色字體2萬份全部售完。

1849年5月
馬克思離開科隆,以僞造證件前往巴黎。當法國政府威脅要將他遞解至西北部的不列塔尼時,他前往倫敦。他的家人9月跟隨他到倫敦。在馬克思的領導下,共產黨聯盟的中央委員會很快地在倫敦擬定憲章。

1850
馬克思在倫敦編輯的《新萊茵報:政治經濟評論》在漢堡出刊。這是六次期刊的首刊。這裡馬克思開始一連串系統性地研讀政治經濟。

1851
馬克思以歐洲駐派員的身份替《紐約時報論壇》還有其他報紙執筆。他的經濟狀況很遭。一家人在倫敦的開始幾年生活在很擁擠貧窮的房舍。他們生下七個孩子中四個都還不到11歲就死了。夫人Jenny因爲數度生産和孩子的死亡,被折騰地幾近崩潰。馬克思也經常生病。女僕Helena Demuth誕生下一個兒子,父親極可能是馬克思。這時開始在父親位于曼徹斯特的公司“Ermen & Engel”工作的恩格斯,開始全力接濟馬克思家人的生活。他自稱是這個生下來的孩子Frederick Demuth的父親,從此撫養這個孩子。

1852
這一年在科隆的共產黨聯盟早期會員均被宣判重刑入獄,在倫敦的共產黨聯盟因馬克思提出申請而解散。

1855/1856
女兒Eleanor誕生,全家從兩房的公寓搬到倫敦北邊一棟連幢的小洋房。總是努力維持一個良好公民的形象。

1857/1858
鑒于彼時的經濟危機,馬克思著手撰述他日後名著《資本論》的草稿。1859年此書序言出版:《計劃:批判政治經濟》。

1861
Jenny Marx得了天花。但還是繼續替她先生工作。她重新書寫馬克思潦草無法辨認的手稿。她也從事自己戲劇評論的工作。

1861年4月
透過Ferdinand Lassalle的邀請,馬克思前往柏林停留四周,評定辦一份日報的可能性。同時申請恢復國籍遭到拒絕。

1863
馬克思的母親在特里爾( Trier )去世。由此加上另外一份財產繼承,他的家人的經濟狀況開始好轉。家庭支出也比較寬裕。

1864
全家搬遷到倫敦西北邊的一棟典型大氣格局的別墅。那裏他們經常待客,舉行家庭舞會。9月創立國際工人協會,11月刊出馬克思《就職演説》講稿。

1867年9月14日
《資本論》的首版在漢堡發行。馬克思期望透過此書問世,他能夠一舉成名為公認的理論家。但是公衆和專業領域的回響卻是寥寥無幾。尤其是《資本論》以德文而不是英文問世。恩格斯在馬克思去世以後,繼續出版第二、三冊(1885和1894年)。

1868
女兒Laura跟醫生Paul Lafargue結婚。兩人後來把《共產黨宣言》共同翻譯成法文。女兒的三個孩子都很早死去,熱愛孫子勝過一切的馬克思悲慟無比。1872年女兒Jenny跟一位法國社會學家Charles Longuet結婚,他們生下來七個小孩。第一個死去,最小的一個,Eleanor,被馬克思禁止跟法國記者Prosper Olilver Lissagaray結婚,1898年自殺,另Laura在1911年自殺。

1869
恩格斯結束在曼徹斯特他父親公司的工作後,獲得一筆資金。由此,馬克思可以每年得到320英鎊的生活費。

1872
馬克思和無神論者Michail Bakunin之間的不和,造成第一屆國際共產黨在海牙會議上的分裂。1876年正式解散。

1875
德國社會工人黨透過兩個社會黨的合併而創立。馬克思寫下20頁的《哥達綱領批判》一文,也就是《對德國工人黨綱領的幾點意見》,全面地嚴肅地批判了綱領草綱的錯誤觀點。

1881
馬克思的夫人Jenny去世

1883
僅僅在女兒Jenny猝死後的兩周,3月14日馬克思重病而死于倫敦。他被安葬在倫敦的海格特公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