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10

頒給奧巴馬至高無上的和平光環


頒給奧巴馬至高無上的和平光環 - 一個不允許歡欣獲獎的人


2009年10月10日明鏡網記者來自華盛頓:Gregor Peter Schmitz


"我不值得得到這份榮譽"。從來沒有一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像奧巴馬那麽謙卑地面對這份榮譽。當全世界正在為他歡呼的同時,他卻必須在他自己的國家誠惶誠恐自矜勿喜 – 因爲,美國面對來自歐洲的這個獎項的回應竟然是反問:“表揚什麽?”



美國這個國家對總統的謙卑習以爲常。通常是總統本身自己先犯錯。尼克森因爲水門事件被媒體曝光為政治騙子;雷根避過國會偷偷出售伊朗軍事武器,又把軍售得款暗地顛覆尼加拉瓜政府的醜聞; 而柯林頓,當然他的性醜聞鋪天蓋地地讓他面子掃地。


可是還沒有人經歷過一位因爲獲悉贏得了全球至高無上的諾貝爾和平獎,而表現那麽謙卑的總統,。


這件希奇事週五出現在世人眼前,當奧巴馬在白宮玫瑰花園面對記者相機的時候。消息傳來已經有六個小時,奧斯陸的諾貝爾委員會決定把至高無上的諾貝爾和平獎頒發給甫上任九個月的美國總統 – 表揚“他不凡地致力於國際外交和加強國際民族之間的合作”奧巴馬為世界創造了一番新氣象,委員會如此讚嘆。


但是奧巴馬顯得那麽謙卑,好像這份榮譽讓他很不舒服。“這個決定讓我太驚訝了”他這樣道出他的感謝致詞“我心懷無限謙卑領受這份榮譽。我要清楚地澄清,這份榮譽要表揚的不是我個人的成就,而是對美國領袖地位的肯定。”


奧巴馬對大家說他兩個女兒起床後最關心的不是諾貝爾和平獎,而是她們小狗的生日還有計劃如何度過這個周末。這個小故事要告訴世人他依然是一個平凡的家庭父親。可是,沒有人聼了以後會心一笑。沒有人認爲一位美國總統該那麽正常。


奧巴馬居然不改腔調自顧自地繼續他的馬拉松謙卑“說句實話:我真不覺得我值得拿到這個獎。我也不配跟那麽多頂著這份獎項光環的前輩同位排列。”


這真是非常罕有一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感謝致詞。其實總統應該輕輕鬆鬆地把這個獎看作是頒給國家領袖的“奧斯卡”。


幾乎有人要對他喊話“你就放心地狂喜好不?”但是,白宮的反應不是狂喜而是震驚。即便奧巴馬的圈内人無人預料到奧巴馬會從奧斯陸205提名候選人名單當中脫穎而出。僅僅才兩年前美國前任副總統戈爾和七年前前總統吉米卡特也都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所以奧巴馬的發言人Robert Gibbs面對一位記者的郵件詢問白宮對這件精彩萬分的決定有何反應,僅僅用三個字母回覆“Wow".


疑慮四起,那麽多來自國外的讚美對國内的“執政戰情”有益處嗎?奧巴馬的智囊團沒有忘記,爲了被二十万柏林市民狂歡擁戴的奧巴馬,如何在選舉時被對手當作口實攻擊。他的共和黨競爭對手麥恩不屑地稱呼他“Popstar星星藝人” - 特別指出是“歐洲”的星星藝人。諾貝爾也是來自歐洲。


世界放大膨脹奧巴馬,他卻必須縮小自我。衆人對他的指責“他除了漂亮的詞藻還能貢獻什麽?”像是一塊千斤頂懸挂在現任總統脖子上。共和黨對獎項也是如此反譏:“奧巴馬總統到底是達到了什麽成就?”奧巴馬當然不可能會為了創造新的就業機會或是打平國家預算而妄想得獎。


有毒的讚美


Rush Limbaugh, 一位深有影響力的保守派脫口秀主持人說:“全世界的父母希望牽制奧巴馬別再派兵前往阿富汗,也別管伊朗的核子武器計劃,然後繼續把聯合國閹割去勢”。麥恩也不忘調侃“總統現在可知道人們對他的期望有多高了”。


當然保守派聲調中的猜疑這個過早頒發的獎無獨有偶,華盛頓郵報這麽寫“奧巴馬有一天可能會覺得這個獎是個緊箍咒”。有些獎項的頒發是因爲具體成就,有些是爲了期望。不同于羅斯福或威爾遜總統當年榮譽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因爲他們當時執任總統為蘇俄和日本的和平協議作出貢獻,同時成立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組成的國際組織,減少武器數量、平息國際糾紛及維持民眾的生活水平;這次頒發給奧巴馬的榮譽意味著“期望”。


無可否認,雖然諾貝爾委員會申述奧巴馬致力於環保議題,還有他致力於一個零核武的世界。但是一份國際環保協議自從國會以一相關法律爭議而擱置在國會,看來遙不可及;関塔納摩監獄不是像奧巴馬原來計劃的一年内關閉;伊朗依然在它的核武計劃把戲不斷;朝鮮持續用新導彈測試挑釁美國;數周來奧巴馬猶疑不決阿富汗戰爭策略。蓋達組織在巴基斯坦又開始重新編組。


諾貝爾和平獎的陰影


再説奧巴馬幸運的話,眼前有足足八年的時間。所有他作出的決定由此得到衡量,是否合乎諾貝爾獎委員會的基本原則。這樣美國總統很快會覺得感到捉襟見肘:再派遣幾千名軍隊前往阿富汗,他也可以擴大戰爭。“對伊朗以軍事武力可能合乎美國人的權益。但這會是一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會做的事嗎?”華盛頓報這樣提問。


這真是個難題。所以奧巴馬只好不似和平獎前輩一反常態地冷處理這個來自奧斯陸的榮譽。


記者招待會完畢,當他走進白宮東廂房會場,參加有關一個新設金融監管機制的會議時 – 所有與會人士一致站起熱烈鼓掌,他們要為他歡呼。


總統突然受到驚嚇地連連伸手阻止,好像他要示意:不要歡呼,拜託!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百萬歐元的訂金耶、、、 要是奧巴馬沒能完成任務,這 - 算什麽?訂金能要回來嗎?!頭銜能撤囘嗎?

除非諾貝爾要以此給美國總統一個罩門頂 - 那,又很無知。那一百萬歐元算啥?奧巴馬哪有天大的本領,拂逆本土保守勢力?朝著諾貝爾的指標專斷獨行?
就本周的時代周報報導兩份戰爭報告:
歐盟對格鲁吉亞戰爭的調查報告
聯合國對以色列巴勒斯坦戰爭的調查報告

西方展示了兩個戰爭、兩個調查團、兩份報告、雙重標準、、、
雙重標準來自美國本土對聯合國完成以巴戰爭的調查報告的反彈。這讓德國媒體非常愕然,奧巴馬不是才在開羅信誓旦旦地說:“中東將不再是例行公事(business as usual)”奧巴馬厲聲指責以色列的佔領對巴勒斯坦日常生活的威脅和踐踏、、、
而現在面對一份公實的聯合國調查報告,美國親猶太勢力的反撲,夾擊諾貝爾的壓力,對奧巴馬而言,真是山雨欲來風滿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