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27

Dick Doof Arm 《過肥、愚蠢、貧窮?》?


如何炒作一炮而紅的作家,我手邊倒有一個活生生在德國發生的例子:

(Die Zeit德國時代周報2009年10月22日)

許諾先生(Mr. Schorb)才拿到他社會科學系的碩士,剛完成爲期一年的科研項目。科研課提名為:“過肥人面臨社會輿論的負擔”。他和他的指導教授把科研完成提交報告發到《南德意志報》發表登出。

他住在一個25平方米的小公寓。科研項目結束意味“失業”。接下來他必須跟社會局提出社會救濟金的申請,不然他的生活就馬上陷入困境。但是,許諾先生希望繼續寫他的博士論文。最好,他能夠得到下一個給予博士科班生的科研項目,但這是可遇不可求的願望。

換景。德國某大出版社正在擬定明年出版書單。但出版社不是總是擁有足夠等待出版的書籍。出版社必須“製造書籍”。

突然許諾先生接到一封本來以爲是廣告的垃圾郵件,再一看原來是來自一家著名出版社,詢問他可有興趣把這篇報告寫成一本書。這是一則晴天霹靂的喜訊。居然接二連三另外還來了三家出版社的相同徵詢。許諾先生選擇其中一家最適合他的offer,8000歐元,每本書7%的收益,但是必需在明年春完稿(當人們過完冬必須除去積養的脂肪時)。沒轍!那麽短的時間不可能完成一本書。於是他跟另家出版社談下5000歐元,每本書5%收益。


接下來的時間他閉関自守,足不出戶,採納大量全球各國相關的社會科學統計數字。完畢,書名為:“剖析過肥人面臨社會輿論的負擔”。他,忐忑不安,出版社滿意嗎?

好不容易數周之後才來了回覆,書寫得很好,但書名不好。他,是nobody。一個胸無城府的消費者站在超市的乳製優格架前,會做什麽選擇呢?出版社說,他的書中有句話不錯,可以拿來作爲書名:“過肥、愚蠢、貧窮”。

許諾先生接到此郵件嚇一跳!啥?三個負面的形容詞?!完全不符合他科研的主旨和内容。但是 – 這是他眼下唯一的機會。他回覆:“可否在建議書名後頭加上一個問號?”“可以!”好,成了!

換景,出版社開始印製這本書,最後的版面設計必須定案。通常紅色底給予政治性書籍、綠色是環保書籍的專利、黃色是科學書籍的定位、、、最後定稿付印,這樣,一個思想終于付印成書,才真正是成果。

出版社的推銷業務只有兩個部門。一個負責德國千百個小型書店,另個負責德國兩大連鎖書店。幾個小型書店願意訂購此書。居然兩大連鎖書店都沒興趣!
連鎖書店壟斷了書籍市場,只有他們說了才算。那是Hugendubel和Thalia二家。多少作家的一世願望,若是他、她的書能夠躺在Thalia的“本月之書”專櫃,是多麽高的榮譽呀?!原來,若要躺在此專櫃,書籍出版社必須繳納5万歐元的“廣告費”。

“過肥、愚蠢、貧窮?”此書面臨二大連鎖書店的訂購拒絕。這個著名出版社決定只要賣出5000本,就扳回成本。最後一輪的廣告投資:書展出版社攤位上為許諾先生安排了一個時段,訪問記者也安排好了。許諾先生現身展示、、、

這一段書展的新聞報導,被此地有名的Beckmann脫口秀主持人看到了。德國大選已過、經濟危機好像得以喘息,下一個議題?“過肥人”未嘗不可!許諾先生因此被請上電視。然後,隔日,而且接下來的許多天,許多人到Hugendubel 和 Thalia 書店詢問:“可有《過肥、愚蠢、貧窮?》這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