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25

西方先知與東方聖賢



從馬克思到余英時 – 我欠自我良知一份“讀書心得”。

馬克思

馬克思被誤解造成的血腥歷史是人間悲劇,馬克思150年前對資本主義的預言到今日成真,是人類的宿命 – 任何歷史超過百年運轉而不得其道,只能視爲“宿命”!馬克思錯過了時代、人類錯過了馬克思!


但是從今日經濟體制的運作,回首馬克思教誨,可以看出人類“歧途”的跡象:

你種田,收稻米,賣稻米;或你是老師,得到的收入用來撫養家庭,你的工作是“具體勞力”。

你是歐寳的員工,你的工作是歐寳生産綫上的工作員。那麽你的工作是“抽象勞力”(界定在你付出的勞力是否直接滿足人類生活需要)。

你上班,閒暇時間,你把閑錢爲了圖利投機在股票的買進賣出。你的閒暇活動是“幽靈勞力”。

你種田,賣稻米。你的收入是“具體財富”。

你是歐寳的生産綫上工作員。你的老闆並非針對生活直接需要,所獲得的盈利是“抽象財富”。老闆經營的產品叫做“垃圾產品”,因爲人類的生活沒有這些產品也照樣過。

歐寳老闆經營得到的利潤,為圖更高利潤而投機股票或進行借貸以投資其它行業而得來的收入是“幽靈財富”。

爲什麽叫做“抽象財富”,因爲它的增加可有可無,不直接影響人類生活需要。那這份財富本可以就保持“抽象財富”原位,但是財富的持有者需要更多,於是,他把這份“抽象財富”重新投入他項投機投資,以期更高利潤,形成“雪球效應”這就是“幽靈財富”。

“抽象財富”和“幽靈財富”製造的大前提當然是“消費”!!唯有此,才有互動 - 總是要更多的利潤!總是製造更多的垃圾產品!其間的剝削呀,於是富更富、貧更貧!

譯自時代周報題名曰“馬克思的甜甜心”,其中評論《資本論》一文的最後一段這麽寫著:

「假如有奇蹟發生,那該是在幽靈循環裏,更多扮演“消耗資本”和“幽靈勞力”的人類,必須能夠回頭轉型扮演“抽象勞力”的角色。」

這裡說“消耗資本”和“幽靈勞力”的人類,也就是製造“幽靈財富”的人類,當投機取巧,圖利貪婪“幽靈欲望”能夠轉型為簡單“抽象勞力”(回歸你的工作崗位,不投機、不貪婪圖利)。這 – 該是眼下面對危機,本著回饋人類以良心的最好生活態度。

馬克思預言今天資本主義的危機,因爲他洞悉人性和資本運作的本質!資本主義下生活的你跟我,要扮演什麽角色呢?從事具體勞力、抽象勞力、幽靈勞力全在自身的拿捏啊!

馬克思論及爲了製造“更高價值”,人類過度科學化、機械化生産力,這不但否定了“以人為本”的根本價值訴求;馬克思沒有預見的是,除了資本運轉最終的死胡同外,人類賴以生存的自然資源、自然氣候急速敗壞!

余英時

爲了在馬克思和余英時之間導出我的思維,我直接進入探討核心。馬克思著重在指出資本和人性運作的必然性危機。而過度發展、過度機械化生産力正是兩千年前老莊學説的精義:「莊子這句話最能表明這層文化特色:『有機械者必有機事,有機事者必有機心。機心存於胸中則純白不備,純白不備則神生不定,神生不定者,道之所不載也』。有機械者 – 根本就是古人嗤之以鼻的生活態度。」

中華古人同樣沒有想到氣候自然敗壞的問題,但是 – 就說“道之所不載也”。這麽簡短的一句話是德國從1982-2009年來社民黨和綠黨的創世紀綠化國策,這項國策歷時之久,影響之深,即便社民黨和綠黨在2009都成了反對黨,新選出的聯邦德國的執政黨都無以翻身。那 – 已經是公民共識。

1982-2009德國政府努力到今天(當然還有Green Peace 以及全球許多其它的國家),都是對大自然“挽回補救”的方案!吾人兩千年的莊子道出:何處是“道”?非機械也!之間當然有相當不同的過程和實踐方法,但是最終共識是不是很接近?

中國古人說:『人與天地萬物為一體』
西方人說:『人類需要大自然,大自然卻不需要人類』

又譬如老莊聖賢語錄這一句:『天長地久。天地所以能長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長生。』這就是炎黃子孫的最珍貴財富:古人智慧。透視洞悉天地萬物人性而後道出,天地之所以能夠長久存在,是因爲他一切的運行都不是爲了自己,所以能夠長久生存。大自然的無私無我,人類如何面對?如何自處?

並非尚古,但是 – 思考中華人的發展方向,思考中華人文在地球村的定位,利己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