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13

日本:一個臨危不亂的國家 Japan: Die gefasste Nation


數秒之間、轟然一響

天崩地裂、山海變色!
頃刻間
家園面目全非
城市成了廢墟
那個景象令人
驚恐萬分悲慟無語

1995年全球歷歷在目的
神戶大地震臨界8.5級
2011年3月11日
日本遭受
有史以來最強9.0級地震
隨之地塊移動的噬人海嘯
沒有任何一場戰爭可以
進行如此徹底的毀滅
可以乘水之勢煽火燎原
撲向人類捲噬人類所有

德語媒體震驚悲痛之餘
訪問了1995年親歷神戶記者
播放了當年親歷現場的錄像


記者回憶
這是一個堅強自尊的民族
善於與自然災害共處共存
不可思議地
神戶地震餘孽之後
嚴謹自尊的日本人
從小孩到大人自動自發
懷著堅定無比的信心
毫不遲緩地重建家園
雖然自己什麽都沒有了
手中那碗湯
尚與外國記者分享


而,反思人深深知道


日本
擁有全球精良抗震高科技
那裏沒有貪污豆腐渣工程
巷弄全是堅守傳統的木房
木房同樣經不住海嘯地震
卻無豆腐渣工程的殺傷力


日本,
災難過後政府會接受質詢
科研氣象專員會深刻思考

人民與政府站在同一陣綫
沒有紅眼地變態要求捐款
沒有紅眼地利慾貪污捐款

日本
災難後調查人員展開工作
人民從容耐心地等待報告
沒有一個調查人員會入獄
沒有譚作人
沒有一個支持調查會挨打
沒有艾未未


日本
是一個自尊自愛的民族
是一個知禮知恥的國家


明鏡網2011年3月12日

日本和地震



一個臨危不亂的國家 Die gefasste Nation (Deutsche Version)


作者:Barbara Hans


恐慌失措似乎不存在:日本人民面臨大地震經驗豐富冷靜鎮定的表現令人驚訝。不斷持新的抗震培訓,讓他們胸有成竹鎮定地迎向最壞的打算。對一個具有抗災力國家的側寫。


人群走上街頭,成列井然有序,他們靜靜地看著天空低聲談論。這個景象 -要不是鏡頭照片模糊不清,要不是地面搖擺不停,而且幾乎把攝影師甩到地上 - 令人不得不認為就在這條路上,就在這個中午,一切再自然正常不過,。


災難發生後日本電視節目發送出來的圖像,盡是些斯文有教養的人。他們既不狂喊,也不惡聲怒駡,甚至毫無憤怒的心情。日本人面容審慎而深思熟慮毫不驚慌。「你永遠無法對抗地震,閃電或是你老爸」一句古老日本諺語是這麽說的。

數百年來,生活在這個島國的人們鑿鑿確知,四周的火山,隨時會爆發,而且這些山會噴火,土地會震盪,同時火山熔岩會滾流覆蓋萬物。他們的生活永恒意識到生命不過是短暫片刻- 不似歐洲人 – 他們相對平靜地面對死神。


地震敏銳化人們


『與地震互動共存在日本有著悠久的歷史』漢堡大學日文系的女教授Gabriele Vogt說。1923年9月關東平原大地震盪,河壩被燒毀,整個東京和周邊城鎮只剩下一條滾筒式的火綫。超過十四萬人死于這場地震。此時這個民族陡地認知到自己多麽脆弱不堪,那個當頭喝棒的感覺烙印在這個島嶼直到今天。『可以說當時的大地震敏銳化了日本人』Vogt說。


依然至今:日本每年九月初進行大地震演習。全國各地舉行地震培訓。危險地帶圈立出來,卡車運輸相關人士,學校,社區中心,企業紛紛加入演習。什麽震級發生時要如何應對?什麽情況就必須立刻爬到桌下?什麽時候必須站在門口,什麽時候必須逃向街頭?


大地震演習總是突然降臨,雖説自然災害無人能夠避免,但是它們不應該來的措手不及。


參與地震培訓並不是強制性的,但是企業雇主都會通過電子郵件敦促僱員參加。雇主的建議通常對雇員具有像是德國公司頒佈工作規章般那樣的效力。


 災難無處不在對日本人而言是生活方式。辦公室除了辦公桌外,還有頭盔,意外救急背包,由雇主發放,Vogt解釋道。背包裏有毛毯,繩子,手套,飲用水,本生燈。一切用品設計,俾使人們在最壞情況下可以生存二到三天。用品齊全與否和其耐用性都經過老闆根據清單認真跟踪檢查。此外,私人家庭也設有背包。一個單人背包差不多要3000日圓,約 30歐元。從六十年代開始,它們是日本人日常生活的伴侶。在百貨公司和五金商店均可購得。

生活繼續過著,雖然心中清楚曉得,下一次地震可能很快又會發生。日本人具有高度抗災力。

來,就來吧!

1995年的神戶地震證明,當大災難降臨,即便國家政府也脆弱不堪。援助隊伍抵達日本的時候相當晚,太晚了。『其實這時一個日本民間人文社會才真正誕生了。』日文學者Vogt說。人們開始從地方上組織自助隊,當政府提供的援助失敗時,是日本黑手黨成立了救難廚房救濟民衆。政治二字的意義徹底動搖了。

週五震災後日本政府的反應顯示,危機小組的工作似乎起了作用。而且人們反應沉著。「Ochitsuku」就是日本人的抗震原則,有點像是一個符咒。其實就是「處變不驚」這個口號。

Vogt說,這是日本人的實用主義,特別是在緊急情況下,這種實用性格就展露無遺。不驚慌,不盲目亂跑,而是規劃,謹慎,多慮謀略。

仙台機場

上週五當地震發生後,擁有2500萬居民的城市東京,面臨公共交通癱瘓,沒有人憤怒異常,怒駡火車爲何不通行。相反地,他們紛紛轉向巴士站排隊等車,幻想至少車輛仍可通行街道。當幻想後來證明是謬誤,成千上萬市民開始自動大踏步地步行回家,對衆多通車上班的東京人而言,這往往意味數個小時的路程。『一個像東京這樣的城市規則非常清楚,每個人都必須遵守,如此一個大都會的共同生活才可能運行。』曾經在日本長住的Vogt說道。

「Shikata ga nai」日本人常言道:『來,就來吧!』。環境迫使他們從容不迫。這句話也意味著 - 無論在私人還是在政治方面 –每個人總要在任何情況下努力達到最好的結果。如果環境根本無法改變,那至少不要連腦筋都不清不楚了。

日本社會建立在一個對立基礎上:個人與公共空間是嚴格分開的。在私下,在「uchi」裏,賦予感情以絕對的空間,而這不屬於外界:譬如憤怒,悲傷,喜悅。而在「soto」的空間,也就是公共空間裏,特點則是理性。

好幾個世紀以來,這個特質在日本人早已内化了。它並不因此而減少對災難的恐懼感,但它規劃了感情表達的渠道。即使大地震盪再次威脅。「nana-korobi, ya oki」,這是另一句俗諺:「跌倒了七次,站起來八次。」

感謝John的善意建議,原始標題「氣定神閑的國家」的確不倫不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