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17

英國的鐵腕夫人 德國的布丁夫人 The Pudding Lady Angela Merkel


德國核電站位置圖和壽命期限

《Spiegel-Online 明鏡網》2011年3月17日

德國七個核電站的童話 Das Märchen von den sieben Meilern (Deutsche Version)


作者:Jakob Augstein


一個人假如基於錯誤動機做出正確決定,就不得不讓人懷疑她的道德情操:默克爾見風轉舵宣佈將對核電站決策重新評估。她擔心的不是核電站的危險,而是失去政治權力的危險。


「Moratorium(譯者:核電站關厰延期)」這個字來自拉丁語的「morari」暫停或推遲的意思。而「延期」並不意味「撤消」。默克爾解釋說:『延期以後的情況與延期之前的情況非常不一樣。』這一套漂亮詭辯的哲學理論還真要一個總理級別的人才說得出來。

你大可以相信女總理的話:接下來重要的州議會選舉將會結束,接下來日本新聞可能不再主宰此地的媒體。三個月內德國的恐慌公民將會找到別的議題來關心,以激起躁熱不安的心緒。而在暑假的陰影中,七個早該汰換的核電站將重返輸電網絡。


半年前,默克爾宣稱她的政府正值「決策之秋」,這可説是一種政治進程的人工絕育,之所以有此必要,是因為默克爾政府内閣漫無目的永無止盡的爭吵,民衆清楚地看在眼裏。匆忙促生的決策之一就是延長德國該被淘汰核電站的壽命。默克爾說,德國核能反應爐無論是新還是舊的都非常安全。這裡攸關民衆的健康和生命,同時關係到能源供應議題。這些都不是小事情。這些決策直接威脅一個國家的未來。身為一個公民,人們會希望這些問題的決策必須來自政府公僕的良知和卓絕見識,經過徹底檢查議定 - 而不是短期的政治權宜之計。身為一個公民,我們希望看到政治領袖對他們的決策負起責任且有所擔當。


女總理毫不在意昨日之言


在Biblis、Philippsburg、Neckarwestheim或 Isar這些核電站的城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會讓默克爾對她去年秋季的決策,下定決心重新評估?難道我們生活在一個神奇的世界,日本核電廠的爆炸,竟然隱隱牽動德國核電廠的命運?當然不是,簡單地說:我們其實生活在一個世界裏,這裡女總理毫不在意昨天她說了些啥,而且相信德國公民僅僅擁有短暫的記憶功能。


Florian Illies刊登在《時代周報 Die Zeit》的文章説道:『因為世界親眼看到了一次核電廠的爆炸,所以人類對這一項技術可控性的信仰被破壞了。』這是一個虔誠的願望。他所訴求在現實、覺察和行動之間的一致性,無論在選民還是政治家都不存在。相信人類可以操控這套技術一直都只是 - 一個信仰。信仰與理智也一向沒有任何關聯。而且根本沒有理由相信,人類會從過去的教訓中學習。


災難是規劃不來的


所謂災難指的是一個意外的狀況意外地導致另個狀況。沒有任何一場災難可以根據定義加以規劃。總是會有殘餘風險。而核能風險的殺傷力不是人類可以承受的,所以核能就不能被接受。一向就有這個説法,一個微小機率乘以無窮災害導致道德倫理的罪害,而這個罪害,不是人可以承擔的,一個擔待不起的責任。


政治所以選擇忽視風險,因為廉價的能源賦予大衆高水準的生活。使用核能即是持續性的理性破產。願意面對現實的人可以從1954年靠近莫斯科的第一座核電廠上網發電以後得知結果。


不是,默克爾當然不是被核能的危險嚇到了,她畏懼的風險是政治權力的流失。接下來在Baden - Württemberg的選舉可能就一錘定音,如同2005年施洛德輸掉了在Nordrhein-Westfalen那場選舉一樣:一場結束的開始。因此,要保住斯圖加特,不惜一切代價,不惜犧牲君子一言的前後不一。她關厰不關厰見風轉舵的速度,令人嘆為觀止。


柴切爾夫人曾經形容她自己說:『This lady is not for turning. 』別冀望這位女士會動搖。因此她被稱為「鐵腕夫人」。這不會發生在默克爾身上。我們的女總理不是鐵做的,是布丁做的。


※精彩!最後這一句笑彎了反思人!不得不好奇地讀起這位邏輯清楚、筆調辛辣的作者是誰,一看,為反思人的慧眼大爲傾倒!果然一屆先鋒知識人!下面是一段簡短的介紹。


Jakob Augstein,1967年出生,2008年執掌周刊《星期五Der Freitag》出版人。Augstein曾先後在《南德意志報》和《時代周報》任職。《星期五》代表針對政治,文化和社會的批判性新聞。他嘗試以的讀者參與互聯網連接和平面媒體的新形式帶領這個周刊。去年《星期五》同時與《法蘭克福週日報》和《紐約時報》,獲得「全球最佳報紙設計」大獎,並且還獲得最佳互聯網雜誌的頭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