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22

可怖沮喪至極的《白鹿原》White Deer Plain - so etwas entspräche chinesischem Sensor?!

影片片段和訪問的錄像,片源:Arte TV


王全安在第62屆柏林影展的參賽片《白鹿原》係由陳忠實的書改編而來。

《白鹿原》1997年榮獲中國長篇小說最高榮譽 — 第四屆茅盾文學獎。後被改編成同名話劇、電影等多種形式。

豆瓣網對此書的介紹:『小說《白鹿原》以陝西關中平原上素有“仁義村”之稱的白鹿村為背景,細膩地反映出白姓和鹿姓兩大家族祖孫三代的恩怨紛爭。這是一部渭河平原五十年變遷的雄奇史詩,一軸中國農村班斕多彩、觸目驚心的長幅畫卷。主人公六娶六喪,神秘的序曲預示著不祥。一個家族兩代子孫,為爭奪白鹿原的統治代代爭鬥不已,上演了一幕幕驚心動魄的活劇:巧取風水地,惡施美人計,孝子為匪,親翁殺媳,兄弟相煎,情人反目……大革命、日寇入侵、三年內戰,白鹿原翻雲覆雨,王旗變幻,家仇國恨交錯纏結,冤冤相報代代不已……古老的土地在新生的陣痛中顫粟。厚重深邃的思想內容,複雜多變的人物性格,跌宕曲折的故事情節,絢麗多彩的風土人情,形成作品鮮明的藝術特色和令人震撼的真實感。』

看來此乃一長幅巨作,因爲反思人沒有讀過此書,僅能就王全安執導的影片作評。必須說這部片子透露出無可思量的人性變態扭曲。藝術領域除了宣揚創意無限,追求人間真理之餘,當然背負探索人性人文價值的任務。



然而《白鹿原》呈現一片景觀:把鄉原敦厚演成了愚昧、挑釁父權成了暴力脅父、兄弟情篤成了偷情嫂子、鄰里敦睦成了暗算殲滅,祖宗牌位成了萬惡不赦的洩憤之處,這部片子裏的每一個角色最終都背叛了自我、扭曲了自我,所有人性的敗潰腐蝕在清朝帝位崩潰,後繼軍閥肆掠的大背景之下,唯一牽繫價值于一身的主人翁白嘉軒,眼見固守倫常父權和家業所有的努力付之一炬之餘,敦厚若他在日機轟炸當兒,尚要拯救陷他于不義的鄰居鹿子霖,好似破壞力的淫威尚無法滿足觀衆的承受度,最終來了日軍轟炸,一切就此結束?!劇終?!


主人翁白嘉軒象徵的倫常父權鄰里終于被擊潰,但是用何來替代?零!沒有繼起可代的價值?!起碼 — 在這齣戯裏,那是缺席的!

這 — 真是一部沮喪至極的影片!戯裏頭時而出現趣味無窮的地方戲和皮影戲,夕陽餘暉下的黃草大原之美,竟然無法彌補這部影片帶來可怖和令人窒息的感覺。

衆所周知,中國的電影藝術早在嚴格的「龍標」審查之下運作,這部影片竟然得到審批許可,令反思人不解,「龍標」的美學是什麽?「龍標」提倡的價值又是什麽?

很肯定的是 — 反思人絕對不會想要讀陳忠實的書《白鹿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