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09

好樣兒的!《渺渺》和《陽陽》

經過一代國殤文革洗禮的大陸人,思維行事在在凸顯扭曲、突兀。這也是我這次柏林影展的小小感觸。

譬如這次影展上的兩部臺灣影片,都只能算是小品。但,觸動人性中微妙的纖細神經 - 那是溫馨!那是人與人間的細膩感受。



《渺渺》 呢喃青春歲月的情!輕到為青春繽紛著色、重到為各自人生痕跡和記憶烙印!

《陽陽》在溫馨中尋找認同,令人感動也心酸!PCHome裏對這部片子的“電影開講”非常到位。

而相比《梅蘭芳》和這些年來看過的許許多多大陸名揚中外的影片,舉凡各種大型製作和知名影片,如:

《大紅燈籠高高挂》、《活著》、《秋菊》、《黃金甲》、《孔雀》、《北京單車》、《落葉歸根》等等。

一種人與人之間自然溫暖的表述,不存在大陸片當中。假如它是愛,那份愛,總是伴隨著災難;假如它是善良,卻也總是酸澀,縂存在一些扭曲。

以前楊德昌的“牯嶺街的少年”或是“恐怖分子”也在尋求認同;侯孝賢的“悲情城市”或“冬冬的假期”都在訴諸悲情。這次影展看到的臺灣片悲情不再,自然又健康,《陽陽》仍然在尋求認同,但是坦蕩而健康。

臺灣呵!臺灣民族性格中擁有很多的優良元素啊!這一路走來,妳令人讚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