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23

點評德國大選:一個分歧的國家 In dieser Gesellschaft brodelt es


點評德國大選:一個分歧的國家

德國大選的進行從「選民冷感」到「反映民情」委實有賴各方各界最後幾周的鞭策。電視節目除了政治討論,今年也增加了「投票與否」的辯論。從2009年投票人數大幅滑落到70.80% ,最後才得以攀升到2013年的71.50%。前所未有許多知識人拒絕投票,以抵制「政治無能」。

基民黨/基社黨姐妹盟(CDU/CSU)在低迷的投票參與之餘,聯合以41.50% 311議員席位)高姿態勝出,女總理默克爾功不可沒。2013年投票結果而來的絕對大多數寶座必須高達42% 316議員席位)才算數,所以女總理只有兩個選擇:尋找黨派聯盟,或是以差額大多數席位執政。
 
基民黨/基社黨姐妹盟打出的競選招牌,既不允諾德國未來、也不勾繪歐洲遠景,而是僅僅以「保持現狀的默克爾」打廣告。這説明了:德國人普遍對未來不報希望。只要能夠維持現狀,就差強人意了。這個心態又説明了一個事實:恐懼。
 
 
大選結果允許進入國會執政的政黨(總共630個議員席位):
41.50%     基民黨/基社黨姐妹盟(CDU/CSU311個議員席位
25.70%     社民黨(SPD192個議員席位
08.60%     左派黨(Linke64個議員席位
08.40%     綠黨(Green63個議員席位

選民對過去四年的不滿怨懟,完全反應在這四年與默克爾聯合執政的自民黨(FDP)大選結果:自民黨被抛出了國會大門之外。從2009年光煇燦爛的14.60% 滑落成2013年的4.8% ,不足5% 而吃上國會閉門羹。這個結果將走入自民黨成立以來的歷史,首度德國公民拒絕「自由民主黨」進入國會。

由此可見,選民給過去四年的執政政績打出「不及格」的分數。

從德國政黨消長來看,確實是一片慘淡風景:「恐懼」讓德國投票人,大肆湧向傳統政黨,所有其他小黨慘遭滑鉄盧之餘,2013年還恰如雨後春筍般地,冒出一個甫成立於201326日,就在922日的大選日,差點擠入國會的新新黨派「新選項」(AfD 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

德國政黨消長風景:
(傳統公民大黨)增加
+ 7.70%    基民黨/基社黨姐妹盟(CDU/CSU
+ 02.70% 社民黨(SPD

(傳統小黨)減少
- 09.80%  自民黨(FDP
- 03.30% 左派黨(Linke
- 02.30%  綠黨(Green

(新新黨派)成立獲得
+ 04.70% 新選項AfD

新新黨派「新選項AfD」的浮出檯面完全符合201089 Der Spiegel 《明鏡周刊》文章「德國這個社會沸騰滾滾了 In dieser Gesellschaft brodelt es。其中明鏡採訪哲學家 奧斯卡内格特教授Oskar Negt) 他是德國當今最有名的理論批判思想家之一與尤爾根哈貝馬斯 Jürgen Habermas一樣都是重量級的社會哲學家

採訪中内格特教授闡述面對一個被忽視和被遺忘的民主,真正民主之士就揮手不戀棧了。同理可証於威瑪共和國的滅亡。一個逐步腐蝕分裂開來的社會階層,大衆的主體意識跟國家機構的公共系統互相排斥飄離:最後,呈現的是一個破碎的社會秩序,但是誠如您所言,表面上官方體制結構運作正常,似乎完好無損沒有賄選,沒有腐敗,權勢分配得到尊重,權力得以發聲。不過,在這個社會的核心深處沸騰著,可預計隨時就要爆發,就在人們開始對政治冷感之時,「政治黑市幻覺」同時形成 -民粹主義者伺機崛

内格特教授2010年預言的「政治黑市幻覺」,就在2013年的新新黨派「新選項黨」(AfD)身上得到印證。

德國選民的
67% 認爲投票給AfD是因爲對所有其他德國政黨的不滿,
14% 認爲投票給AfD,為的是他們反歐元的立場。而

投票給AfD的選民則說
60% 為的是他們反歐元的立場
37% 也是因爲對所有其他德國政黨的不滿

默克爾的歐盟危機處理低劣至極,從以市井之流的話語:
『南歐人的年假太長了!』(結果研究統計數據顯示,德國人的年假最長)
『看看南德施瓦婦女如何持家(schwäbische Frauen 以節儉著名),就知道該如何渡過危機。』

以至毫無想像力地,強制前社民黨總理施洛德實踐的「議程2010」給歐盟危機國,除了不給錢 →給錢→不給錢→續給錢之餘,毫無整套處理歐盟危機策略。

就在不給錢 →給錢的過程中,2009年默克爾使出一個語彙「無選項地alternativlos」援救希臘。由此,這個字被選為2010年的「非字Unwort」榜首。接著2013年德國出了一個「新選項AfD 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

有趣的是,資本主義繼2008年雷曼兄弟銀行破產,人心惶惶,佔領華爾街運動形成,蔓延歐洲直搗法蘭克福銀行街之餘,並無法讓德國要求社會公道的左翼勢力如虎添翼, 根據大選結果

社會公道的左翼勢力(紅-紅-綠 rot-rot-grün)總共獲得319個國會席位:

25.70%     社民黨SPD192個議員席位
08.60%     左派黨Linke64個議員席位
08.40%     綠黨Green63個議員席位

事實上,不僅高於默克爾的311個國會席位,且超出絕對大多數寶座規定的316個國會席位。然而統計數字卻又説明:

52% 德國人傾向傳統大黨聯盟:基民黨/基社黨姐妹盟 社民黨CDU/CSU + SPD
19% 傾向左翼勢力聯盟:社民黨 綠黨 左派黨SPD + Green + Linke

當然,除了民意數字統計,左翼勢力堅持排斥擁有64個席位的左派黨,也是社會公道的左翼勢力紅-紅-綠聯盟不成氣候的主因。

2013年大選結果顯示如同内格特教授預言:德國這個社會沸騰滾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