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24

社民黨的大選聯盟選項:勇於向左踏步 Koalitionsoptionen der SPD: Etwas mehr Links wagen



前德國社會民主黨派主席法蘭茲·明特費林Franz Müntefering大選前曾說:
默克爾是一個沒有土地的女王。Merkel ist eine Königin ohne Land
默克爾第三度連任德國總理,證明她的成功?
這句話並未説明事實。事實是:她的成功在於政治權術運用;也在於她政治無能的成功掩飾。她不賦予黨派政治目標、不在乎黨派政治認同、不需要確立政治方向、避免政治溝通。但是一旦嗅出其他黨派風向斷然將各派政治見解悉數納入兜囊掏空其他陣營的政治目標模糊各個黨派政治認同。把所有其他黨派的標籤,不容分説地貼滿自己門面,續以龐大身軀掩飾身後一片,好整以暇地坐享自己給自己的封號:「我是全德國的總理 Ich bin die Kanzlerin Deutschlands!」

說她掏空其他陣營,委實委屈了她的能耐:她也掏空自己陣營所有其他潛在男性對手,所有對她形成威脅的對手滾的滾、走的走,以至於今天的基民黨成了默克爾一人的空殼黨。

她真贏了這場選舉?下面這篇評論,清楚分析出德國2013年大選的核心本質。
2013年9月24日《明鏡網 Spiegel Online》

專欄作家:亞克伯·奧格斯坦Jakob Augstein創辦《星期五》報刊,同時為明鏡網撰寫專欄〈不忌左傾 Im Zweifel links〉。他父親就是曾經赫赫有名的魯道夫·奧格斯坦 (Rudolf Augstein),於1947年創辦了《明鏡周刊》。


風靡萬象的默克爾瘋攫取了德國。群衆顯然忽視了一件事實:黑黃前執政政府才是選舉輸家。贏得選舉的乃是中產階層的偏左大多數。社民黨不該錯失良機。
女總理在大選之夜沐浴在榮耀光環之中:「我們的戰果太了不起啦!Das haben wir toll gemacht!」安格拉·默克爾面帶微笑地歡呼。但 - 果真如此嗎安姬不可默克爾巨星誕生若說默克爾是一位女王或聯邦她大堂而皇之地慶祝勝選。但德國總理式的民主毫不具備君主色彩身為德國總理默克爾才是大輸家她的前執政政府被選票勒令停止她領導的基民黨/基社黨姐妹盟與自民黨的聯盟政府沒有贏得絕對大多數選票贏家其實是反對派。

據可以一目了然看清選舉結果。與2009年相比,黑黃(前執政政黨聯盟)丟失大量選票。無以支持聯合政府續任,因為自民黨已然死于默克爾之手。最後默克爾對付聯盟夥伴,好似一蹬踢開腳邊小狗。讓自民黨癱死在國會大廈門口:自由民主黨員,請到門口一邊兒去。這個結果令人瞠目結舌,以至於更令人驚訝的大選實質效應在某種程度上未能充分反應出來:德國社會認同落實於中產階層的偏左大多數。這個大多數雖然微薄,但顯然相當穩定。如果社民黨SPD願意,那麼德國的未來可能就是社會公道左翼勢力的天下(rot rot grün


「還有什麼比勝利更能代表成功克勞斯·沃維萊特〔社民黨柏林市市長Claus Wowereit在電視上這麽 同時向女總理致敬。默克爾攫取艾德諾效應(Konrad Adenauer聯邦德國二戰後第一任總理、基民基社聯盟黨魁)的個人選票,搞得競爭對手暈頭目眩不已。以至於完全忘記了該慶祝大選贏家才是社民黨自己。社會公道左翼勢力紅//綠總共獲得42.7%的選票,超過黑色聯盟的41.5%。現在,社民黨只須要充分認識到,自己乃是社會公道 —左翼勢力 大多數的一黨

選民選的是默克爾其人 而不謀其政

默克爾的成功也正是她厄運的開始。選民選的是默克爾其人 而不謀其政。大選之夜出現一個有趣的問題總理當晚被問及任何與聯盟的黨派是否必須做好心理準備不是被政治消自民黨2009-2013),就是嚴重選票吐血社民黨2005-2009?」默克爾的回答,好似突兀地開始放映她繪的卡通影有很多德國人覺得我們生活在一個非常好的國家。

事實是,默克爾肆無忌憚地糾纏德國政治系統的中間勢力。 在她手下,自民黨 變得多餘。 社民黨 被侏儒化。綠黨—中氣不足。右翼勢力則冉冉上升出現一個反動新勢頭,在在宣誓它的來臨「新選項黨AfD是否如同所有新興黨派成立之後即將快速消失有待觀察他們卻擁有大好土壤因為他們給予德國「傳統保守派」一個新家這個傳統保守的家鄉被默克爾親手拆解。前國防部長Karl Theodor zu Guttenberg因剽竊博士論文而下臺)誠然令女總理沾沾自喜地在選舉前不久,為文上報爲此現象做出相關論述。
只有左翼勢力仍然忠於自我認同。德國大選當天,同日進行的黑森州地方選舉,選民支持左翼勢力,而在聯邦政府大選當中,選民同樣體面地向左翼勢力表態認同:最重要的是,左翼選民證明,沒有奧斯卡·拉方丹Oscar Lafontaine他們依舊堅定不移。左派黨領袖季希(GregorGysi) 喜滋滋地大喊「還1990,誰敢相信左派能夠一躍登上德國聯邦共和國第三大黨」。聽起來像一個皮的玩笑,卻説明了選舉結果真相

一條伸展開來的國家裂縫

默克爾基民盟而言並非沒有後果。稍微誇張些形容,我們也可以說,默克爾把基民盟帶向為贏戰不惜自焚的道路。因為他們成功的背面顯示出:一條伸展開來的國家裂縫。大約有一半的選民願意讓默克爾繼續「糊弄 wurstelt」攪局 不這麽說我們沒有其他語彙來描述她小碎步又毫無決斷的政策。另一半選民期望改變政策:向富人徵收更高稅出籠更多社會公道政策,更深刻地打造一個歐洲家園

這是一個怪異現象:所謂凱旋安格拉·默克爾真相是,她現在卻面臨著各個地方州政府敗選,一個沒有土地的女王。而所謂的失敗者社民黨SPD 如果願意可以為自己力挽狂瀾。社民黨必須接受一個穎的角色。一個巨大社會民主公民大黨的時代已然結束。2009年選舉結果的23%,或是今年接近26 説明社民黨的黨誓言,已經不再代表左翼反對經濟優先地位的唯一勢力。社民黨僅僅是一個主要反對黨。僅如此,再多沒有。重新的時刻已然降臨社民黨也當今左翼分散出來反對力量中最優秀的一支她的任務乃是吸納綠黨和左派黨結盟在她領導下,創造出一個新的傾的自由主義政府。

這個信息在黑森州,比「聯邦大選」的結果更為淺顯易見。黑森州的選舉結果,社民黨距離基民黨並不遠 但是民主意味著:多數就是多數。

當選擧數據逐一揭曉,社民黨議會主任Thomas Oppermann 說:「這個結果不能夠被視爲選民委託我們進行組成政府的會談。」或許 Oppermann 說得不錯。但他也提醒民衆,社民黨犯下的失誤。一個對默克爾的大多數,的確存在於德國社會之中 然而儼然是最大反對黨的社民黨,卻不加以正視

社會民主黨終究必須彌補這個視障。在黑森州他們有大好機會讓民衆認識 - - 結盟乃是一個德國未來的良好政治模式。社民黨必須採取這條路線這個路線同時意味拒絕聯邦結構上與默克爾締結大聯盟Große Koalition民衆完全無法想像,一個再次與默克爾結盟執政四年以後的社民黨會是什麼下場難不成最後也慘遭肢解了所以,難以萬全之下最好的選擇該是:重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