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05

阿聯酋 Das Übermorgenland


明鏡專題報導:“後日之國”

不可否認地,全球的目光才終于完全對焦於中國之際,突然遠処閃耀著另顆爭芒的星星!二月初的明鏡周刊和時代雜誌分別報導這個國家:阿聯酋 - 阿拉伯國家的一朵奇芭!

看看明鏡的這段文字:若真有真主阿拉,他現在一定很不爽!因爲竟然有人跟祂一較神力,而且比祂更懂得市場行銷、更具有企圖心!“歡迎蒞臨拜訪創世主!”一個掛在杜拜購物城的廣告牌。一位名叫Mustafa生於阿聯酋而穿梭于英國商界的阿拉伯人正到處散發他的名片,名片上寫著“世界 -總經理”。

Mustafa 跟他的同事不是在吸納人類的靈魂,他們的客戶來自哪個國籍、有何膚色、有何宗教信仰其實非常無所謂。錢包才有所謂,而且最好又滿又鼓!因爲有意購買“世界”這個超級項目的買主,至少要能夠拿出1500万美元,才能買下最低價的一塊地。而,他得到的不是一棟別墅、一座公園,而是一個權利金。凴此,他可以在幾千平方米的沙子上蓋房子。這沙子可珍貴極了!從杜拜遠眺地平綫立於波斯灣的那一片鋪滿粗鵝卵石的人造島嶼,視線之内呈現的是全世界發展最迅速的城市!最貴的權利金賣到5000万美金。


這片島嶼造型如同世界地圖,德國地圖的造型呢?建築招標被一個奧地利的建築商標的,而德國的國家科研中心Fraunhofer Institute將座落于這塊德國地圖的島嶼,負責展示建築物理技術。

多年來我們只聞悉來自阿拉伯國家的各種恐怖主義的坏消息。現在好像突然一位新的法老掌權。他們跟西方也跟東方世界多元化經貿交易,重新定義“絲路”的内涵。一個沒有選舉、沒有反對黨的阿拉伯皇室的優良治理,在瑞士IMD的國家競爭力評估下,阿聯酋竟然超過東京、倫敦和柏林。他們所有的一切都要擁有“最高級”,所以,101建築的高度好像也成爲世界紀錄的歷史。

這朵奇芭的鑰匙人物是阿聯酋酋長默罕默德!20多年前他駕車經過杜拜沙灘,今天這片地蓋滿了酒店。20多年前卻是遠至地平綫空蕩一片!而他那時卻只看到一個男人跟他太太和幾個孩子在海灘上玩耍。他納悶地停下車走向他們詢問他們不怕這麽惡毒的太陽嗎?這個正在玩耍的家庭嬉笑回道:“太陽惡毒?儘管來吧!我們來自德國正需要她呢!”酋長說,當時那如同當頭喝棒!他才體會到這個地方成爲觀光勝地的無窮潛力!他說:“國人以爲我瘋了,套用一句阿拉伯俗諺:大海如何填平?你看看我們的海港!棕櫚島嶼、世界島嶼、還有即將成形的宇宙島嶼!你當然能填平大海!而且,再簡單不過!”

他任命的經濟部長竟然是一位女士,當然,她來自皇室,但這個性別擔任部長級別在阿拉伯國家是破紀錄。阿聯酋也是全世界唯一徹底的E-政府運作。任何官方申請全是互聯網操作。他去年甚至要買下美國六大海港。直到被美國國會大聲警告阻擾而告終:“這可能嗎?!在911之後的幾年裏,美國各大重量級海港竟然被阿拉伯人收購?!” 酋長默罕默德說:“我們什麽都要第一!不是在可知的未來,而是現在!”酋長默罕默德的國家願景到現在才實踐了十分之一。

阿聯酋是一個父權主義的國家。醫療免費、教育免費、成家者免費得到一塊政府撥送的土地。但優惠政策只限於本國人。杜拜人口不过140万人,85%是外籍人士。每140万人當中的8個人在杜拜生活工作的人才有資格申請入籍,入籍意味才能享受到上述的福利。剩下的人是外籍白領和藍領階層。沒有這些人,難以想象會有杜拜奇蹟!

在阿聯酋的波斯灣上應有盡有。法國香檳、俄國魚子醬、意大利的塊菌… 一位應聘來的建築教師GeorgeKatodrytis在一篇文章說:“一個城市的認同感是無法創建的,它是承續形成的!一個來自零的都會,純粹發展商業物流,面對各方異族文化;這地方令人想起二十世紀初的紐約!”一個21 世紀的世界城市需要的不只是建築指數的最高位,不只是科技技術,更不只是商務… 此地的一些酋長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一個世界城市還該具有的核心内涵是“文化”。於是畫廊、音樂廳相繼而起… 但,文化内涵不僅在文化建築物,而在一個城市的底蘊賦予給藝術家、音樂家、畫家以多少的哺乳奶汁… 但,僅在創造藝術作品的知名度而言,此地已成了藝術家的殿堂。

在杜拜鄰近的城市Schardscha,由一位酋長公主多年來親自負責的藝術展,是各知名藝術家每兩年一次必須朝拜的殿堂。這裡展示的藝術作品,在阿拉伯國家的普遍價值觀來看是驚世駭俗的:18世紀後宮同性戀的性交繪圖,又譬如今年三月的波斯灣藝術展上,一件攝影蒙太奇作品,展示布希與賓拉登的性交鏡頭,將會在巨大熒屏持續呈現。

如此説來,波斯灣上遍地黃金?一位來自德國Westfalen被委任專研波斯灣情勢的Michael Wette說:巴林(Bahrein)是此地唯一潛伏的政治炸藥,端視皇室如何處理國内被歧視的什尼派族大多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