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18

AIG《貪婪的大總部》


2009年7月13日期刊
《Der Spiegel 明鏡周刊封面專題報導:貪婪的大總部》摘譯

(專題撰文記者:Beat Balzli, Klaus Brinkbäumer, Ullrich Fichtner, Hauke Goos, Thomas Hüetlin, Christoph Pauly)

本期的明鏡周刊封面標題“全球最危險的公司 - AIG”
你以爲圖片是插著AIG旗幟的紐約總部?
錯!圖示著一顆置於摩天大樓之中的定時炸彈!!

爲什麽AIG是紐約金融中心的定時炸彈?
爲什麽AIG是全球最危險的公司?
因爲它在美國政府,金融制度漏洞的慫恿下操作迄今


AIG今日的敗局回頭追溯四度易主從Greenberg開始
他操弄帳務俾使AIG的徵信指數達到AAA級
2004/5年一宗Citibank的保險案標示
Greenberg鑽法律漏洞以賺取巨額保金
而以法律漏洞不予Citibank以保險賠償
1986年起他就開始跟Investment Bank “Drexel Burnham Lambert”合作
由此衍生了CDS (Credit Default Swaps信用違約交換)的金融產品
CDS就是全球任何債務人無法償還銀行的債務,AIG負責償還
而全球許多銀行就是以此合約制定公司的資產財務報表
可謂AIG協助全球銀行減低銀行貸款的風險 – 紙上操作的。



接下來是英國的AIG FP
負責人Cassano一眼就瞧出暴利端倪
改革金融市場的結果是發明了CDO擔保債權憑證
(CDO 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s)
可以假想這個金融產品是個俄國民俗玩具娃娃
真正負債的是核心娃娃(譬如次貸債券)
包住負債核心娃娃的下一個娃娃承擔風險
再下一個包裹娃娃就又成了一個新的CDO產品
依此類推
結果是保險原始負債風險的核心娃娃早已被隱形
而且是保險金額愈滾愈大
這其實就是債券的再證券化
2004年CDO總共發行1570億美元
2005年—2720億,2006年5520億,2007年5030億。
所有的風險承擔最後都以AAA級的AIG擔保

憑藉優渥的政治背景
AIG儼然就是USA
瘋狂地操作衍生金融產品
風險越大,利潤越高
AIG數十年來全球的信債操作
竟然僅僅建立在AAA級的基礎上
一旦AIG的徵信級別突然被調降為AA+級
它就需要大量現金 - 巨額的現金
提供給受險者足夠的擔保 - 因爲合約是這麽定的
信用與信用之間的擔保
只能提供到信用動搖的那一刻為止
僅僅一個級別的徵信調降就足以造成信用動搖
再好的聲譽都付諸東流
客戶要看到的只是現金擔保
這就是“collateral擔保”的概念

2008年2月AIG公佈僅僅在2007年第四季度
CDO產品部分就造成115億美元的損失
Cassano被要求走路
他同意不控告被他虧空了百億美元的雇主
從離職起的九個月裏
Cassano每月支領一百萬美元
支領金額明確地寫在解約合同裏
“US$ 1,000,000”
這是績效獎金?還是咨詢費?
爲何Cassano離職後還可以支領9百萬美元?

如同江河瀉下的AIG
2009年第一季度虧損617億美元
或如同《Sunday Times》這樣報導的
2008年的第四季度AIG在那三個月裏
以每小時虧損2800萬的速度縮水
確切地說,是那個黑色的星期五2008年9月12日
S&P(Standard& Poor’s)徵信所表示有必要讓AIG降級
AIG董事會現在已經非常清楚這意味什麽
客戶又開始要求兌付擔保現金
不是百萬金額,而是數十億、百億
而且是必須立即兌現

2008年9月15日週一全世界都知道雷曼兄弟倒閉
週二美國財長鮑爾森電至AIG提供850億美元
條件是AIG必須把公司分割為20或25個小公司出售
只是2008年秋天經濟一落千丈
AIG即便是最優秀的保險業那一塊也乏人問津了
賣不出去的AIG也就無法償還850億美元

2008年11月國家通融貸款條件
並將紓困金額提高為1500億
這個數字是聯合國一年年度預算的75倍
美國人的稅金提供這個金額單單給總部設在紐約的AIG
2008年秋一收到紓困融資的AIG
馬上匯出巨額款項給要求兌現的客戶
其中包括現任財長鮑爾森曾是前老闆的高盛
AIG的發言人Mark Herr說
“政府下達明確政令,紓困資金必須先履行證券合約義務。”
政府決定先給高盛買單?
AIG的案例讓整個社會心靈嚴重淤血
當人們還得知紓困資金最先給付的竟然是AIG經理的獎金?

從2008年10月開始美國國會開始聽證傳訊AIG負責人
開始釐清這宗案件造成的嚴重傷害
不僅僅是經濟上的,而且是道德、心靈、象徵性的
四位AIG負責人都必須出席
Greenberg交棒給Sullivan
接下來的負責人是Willumstad和現任Liddy

Sullivan描述這次的金融危機是“全球金融海嘯”:
沒人能夠預測危機
也沒有人能夠預防
好像全世界被一場惡浪席捲
曾是民主黨總統候選人
現在是俄亥俄州Cleveland議員Kucinich
在聽證會上與一群議員共同聆聽
聼Sullivan親口道來
當今的審計制度是製造這些問題的弊端
在他眼裏數月來全球瘋狂的演變只是“問題”
AIG只是被惡浪捲進波及、、、
然後他被打斷
議員Kucinich坐在左席外邊開口說道:
“也許這就是這場危機的最佳説明,
董事執行長視自己為受害者?!
美國人的優良道德勇氣安在?
正視錯誤的勇氣
做出決策的勇氣
防患于未然的勇氣
踏實堅持邁向成功的勇氣,在哪裏?”
Sullivan不回答。
勇氣?那是因爲險峻的情勢戲劇性地惡化
AIG才被迫嚴謹據實地呈現公司的資產負債!!

坐在椅子上的Greenberg顯得矮小
面對衆議員、美國國旗和展示美國200年來民主的油畫
他輕咳兩聲,然後越說越憤怒
他說若他還在位AIG不會那麽慘
他認爲AIG不是大到無法管理
而是大到被人錯誤管理
說句心裏話,他說
“AIG的經營模式沒有錯,錯的是管理模式
管理人貪婪薰心昏頭了
竟然膽敢賣出超量的CDS信用違約交換的金融產品”
他,領導了AIG38年的他
公司倒塌不是他的責任!!
上任僅僅四年就花掉美國人1820億美元稅金
而且這筆紓困資金遠遠還不夠
AIG現任執行董事Liddy出現在聽證委員會時
還堅信美國政府可以永遠是AIG的“股份最大持有者”
“也許紓困資金遠遠不夠
也許在歐洲大量賣出的CDS和CDO會造成更嚴重的虧損
這樣AIG可能會被迫把虧損
呈現在各種包裝信貸金融產品套餐裏”
言下之意AIG希望以後被稱之爲AIU
被問及“紓困資金到底有沒有希望還給納稅人?”
他囘說:“那得視全球經濟局勢而定,再次地,我保證各位我們會竭盡所能;
但是我們無法控制全球經濟局勢的發展。”
“Mr. Liddy,你要拿我們的錢可是不告訴我們你的拯救方案?”
Liddy說:“若我透露拯救方案的細節,等於洩露機密給同業競爭對手、、、”
“你接受百億資金紓困,卻不相信我們?AIG今天市值到底是多少?”
Liddy說:“50億美元。”
這是他當時在聽證會時說的,而今AIG僅僅擁有13億的市值。
議員Speier說:“50億?你知道你從我們這裡得到多少錢?1820億給了一個只值50億美元的公司!你真的認爲美國納稅人有一天可以拿囘這筆資金?”
Liddy低聲說“Yes”,只是他的聲音越來越小。

他根本沒有任何機會
他站在邪惡的那一邊
他就是華爾街
正直的一派站在他對面
他們總是對的,而且他們終于報復了
在電視上實況轉播的
即便他們釘錯人上了十字架
這不是Liddy的錯
他只是來救火的,2008年9月才來的
他努力救火,他只收取象徵性一美元的年工資
可是他不爽到極點了
毫無興趣再繼續為AIG這個企業、為他的國家效力

聽證會結束數天後
他辭職不幹了
他不願意繼續作AIG領導階層的高峰首席
只是 - 何謂高峰?
底下根本沒有山了
只是一個世界墜落的碎碎片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