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05

Liebe Dich Selbst 厚愛自己,und es ist egal, wen du heiratest 無所謂伴侶是誰

去年歷時甚久的德文暢銷書《Liebe Dich Selbst 厚愛自己,und es ist egal, wen du heiratest 無所謂伴侶是誰》。


並不很注意坊間暢銷書籍的我(我其實根本不太閲讀德文小説或書籍),直到曾是我同事的女友,把書遞到我手上才知道這本書在德國早已沸沸揚揚。女友特意買下這本書,並且介紹給我,因爲此書作者曾經是我們二人的直屬上司。當然,後來看到我們當年的上司被各電視臺請到脫口秀訪問,而且數月名列《明鏡周刊》暢銷書排行榜冠軍,證明此書的確大受歡迎。

書在手上,不翻翻它,實在對不過送書人。翻了十多頁就失去興趣了。老生常談不合我胃口。直到最近我自己的婚姻發生問題,又重新拾來讀起,竟然讀了三分之一。結果又放下,還是因爲太過於「老生常談」。


但是這本書(雖然只讀了三分之一)的確道出一些人間真理價值。它再三重復的信念就是「回歸自我」。沒有人能夠為你個人的幸福負責 – 老生常談!但是這本書特別著重的是「無所謂伴侶是誰」,這句話乍看來好像是對一世伴侶的輕蔑;恰恰相反,一個能夠跟你相處一世或是分享百般私密的伴侶,怎麽可能無所謂?爲了追求終極快樂滿足與平衡,必須訴諸自我,但是如何看這位一世伴侶呢?該這麽說,他,或她,絕對是一世好友。跟一個人享有那麽多的「私密」包括性,假如他,或她最終不符合願望,並不代表他或她的失敗,其實只是個人反射期望的失敗,所以必須訴諸個人。

這個説法其實完全滿足西方的個人主義。也在滿足一個家庭需要 – 因爲家庭永遠不是個人。所以它其實喚醒一些社會意識 – 家庭對社會的責任。從這個角度,這本書對社會而言是健康的。它試圖讓一個瀕臨人類關係瓦解的社會,重新面對,重新結合。

妳,你,曾經一世的伴侶真的如此不堪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