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9-22

文藝復興的臉龐 Die Gesichter der Renaissance

Leonardo Da Vinci 達芬奇1490年
《Porträt der Cecilia Gallerani (Dame mit dem Hermelin)茜茜拉葛來朗妮的肖像(抱貂的女人)》。
柏林博物館島嶼之中的Bode Museum正在展出的「文藝復興的臉龐 Die Gesichter der Renaissance」該是目前這個城市的精彩之最。據説這批展品只到10月底還是什麽的,就動身前往紐約。



這個展覽有何精彩?它囊括了前文藝復興的繪畫藝術大宗。而且重點在肖像。那是一個沒有影像,而人們希冀留下社會重要人物影像的年代。所以這裡將看到曾經富裕豐沃的文藝復興前期的繪畫高瞻藝術:肖像。這個字的德文是Porträt。拉丁文裏的這個字有兩個意義:“Hervorziehen 呼之欲出”和“Festhalten 將之凝固”。這就是前文藝復興時代“肖像”的意義和藝術的境界。



不同於現今藝術家的商業運作。十五世紀的藝術家乃是備受尊崇的人文才華。一般畫家、音樂家都會被公爵國王延請到宮殿,成爲「御用畫家」。這樣一幅幅王室人物的肖像流傳人間後世。除了畫像,也有半身像雕塑或是銅幣人像。這個展覽會「文藝復興的臉龐」顧名思義,身置展列大廳,前後左右,十五世紀的影像幢幢,古色古香。有意思的是繪畫藝術技巧延續和發展的呈現。如何透過肖像繪畫展露一個人物的性格,職業,功績,甚至不屈不撓的精神。


這裡特別值得一提的當然是 Leonardo Da Vinci 達芬奇1490年《Porträt der Cecilia Gallerani (Dame mit dem Hermelin)茜茜拉葛來朗妮的肖像(抱貂的女人)》。


人體比例均勻感,一直到達芬奇才完美落實。而這幅肖像特別生動,因爲茜茜拉的坐姿向左微傾,而頭部卻朝著右方瞧。這裡呈現出來一個生動的轉身的動作,動感的呈現也在茜茜拉彎曲手指按捺懷中白貂,白貂與茜茜拉同樣被一樣東西吸引了。這麽一來,整幅畫就生動起來。而有趣的是白貂這個字與茜茜拉的姓有異曲同工之妙:Gallerani葛來朗妮的發音與希臘文Galée(貂)相似,而「貂」在文藝復興的時代被視爲潔淨謙卑的象徵,據説這個小動物很怕髒,而且一天只進食一囘。


但是這幅畫沒有透露的是白貂與茜茜拉的視線被什麽所吸引呢?耳機介紹吊足胃口,這時,我的手指必須滑動(真的,操作如同iPad)點擊第三個闡述圖。這裡,才吐露:1474年出生的茜茜拉視線轉向她才深深愛著的公侯 Ludovicos,那年是1489年,而他卻于1491年娶了 Beatrice d’Este.。


潔淨、純情、仰慕、雋永都在雙眸目光投射出來,美哉!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