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02

美國神權 Moral Majority


法威爾是誰?多年來我痛心知道的,只是美國這個國家嚴重的政教意識形態出軌,這位法威爾是否是始作俑者,且影響力深入美國文化到什麽程度?他對美國使了什麽法力,能夠讓一個科技教育領先的國家,人民和領袖輕易把人類良知讓位給神權以治國 – 一位執政者可以以神的名義帶領國家的方向 ??


法威爾(Jerry Falwell)牧師去世。法威爾乃是“道德的大多數Moral Majority”組織的創始人,從1970年代起,就把“反對墮胎,家庭第一,道德優先,美國第一”等價值推入政治日程表,並主控了共和黨。由於高舉著“上帝在我們這一邊”這杆大棋,他得以引領風騷,全盛時期,他的談話有百家以上電臺聯播,足見影響力之大!

法威爾的魅力何在?!我在想,問題怕是出在美國民衆?!

Times有一段關於法威爾的專題報導,由此得以一窺法威爾的一生和美國政教結合的興起。

法威爾在自傳裏說到他來自一個撒旦和上帝廝殺般戰場的家庭,慈和的母親代表的是上帝播種的善,具有企業冒險精神的父親是撒旦播種的惡。1951年他18歲時受洗皈依基督教,稟賦了父親企業精神的遺傳,他一步步地經營他的宗教 – 相當成功!


他首先成立了一個教堂
他即每日挨家挨戶尋訪100個家庭參加教會
他又上廣播和電視節目,由此認知傳媒力量的驚人
他續而成立一所專科學校,後來升級為大學
他至死,職為該校校長,兒子將會續任該職
他捍衛基本的道德價值:反墮胎,美國第一,同時積極組織“我愛美國“活動

1979年 Paul M. Weyrich一位保守主義活動分子告訴他
美國擁有捍衛相同道德價值的大多數
這些人或許對聖經的個人註解不同
卻擁有共同的道德價值觀
他眼前立刻浮現一個願景
二億美國人被召集起來
他們可能來自各種宗教
天主教,基督教,猶太教
或甚至是無神論主義者
不管他們信啥,日程表卻只有一個
捍衛反墮胎,打倒道德悲觀主義,
反馬克思主義,反列寧教條
於是“道德的大多數“這個組織成立了
組織的原則簡單:拯救人們,先受洗,後註冊加入
政治口號更簡單,手指聖經,對著教會信徒說:
“候選人相信它,就投票給這個人;不信聖經,就不投票給他!”

1980年在雷根競選總統的助選活動上
“道德大多數”出盡風頭,他們自己也驚訝自己的影響力
最終他們影響力的終極彰顯,是在曾經的酗酒徒布希,當選總統後發揮到極致
法威爾本人很遺憾從未能進入政治核心
卻是他的跟隨者例如Karl Rove
隨侍布希左右,精心繪製保守右翼的權力藍圖

至此,我仍不見法威爾的魅力!他只是很會經營,如此罷了!我在想,問題出在美國的民衆,
不是嗎?

自從美國擔任世界警察的角色以後,它的“家務事”就直接,間接地福禍于世界,所以我常說,美國自以爲是,國際事務,它説了算,那行,美國總統,由世界民選!那也算合乎民主的真諦!

另,上面以宗教之名,集體心靈蠱惑的case,讓我直接聯想到德國的希特勒。我不是在把法維爾跟希特勒作比較,而是在比較這種集體現象的共同処。

當年的希特勒哪有啥魅力來了,但民衆對他如痴如狂,在此,德國的社會心理分析學家佛洛姆的著書“逃避自由”中,對此集體心靈現象,有精辟的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