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18

好友的信



好友來函: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此沈重
母親的身型越來越纖小
母親的髮絲越來越稀少
母親的口味越來越清淡
母親的體重越來越輕減
母親越來越不願意出門
母親的生活越來越無趣
母親的話題越來越貧乏
我的心越來越來痛
12/13/09

另,妳說“目睹如何地球村民起手意圖毀滅......”
我個人斗膽推側 地球毀滅可能是自然現象 每一個行星也許都有他的壽命 好像月球 原本也是行星 發生的事我們知道嗎 自然界的奧秘 不是人類的智慧可以涵蓋的 就順其自然吧 無須太偏激 人生在世 渺小如塵土 短暫如朝露 得樂且樂 不傷天害理就好
~ ~ ~ ~ ~ ~ ~ ~ ~ ~ ~ ~ ~ ~ ~ ~ ~ ~ ~ ~

嗯!吾友,可以感受妳的慟!

2009年我好像是手持價值之劍的唐吉柯德,兀自揮舞呐喊心中的那把價值之劍。揮舞呐喊的同時我淡化了許多跟我價值相左的結識 – 其中包括我的家人。也只有最後蜷伏在病床上的母親讓我慟,其他的只能看淡吧!但 – 母親的命運也是自己一手鑄造,愛莫能助。

還真真是妳的詩句:

小小蕭牆內 決裂又何妨
伊甸園除了亞當 夏娃
並無其他家人

救了我!

我,當然也在努力生活調解心態。德國社會因爲2008、2009年的衝擊,無奈上演著社會人對國家對世界嚴重的信心危機,我並不是全球唯一。一些牽繫社會一路走來心心相伴的篤定價值譬如:團結、社會公義、民主都陸續被掛上問號,代之而起是“脫鈎”的情緒,政府和銀行家徹底玩弄了人民一囘!

所以 – 在這樣的心情下,我欣然告別2009年。期待來年的某年某月某日可以跟妳再聚。

別擔心我,這世界上最無需擔心的人就是我,沒辦法,年輕命苦一路堅強就成了這付德性 – 堅不可摧!

可愛的,a warm hug and be well, ok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