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9-25

錯誤的民主典範? 正確的極權壓迫?



點評丁果之文:《龍應台北大演講的誤導》


2010年8月29日《亞洲周刊》

丁果在為文之首,讚揚龍應台【龍應台在海內外一片讚陽中國崛起的輿論中,慧眼獨具,質疑富國強兵的現代化路向,提出了「文明崛起」才是真正崛起的重要命題】,證明丁果身為「資深媒體人」頭腦清楚,普世價值分明。

但是,突然語氣一轉,開始「狡辯」:【當她用「美麗島」折射「中國夢」的時候,卻發生了不容忽視的偏差。】。

丁果認爲:【龍應台在定位台灣民主化的時候,用錯了比較的基準。】他說:【當檢驗台灣民主體制的時候,不能用大陸的威權專制來做比較基準,民主和不民主,沒有可比性。台灣的民主制度如何,民主化程度的示範性如何,只能在民主機制的範圍內比較,也就是說,台灣必須與世界其他的民主化國家比較。】

請問丁果是根據那一條邏輯辯證學的理論基礎,來評定國與國之間的「比較基準」?中華民族兩地從1949年的代代辛酸一路至今2010年,有太多值得比較研究的線索啦!


不被賦予民主自由的人民,並不意味連「嚮往」的權利也被剝奪。神州人民前仆後繼,從1989學生爭取民主運動,到2009年劉曉波因爲零八憲章而入獄11年,神州學人也不放棄地呼喚民主自由。

丁果認爲民主國家只能跟民主國家比,極權跟極權比,雖然從人類政治學的角度而言,荒誕無比;但是這麽說神州13億人民,只能跟同樣極權的伊朗或朝鮮人民相比?!如此地把神州人民「比下去」,又有什麽好處呢?

反思人可以斬釘截鐵地告訴丁果先生:單凴台灣和韓國兩國的民主運作,司法可以置前總統貪腐于囹圄,就是亞洲民主的燈塔!!

沒有報導沒被處置的貪腐,並不代表就不存在!那只意味體制宿屙沉疾嚴重不堪,那恰恰在極權統治運作得以蔓延腐爛!

另外,丁果犯了許多「語彙」上的錯誤。從知識人的良知出發,沒有「錯誤的民主典範」,只有「錯誤的極權壓迫」。

「比較」永無疆界,因爲人類普世價值誠可貴,一個人類何須雙重標準!
反思人在柬埔寨金邊,可以任意上網瀏覽在神州被禁的網站 – 比較之下,金邊網絡比較自由!

越南部會首長職位從缺,竟然登報求才,求賢若渴,既公平,又以國家福祉為前瞻 – 比較之下,越南展現了一個求賢求才的雍容大度政府。

玆事體大,希望丁果還給神州人民值得享有的人類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