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05

Kader außer Rand und Band失控的老共幹部!

Der Fall Bo Xilai zeigt: Chinas KP verliert die Kontrolle. Führungskämpfe eskalieren, Provinzfürsten übernehmen die Macht
薄熙來一案顯示:中國共產黨正在失控當中。領導幹部的鬥爭逐漸升級,地方侯爵伺機崛起取而代之

2012年5月3日《時代周報 Die Zeit》

北京駐派記者:Angela Köckritz


有人說目前上演著一齣中國最精彩的肥皂劇,不過這齣劇的劇本永遠不可能通過審查。有可能沒有任何一個劇作家會想到中國政治階層竟然在全民注目之下,自行上演一齣裸劇。而主角竟然是一位地方侯爵黨員,被極端羞辱地撤消一身所繫的所有職銜。另位則是他的夫人被懷疑給一位英國商人下毒致死。配角則是這對夫婦集寵于一身經常四處駕駛保時捷或法拉利跑車的兒子。當這位父親讓他的市民大唱毛澤東的紅歌紅曲之餘,被解雇的警察局長和中國的博客共同致力發明新字碼,以便在審查之下仍能繼續報告所有相關薄熙來的洋洋大觀。他的名字在全球各地已成了中國二十多年來面臨最大一次政治危機的代名詞。


這個危機尤其顯示出黨結構中巨大的裂縫,同時顯示 – 即便聼起來駭人驚心 - 可能推展出早已逾期過時的政改討論。呈現了自1989年以來黨核心首度真正的鬥爭。


你可以說:老共真倒黴,薄熙來的醜聞居然在常委人事大變動之際昭然若揭。十月份將召開第十八屆共黨代表大會。然後共產黨領導人胡錦濤,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將退出政治舞臺,接棒人很可能是習近平和李克強。前者是一個高大健壯的傢伙,幾個月前在美國之行中的表現頗和藹可親。後者則自矜自持正襟危坐。他們的政治取向外界所知甚少,卻代表了政治局常委未來整體的特徵。而這個國家最強大的政治體系,九個席位中將有七位走馬換將。這個常務委員會將制定中國的政策大綱- 尤其對全球各地的經濟問題影響深遠。


你大也可以這麽說:正是因爲這個政黨面臨巨大危機,所以醜聞才浮出檯面。一宗謀殺案可以瞞天過海被掩蓋掉。但是權力真空卻瞞不過任何人。



進入常務委員會是薄熙來的主要目標,所以他才費盡心思地大搞「重慶模式」:


肯定資本主義,但以福利國家措施相輔相成,多一點對付黑社會的國家暴力(也用來對付持不同政見者)還多一點社會主義的點綴(紅旗飄揚和毛歌吟唱)。相對應的模式衆所周知是被欽點中國南部的廣東省:沒有社會福利網絡,但是多一些法治安全的資本主義。薄的被倒戈在許多人眼中是改革派的勝利。但事實上癥結既不在於派系意識形態的鬥爭;也非一個具有個人魅力政客飢渴的政治野心。重點在一個共產政黨,過去數十年經濟改革逐漸面臨的離心力呈現失控狀態。權力的核心失衡呈打滑之勢。薄熙來洞悉這個局勢,設法為己所用。他不僅僅像幾天前《紐約時報》報導:【薄熙來不僅監聽許多共黨黨員,還包括胡錦濤】,他甚至還設法與軍隊重要將領建立關係。『這種行徑對一位平民領導而言簡直是犯忌。』香港中文大學新聞工作者和政治學家的學員William Lam透露。整個共黨領導階級,一位不願道出真名的消息靈通人士說:『覺得面對薄熙來的威脅升級,他簡直破壞了黨部團結。所以最後只能去之而後快。』薄案證明他最後的下場乃勢在必行,因爲中國共產黨内沒有一套清楚的接班規則。


尋找接班人這個關口成了專制體制下可預見的斷裂點。在中國共產黨這總是熱可炙手的議題。毛澤東欽點三位接班人之中的兩位相繼失寵,第一個憔悴地裸死于牢房。第二位在一件神秘的墜機事件中喪命。直到第三位華國鋒才定局,但他後來不多久就被鄧小平推翻。即便鄧的接班人江澤民當年也不過是第三選擇。而且扶植他上臺的人,在他上臺沒多久又設法趕他下臺。重點是毛與鄧都算是中國政壇上重量級人物,凴個人意志足以影響整個政黨走向 – 雖然與毛相形之下,鄧終究還必須與黨元老商量國事才算。這兩個人物都擁有決定常委會人事成員的權力,之後就再也沒人了,也沒有任何規則可循。權力真空自在難免,各派之間的勾心鬥角呼之欲出。


從2007年開始,中共嘗試在重要成員當中進行頭一輪的試點投票,『有點像是主教選舉教皇一樣』一位内幕消息人士說道『可是這裡又有問題了:梵蒂岡主教的一人一票具有同等重量。在中共裏頭,這個人的一票卻要比那個人的一票含金量高出許多。』並不意味因爲某人的職銜比較高,而是他的人脈、家庭背景都有關係。中共黨内生態極端複雜,這樣如何能夠把一個選舉過程制度化?


爲什麽會那麽棘手呢?因爲終究它危及整個系統。而且我們必須從歷史尋求答案,因爲黨元老也這麽做。當毛澤東1949年成立人民共和國的時候,他四處宣揚神話,好像一個全新的東西從他手中誕生了。事實上,他只是接管了帝國政治體系絕大部分的基本結構,用共產主義的機構加以包裝。所以今天的中國與二千年前第一位皇帝的時代一模一樣:一套專制官僚體系。大多時候威權統治者幸好還能吸收智囊或野心勃勃之人,雖然早已不再奏效,卻有時也能暫時掌住統治權的效能。從1978年開始中國崛起路線正是絕佳例子。但是專制官僚體系也有嚴重缺陷,缺乏發語權和民主制,毫無監察與制衡的機制。在位之人,自行定位自行膨脹。歷史學者作了一次統計:20%朝代更迭是由於外來部族推翻在位皇帝。40%是平民暴動起義。另外40%則是政體内部崩潰。有可能虎視眈眈皇上寶座的候選人互相殘殺。或是各部會追求自身利益,不再效忠偉大目標。也可能單一官僚或是地方侯爵不覺得對中央政府有什麽義務。這並不意味共產黨政權明天就會瓦解。但是透露出許多體制嚴重惡化的徵兆。


譬如中國外交部顯示出,越來越多角色輪番上陣各自訴求各家議程。譬如國際危機組織 (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分析中國在南中國海爭端時指出,起碼有十一個相當於部會級別的部門,試圖在南中國海訴求自身利益範圍,而且經常造成國際糾紛的嚴重後果。


北京數十年來試圖以外交魅力攻勢,企求贏得南中國海鄰國的信任。一直到中國自己的漁船和巡邏艇在南中國海發生海島爭端,於是沿海鄰國相繼開始宣稱海域主權。海岸鄰國覺得面臨中國圍攻,於是轉向美國求援 – 形成對中國嚴重不滿。而中國在南中國海急躁難耐的行徑確實不是北京計劃中的策略。這背後絕大多是野心勃勃的地方侯爵,他們希望在懸而未決的海域先下手為強,以保住漁業或觀光業商機。而各大部會企圖從政治部門之間經濟利益損失以獲利。臆測海域藏有大量資源的石油公司施壓以伺機進佔。政府部門、地方省級、國營機構各行利己之事。外交部經常無能爲力,而當衝突升級到形成威脅之際才被呼喚出面解決。中國自己才是,根據國際危機組織(ICG),南中國海域上自己最大的敵人。


即便黨内區域領導和地方政府之間也暗流洶湧地較量控制主導權。並非由於意識形態動機,而純粹出自私人利益。當2008年經濟危機吞噬西方之際,北京恐懼會蔓延到中國,中央政府立即打開銀庫,每個人都可以任意起高樓。只要經濟仍然騰飛。地方幹部樂此不疲,畢竟地方成績的數字來自於國民生産總值。建築項目到底有沒有意義就不在考量之内了:這裡龐然怪物地一座遊樂園、那裡一棟巨型大會堂。薄熙來的「重慶模式」絕大部分就是從這股建築熱潮來的,只是他並不僅僅建起好大喜功的會堂,也營建優惠住宅照顧了許多貧民。不過金融專家都在問目前中國的銀行體系中,有多少潮流性的不良貸款,同時幾年後省級政府的債務會爬到多高?


曾經中國並不在意或多或少的不良投資,那時的中國非常貧窮,迫切須要馬路、機場和火車的建設。這個時光早已不再。以低廉工資作爲世界加工廠的優勢,如今逐漸被其他國家迎頭趕上。中國的經濟勢必開始朝新技術和高科技的方向轉型,它須要調節和尤其是確切的法治保障。因爲建築業與地方政府的大聯盟勢必帶來另個更嚴重的問題:地方政府必須自營預算,於是只好出賣地皮。「有地可賣」地何處來?意味必須非法徵收農地,集結打手驅趕農民。這麽一來更造成全國性的地方暴動抗議。這一切削弱人民對黨的信任,這份信任其實被勢不可遏的貪腐早已嚴重受創。


薄熙來和他精明幹練的夫人據説雙雙了捲走高達10億美元的巨款。也因此他們與那位英國商人尼爾•海伍德引起那次致命的爭端。這是官方版本醜聞的核心。實質上對中國公衆而言一點都不稀奇,貪腐案件早已見怪不怪,怪異的是薄案直接讓權力核心拉起警報。『軍中有些人使用各種黑手黨的招數』他們不僅厚顏無恥發財致富、陰謀詭計陷害、威脅他人。『對付正直幹部他們會直接進行肢體攻擊、綁架、勒索。』作出這些敍述的並不是持不同政見者,據美國雜誌《外交政策 Foreign Policy》報導,前不久人民解放軍負責後勤部門最有勢力的將領劉延(譯音)這麽敍述高級將領内幕。劉應該非常清楚内幕,他的部門處理相關房地產、金融和糧食供應的巨額合同:『沒有任何國家可以戰勝中國,只有我們自己的貪腐能夠毀滅我們。』


這些精闢的警告是否會產生任何後果無人能知曉。中國的沉屙宿疾只有一帖良藥:政治改革。不是因爲持不同政見者或是西方政府要求,而是因爲這個政黨空洞地要求絕對權力的體制不但解決不了反而愈加惡化整個形勢。即將退位的溫總理不斷地提出政改的要求,不過他呼喚的並非西方普世皆准的民主,而僅僅只是多一點法治。他的政黨同志偏執忽略他的呼喚,或許這麽一來他可以撈上一把順風。過去數天三大黨報,其中包括《人民日報》,都刊登出相關政改長篇大論。這是一個新現象,據觀察人士說,這必定是來自最高層指示而使然。


薄熙來一案,據《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報導,黨政府應該會盡速判決。關押薄熙來不是難事,要解決薄案隨之而來的問題卻非易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