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21

NSA : Der Brief an die Kanzlerin 給女總理的信:Juli Zeh












普世價值?公民意識?有意義嗎?的確,它完全沒有具體利益可言。它 僅是一個抽象的價值觀、一種人格姿態、它 甚至無法果腹禦寒。但是,它 賦予人以尊嚴。

是呀!公民尊嚴的姿態在中國人而言,的確是陌生的文化異體。由下面一段談話可窺見一斑:

甲:「由許志永主持新公民運動而被判一事,可見習近平統治趨向寬容。」

乙:「要求自由、公義、公佈官員財產鋃鐺入獄,居然可謂之“寬容”?!」

甲:「許志永才被判四年呀!要知道劉曉波被判了11年呢!」

判刑長短的比較,成了定位中國統治者寬容度的準繩。這位甲人士居住西方,享用西方的所有人權。

所以,《漫漫長路朝西走Der lange Weg nach Westen》一書作者,柏林洪堡大學近代史學名譽教授溫克勒(Heinrich August Winkler)將之謂爲「西方珍品 Das Bestevom Westen」 它珍貴,因爲只有它,才能免人類於「被踐踏、被剝奪、被利用」。而,它無法與生俱來,且無法捉摸之、嗅之聞之。但是有一種姿態,令人嘆為觀止,讚曰:「其浩然公民意識沛然莫之能禦也!」

那是德國女作家Juli Zeh


 
2014515日《時代周報 DIE ZEIT

Juli Zeh (左二)與其他二、三十名作家前往柏林總理府遞交公開信和國際呼籲
2013年女總理默克爾收到來自德國女作家Juli Zeh與其他三十位作家共同草擬的一封公開信。這封信獲得全球67407名人士簽署。他們要求女總理不可無視聯邦德國有史以來「最大的一件監聽醜聞」。Juli Zeh 至今未獲任何囘覆。女總理既沒囘函,亦未對全球上千作家反對美國國家安全局的大衆監聽措施的呼籲,作出任何反應。現在,Juli Zeh 寫了一封警告函給女總理,並且問道:「您爲何默不作聲,默克爾女士?」。

敬愛的默克爾女士,

去年,我已經給您寫過一封信。我的信對斯諾登揭幕作出回應,同時提出問題,對您面對數碼時代的策略表示關注,因爲我們已然進入公民自由權利被踐踏,民主基本原則被顛覆的時代。連帶這封信還有一份國際呼籲此係來自八十多個國家上千名作家的共同簽名,他們共同要求通訊時代個人自由得到保護。

然後好幾個月過去了,我至今沒有到任何嚴謹的答覆。我們正在目睹一個劃時代的變化,這個變化由於其政治、社會和經濟的影響可與工業革命之巨變相提並論。您的沉默,默克爾女士,意味著歐洲最強勢女士的沉默。刺耳的沉默尖銳地有若指甲磨刮黑板之聲。

難道您可能真的沒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這不僅與您的手機相關。也不僅涉及美國國家安全局的活動、不只與德國和美國之間外交關係有關、或說是否引渡斯諾登前來聽證會。問題的嚴重性關係科技發展將徹底改變我們的生活現實,以至於人性觀感最深邃的核心。故言此乃關乎吾人未來五十年在德國和歐洲生存的問題


國家安全局和互聯網公司如谷歌或臉書的操作,不是對數碼採集的簡單樂趣。與您或是我所理解的國家防禦也南轅北轍。此項操作的目的乃在徹底對人類行爲,採取全方位的可測性和可控性。此項功能的完善,今日發展著實嚇人。若能連接單一個體生活方式相當數量的信息,就可以作出令人驚愕高機率的評估,此人接下來的行徑 – 蓋房子、生小孩、換工作、去度假。不多久一個「人、事、物的互聯網」將鋪天蓋地展開。那麽,您的冰箱將記錄您都吃些什麽、您的車將載明您的行駛目的地、您的腕錶分析血壓、卡路里消耗量和睡眠過程。您屋裏的煙霧探測器和警報系統記錄您在哪個房間待上多久時間。買哪些書、與誰寫郵件或打電話。您對哪部電影、音樂或政治議題感興趣,早已是衆所周知了。

這不是科幻小說裏的描述,默克爾女士。這已經是現實。我們生活時代,數據分析的結果可以決定個人的命運 - 他是否獲得貸款、是否被邀請參加面試、能否登上飛機;也許有一天也可以決定他是否必須入獄。所有宣稱巨量數據的技術處理勢不可行,或是沒人會對人類枯燥生活感興趣的説法,就在斯諾登揭幕之際過時無效。全程追踪是可能的,而且已然發生。從谷歌眼鏡、健身腕錶到無人駕駛車輛最新技術發明,就日益惡化了監控實況。互聯網公司收集信息,並由此獲得巨大權力。情報機構隨意攔截這些信息,端其意圖爲所欲爲

在數碼空間裏,信函、通訊電信的隱私權儼然遁形


受過良好教育的您知悉信函郵電隱私權的保護乃是一項重要的民主成就也是我們祖先浴血苦戰而來的戰果。透過斯諾登,您也得悉這項戰果在數碼空間裏儼然遁形。然而,儘管如此,政治竟然無以保護公民。

我想不透您爲何不作出回應。德國各大報紙相繼出現全球集體監督的報導並非巧合。廣播電視臺也不斷報導,各方舉行小組討論、撰寫書籍、發動請願、成立協會。您究竟在等什麼,默克爾女士?難不成您在等民意問卷調查結果給您提出保證,隱私權的問題將決定下一次選舉結果?真若如此,您如何還能自視為一位優秀政治家,善政要求智力展現。正視並處理時代重大的問題。

或許如同許多人,您不斷地自問。到底該怎麼辦?真有對應之策嗎?簡單的答案是:有的,而且這個答案對您而言要比其他任何人來得更爲真切。身為德國總理,您在歐洲擁有獨一無二的影響力。在您手中治理的國家,對於侵犯基本人權,基於歷史原因具有無與倫比的強烈敏感度,這些正是以政策陪同數碼時代邁進的最佳條件。全球的目光聚焦在德國。他國的論調如是如果德國人坐以待斃那根本就沒有人可以改變現狀了。

首先:您必須告訴內政部,停止阻撓歐盟推動數據保護法規。該法規出籠業已兩年,涵括令人訝異大面積地保護歐洲公民權利廣泛内容,例如,個人數據的刪除權。該適用歐洲境外,也就是說,即便歐洲以外公司也必須遵守。誰違反規定,就必須面臨高達百分之五銷售額的嚴厲處罰。現在請您千萬別說,這是無法強制執行的。因爲您知道那根本是違心之論。在其他經濟領域也有類似的立法規定,要在歐洲市場提供商品或服務的公司企業,就必須恪守法規。儘管在數碼經濟的時代建立標準尺度仍是可 只要您願意嘗試頭去做

此外,萬事反求諸己當然是好事一樁。所有加劇惡化現況的政府項目立馬停止 例如,公民生物特徵測量巨額投資、或偶有耳聞發行強制指紋身份證的措施。執政聯盟協議中標題為「數碼化議程」的執政項目,旨在張臂擁抱大數據,進行推廣:智能居家、智能電網、智能服務、雲端電腦、遠程信息處理、遠程辦公、遠程醫療和電子健康等等,以通向世俗美好之境這裡欠缺的是,面對巨額超量無孔不瀉的數據,如何確保個人自由的有效建議鑒于鑿鑿銘記附帶損於此不禁令人大嘆政府的爛漫天真

至於國家機關進行特定的間諜活動,也有待重整首先,即使BND(聯邦情報局)與美國交換數據,也不得逾越憲行之。然後必須向美國和英國明確表示我們不會容忍侵犯人權的立場。最近一次的訪美期間,您可惜又錯過了一個用明確的字眼表達立場的機會。您忌諱什麼呢?擔心奧巴馬宣布與您絕交?他不會的,美國需要歐洲的確切,正如歐之於美。毫無理由視若無睹,而且堅持尊重民主原則,也與反美主義毫無干系。您大可與歐洲夥伴並肩同行展示團結一致的決心

何況單單整治數碼行業也就順帶化解情報局的問題。美國國家安全局和英國GCHQ非自行生成大量數據他們攔截私營企業業績無所謂收集也就無所謂攔截

「默克爾女士,請切勿聼計於説客」


因此行筆於此走到最重要一環數碼議程的開展刻不容緩名副其實。幾乎生活每一個領域都得進行必要的調整和修改。這個項目,別説數年,或許要花上數十年的時間。您當然不可能在任内完成,但僅僅啟動開來,您就邁出歷史性的一步。萬念總是圍繞下次的選舉,那遠遠不夠的。我們必須考慮,數碼時代遺留下來的倫理後果。一個人的病歷應該公開給雇主、健康保險和藥物業嗎?我們願意因為電腦學習程式必須恆生孩子當前成績水平,而讓孩子在學校生活的分分秒秒都暴露在評分系統裏嗎,?我們願意因為電腦計算某人有87 %的犯罪機率,而讓他被羈押送警嗎?我們希望我們的車建議我們去哪家餐廳用餐嗎?因爲這家餐廳爲此建議付出酬金了呀!而面對這麽個狂飆成長霸主地位的谷歌,我們該怎麽辦?

類似問題不勝枚舉。終究必須答案制定出來、樹以政治框架甚或立法形式。即使技術上可行的基因工程,但若社會風氣不允許,我們同樣禁止。同理可證於數碼領域,允許的和期望的之間的界限在哪裏?也許我們需要一個類似TÜV的技術驗證所,檢驗數碼程序算法對民主安全是否構成威脅。我們不需要絕對是接下來無為而治的歲月

拜託!默克爾女士請切勿聼計於那些總是在您和您部會跟前叨叨唸唸的説客他們麽不是說數碼領域切忌任何法規、麽就是説根本可能執行或者最後歸納成德國所在地的問題。恰恰相反!並非縱使高標準,我們仍然臻至成功,而正是因爲高標準的堅持,我們的成功才全球所向披靡。我們希望擁有一個乾淨的農業經濟和清潔的能源取用 需要之迫切正如同我們需要一個數應用生態環境請施展您的影響力剷除歐洲推動逾期政治進程的任何障礙萬不可一天拖過一天終將基本權的防禦責任滯留給聯邦憲法法院或歐洲法院

聽說您對個人未來的歷史定位頗感興趣。也許想成為終於拯救歐元成功那位女士。無論如何,凴恃對數碼時代持續性的無,走過您任内直至立法年度結束,您可以鑿鑿確定,您將是那位懵眼睡過了劃時代變遷的那位總理。這不僅是您個人之窘境著實是吾人之巨大災難更是民主的挫敗

默克爾女士再次重複我的問題。請勿對我,而是對您的公民作出回答:您對應之策爲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