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13

Asien: Ihr seid Vorbild 亞洲的楷模:德國

Chinas Staats-und Parteichef Xi Jinping bei seinem Besuch in Berlin Ende März  |  © Maurizio Gambarini/dpa中國黨主席和國家領導習近平三月下旬蒞臨柏林訪問


201443《時代周報DIE ZEIT

作者:Lily Gardner-Feldman是一位華盛頓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研究員。

原文英譯德: Matthias Schulz

Asien: Ihr seid Vorbild  亞洲的楷模:德國 Deutsche Version


亞洲可以效法德國,以爲借鏡。特約 Lily Gardner-Feldman撰稿。

201312月,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參拜靖國神社,參拜對象也包括戰爭罪犯。德國總理府發言人斯特芬·賽貝特(Steffen Seibert)尖銳地回應:「面對二十世紀可怕的戰爭行爲,每個國家都必須捫心自問自身扮演的角色,惟此良心問責才能與過去的敵人建立未來。德國於此念玆在玆堅信不疑,而我相信這個信念適用於所有國家。

此後不久,聯邦總統高克(Joachim Gauck)與外交部長施泰因邁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更加大膽地定義德國的外交政策。雙雙宣布,德國將會在世界舞台上承擔更多的責任,且作出「實質貢獻」。高克指出「與鄰和解」乃是戰後德國首要處理國際事務的成功案例。這個思維確是相當可取的指導路標

這也的確是一項在眉睫任務,德國可以自身的經驗和睦鄰抱負,轉換為外交政策提供亞洲。1937年至1945恐怖的中日戰爭在亞洲從未徹底做過歷史評價。這項失誤顯示出即將面臨更加危險的後果

日本韓國和中國之間領土歸屬島嶼爭端逐日升級。張牙舞爪的民族主義和相互挑釁四面八方漫佈而來。德國迄今置身度外。而德國聯邦政府不僅證明是戰後與鄰國和解的最佳歷史楷模且命中注定是名最佳斡旋者

事實上,外長施泰因邁爾已經明言東亞乃是衝突的第一來源,德國能夠為和平做出貢獻於此我提出幾項德國能夠立時參與協助事務

力勸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主動與日本對話;

日本韓國和中國各派遣代表前往中立談論領土爭端和深的歷史猜忌

召開東亞利益攸關團體會議,討論德國戰後七十年和解努力的經驗教訓。

德國至少可以與之分享的經驗如下

1、             首先須知和解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永無止境。東亞之域顯然期冀臻至的完美和諧之境,永遠不可能有

2、             和解往往是由民間社會推動。於此政府鼓勵尤其重要。

3、             和解無論在政治或是民間都極可能遇阻。故而急需有遠見的領導者。

4、             和解也可以解決領土爭,但並非立可行。此類衝突作爲大型事務中之一環比較容易處理,歷史和情感問題可以分開獨立解決

5、             支付給受害人索賠無法單凴法律定,不應被視為依據裁定履行完畢,即責任告終。德國也對以色列的索賠做出償款,雖然德國二戰罪行期間猶太之國尚未成立。若沒有這些償款項,就根本不可能和解

6、             所謂「和解只適用於合作夥伴。中國和韓國不與日本進行對話,就無法期望和解。

7、             區域框架協議非常重要。中國,韓和日本之間的自由貿易談判可作爲和解依據。

8、             罪責承認並不非要透過正式道歉議會認可才能生效。一個非正式的遺憾表態,足以進入和解進程。道歉有效性並不與寬恕與否或是受害者原諒與否發生關係如此和解才能夠登堂入室

9、             和解需要一個共同的道德層次、歷史理解和平衡務實。政府準備好之前可以由私人民間完成道德層次鋪展。

10、        和解過程當中須要第三方進入調解 個角色,在德國的情況下正是由美國發揮完成

針對如何與歷史打交道的課題,過去十年東亞之國都是從德國汲取靈感。日本和南韓各政黨和非政府組織陸續派遣代表訪問德國,以了解如何對受害者作出賠償支付、如何編制歷史教科書、如何與過去的戰敵共同合作研發多語種教材、以及如何啓動青年交流與姐妹城市項目。日本前首相鳩山由紀夫和韓國總統樸槿惠已明確表示,法德關係乃是他們的楷模。但僅僅如此絕對不夠的。

德國必須更主動地作爲自身歷史教誨的代言人:要成為一個景仰的地區大國,既不須要軍事介入,更無須響亮的民族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