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0

Davos: Der Davos-Mann ist in der Krise 達沃斯:危機四伏的達沃斯人


Chinas Präsident Xi Jinping in Davos © Fabrice Coffrini/AFP/Getty Images


Davos: Der Davos-Mann ist in der Krise 達沃斯:危機四伏的達沃斯人
 deutsche Version
 
2017年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在響亮的困惑中結束:面對川普怎辦?
民族主義,沮喪無比的中產階級?世界精英的答覆説服不了世界。

2017120日時代周報網 Zeit Online
作者: Khuê Pham

達沃斯的一個晚上,一位華裔美國人坐在黑暗的酒吧,咕嚕嚕地喝
下他靈魂裏的憂愁。他一直在一家大型中國互聯網公司工作,而且
是瑞士滑雪村白雪皚皚的街道上經常撞見的一種典型人物代表:這
人的生平、工作和生活目標早已遠離了國家邊界且自認為是這個
世界的未來。他們正是全球化的體現。此刻他們内心悠然飄起一種
好的感覺:難道說他們才是昨日之人?世界正走向回頭路?


「我沮喪的不得了,」這個人邊說邊點第二杯啤酒,他的頭髮像
窗簾似地覆蓋臉龐。「愚蠢的美國擊敗了聰明的美國,現在大家
都得為它付出代價。」

達沃斯此刻的空氣清冷極了,吸口氣喉嚨就發癢欲咳。空氣中還
蕩漾著一股緊張炙熱的氣氛。好似川普之氣飄過白山環繞村中
不散。黑色巴士雖然如同往年來回穿梭在保安路綫,酒店和餐廳
也都一如既往被大公司預訂完了。然而,今年世界經濟論壇的3000 
位來賓好似置身於一個迷人山區一起等待災難的來臨。


維護自由傳統

就在本週五全球化會議結束之際,民族主義者川普將在國會大廈
門口臺階上宣誓就職。這可是一個時代的結束,另個時代的開始?

週三拜登走進會議大廳,自稱爲「接下來48小時的美國副總統。」
黝黑的臉龐綫條精緻,舉止優雅地,他完美地融入群集在此世界級
的商人和政治領導人群體。他的演講是這樣起頭的世界必須開始
習慣美國不再自居領導。再説兩天後就有新人上任。他不道出此人
之名,但有點像哈利·波特書中的伏地魔,大家都知道說的是誰。

噓!」席間一名女子發聲。就在這時技術錯誤發生,講台後頭的
大燈突然發生故障滅燈,拜登濶談自由民主取得的成就。美國、
北約、歐洲國家,我們都坐在同一條船上,身為世界最古老的
民主國家,我們有責任擺脫我們眼前的問題。黑暗中,他要求
在席人士為共同的價值奮鬥:我們絕不能忘記,我們已經走了
那麽遠,也當然確信我們共同的成功將持之永續。」聽起來他
好像不僅在對觀眾,也在對自己發誓:永續地捍衛全球自由的
遺產是可能的。問題只是用什麽方法。

然而即便在席的、人脈關係良好、訓練有素的專家也不知何
以然。

全球化盟友國陸續登台的都是民族主義者

世界經濟論壇(論壇座右銘:改善世界現況)所有的演説幾乎
都在探討全球精英到底做了什麽錯事。大家普遍認為,其實全球
化在許多區域進展順利(比如説新興經濟體成功地戰勝貧困,
促進了世界經濟成長,大多數人類能夠享有更好的教育機會和
醫療保健)。然而偏偏就是現在,全球化盟友國美國和英國 
的民族主義者陸續登台。如何防止接下來荷蘭、法國或德國大選
可能發生連鎖效應?

會議廳内或酒店裏不時傳來衆説紛紜的聲音,可是四處也充斥著
無助的感覺。瑞典首相斯蒂凡·洛夫文(Stefan Löfven建議多方
面深入研究勞動市場的新生需求。美國哲學家邁克爾· 
桑德爾(Michael Sandel呼籲西方的社會民主黨派,不要將愛國
主義的舞臺讓給右翼分子。英國首相德蕾莎·梅伊(Theresa May
鞭撻「個人主義信徒,是他們喚起無可救藥的全球化和放任
自由主義。

 對於精英而言,人民的擔憂微不足道

聽了論壇一些演説之後,一個念頭油然而生:在場的諾貝爾獎得主,
政治領袖和非政府組織領袖是否真懂得才剛剛把全球精英一腳踢
下臺的選民?演説中涉及「後歐盟時代」、「俄羅斯於世
「敘利亞和伊拉克」各方提出如何結束衝突的建議可信嗎?這個
論壇真的是探討移民潮、數字化和自由貿易造成多種社會問題的
地方嗎?還是説這個論壇根本就是一個錯誤?

「人民與精英之間最大的區別,」經常被引述的政治學家亨廷頓
Samuel P. Huntington)曾經寫道,「在於民族主義居於首位,
世界主義屈居次位」。人民尤其擔心其自身和社會安全的保障,
其中包括語言、文化、宗教和民族認同。亨廷頓說。「然而對於
許多精英而言,這些擔憂非常次要。相形之下,精英重視的是
全球經濟的參與、國際貿易和移民的支持,世界全球機構的加強、
美國自由民主價值觀的傳播,以及國内少數民族的提升。」

中國國家元首成了最愛資本主義的粉絲

2004年亨廷頓寫了一篇文章名為《達沃斯人,對精英峰會的批評
已然過時。新跡象在於,如今西方國家政府也採納了左翼人士對
全球化的批評。德國女總理默克爾猶豫良久,最後決定不克參加。
英國首相梅伊則是七國高峰政府的唯一出席人 因為英國出走歐盟
艱辛一役過後,她必須向世界市場推售新英國。

新時代裏的矛盾現象還有,中國國家元首成了最愛資本主義的粉絲
「不管人們覺得全球化是好是壞,但它像一個巨大的海洋,無人能夠
避免」週二習近平對驚訝的觀眾說:「任何企圖切斷經濟體之間的
資金、技術、產業、工業或是人流,只會導致形成孤立的湖泊和
溪流。它違背歷史潮流

西方越爭議越不安,中國大明星似乎就越清楚。中國代表團亦發
神采飛揚。

中國境内防火牆捍衛自己的互聯網和單方立法偏袒中國公司,習近平
隻字不提。然而中國問題今年不在首列。以前全球精英討論的是怎樣
提高門檻國家達到與西方相同的生活水準。今天,他們想知道美國
是否持續穩定、川普準備與普京幹什麽、以及一場全球反革命是否
威脅自由的民主。

的確有點顛倒錯置。窮人世界不是問題所在。富人世界才是。